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

内蒙古库布其沙漠国际蒙古人选美大赛将6月举办

“响沙湾国际蒙古人选美大赛”将于6月举行,届时将有来自蒙古国、内蒙古、俄罗斯的佳丽在大漠“争艳”。

本次大赛将在内蒙古旅游景区响沙湾旅游景区举办,主要包括运动休闲装、泳装、时装、晚装、蒙古族服饰等比赛项目,设立冠军、亚军、季军各1名,将评选蒙古族礼仪佳丽、蒙古族生活佳丽、沙滩佳丽各1名。

所有参赛者均免费报名,进入复赛的选手均可免费接受统一组织培训,决赛选手均享受在响沙湾景区度假的待遇。决赛期间,内蒙古响沙湾旅游景区将举办第五届国际摄影周,世界著名摄影师将全程拍摄选手参赛盛况。

作为“蒙古文化产业基地”的响沙湾旅游景区位于内蒙古库布其沙漠之中,属于沙漠类自然风景区,沙漠景观独特,蒙古民族风情浓郁,有篝火晚会、蒙古民族舞蹈、骑骆驼、滑沙等。

5月3日,内蒙古留学生在日本仙台市将办蒙古摔跤大会

近日,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的留学生们将在日本仙台市举办“蒙古摔跤大会”。目前内蒙古留学生组成的协会正在招募出场人员。同时,为使更多人了解蒙古民族文化,比赛当天内蒙古留学生还将表演精彩的民族舞蹈。

据日本《河北新报》消息,内蒙古留学生协会将于5月3日在仙台市宫城野区的榴冈公园举办“仙台蒙古摔跤大会”。目前,该协会正在招募出场人员。

蒙古式摔跤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比赛时,双方身穿铜钉牛皮坎肩“昭达格”, 脚底以外的部分与地面接触为负。蒙古式摔跤不需要像日本相扑一样的相扑台。当天,参赛人员将在公园广场展开对战。比赛采取淘汰方式。出场人员不受国籍、年龄、体重限制。

在会场上,为向更多的人推广蒙古文化,内蒙古留学生们还将表演独具特色的传统舞蹈,并售卖民族美食。

大会将于5月3日上午9点至下午4点举行。蒙古摔跤的人数为32人。希望出场的人员可于当天上午9点至10点半现场报名。

来自多伦多的金克拉铜业准备解决和蒙古政府之间的采矿许可证问题

将工作重心放在蒙古的金克拉铜业公司表示其相信去年被蒙古政府撤销的两张采矿许可证在不久以后就会重新被该公司获得。该公司还表示在蒙古国议会正在进行的会议中该问题正在被讨论。

该公司在本周表示其提议包括使用期保障和对股东进行由原来的司法程序所导致的时间耗损。

该公司在去年的时候被蒙古国法院吊销了矿产勘查许可证,但是该公司只是十一个被吊销该证的公司之一。蒙古国高院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蒙古矿产资源管理局的前负责人在2008-2009年间非法发放了这些许可证。

来自多伦多的金克拉铜业在一份申明中表示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双赢的”而且也能够解决许可证问题。由于许可证原因,该公司在去年不得不勾销700万加元。

金克拉铜业的首席执行官-山姆(Sam Spring)表示“这一事件对于投资者信心产生了很大的打击。动摇了他们在蒙古的投资预期。我们希望蒙古国能够迅速解决此事。”该公司位于蒙古的旗舰资产-青铜福克斯(Bronze Fox )并没有受到蒙古政府这一举动的影响。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蒙古人的崛起

蒙古人的崛起:古代游牧社会受气候影响 铁木真将军队编为十进制

  成吉思汗本名铁木真,出生于1162年,有关他的传记很多,一生亦极富传奇色彩。成吉思汗原本身为是草原部落贵族,但父亲早逝,导致儿时有过一段困苦时期,“最终,他在和部落内部人争夺部落领导位置、以及和周边部落争取草原霸权的过程中,重新崛起并统一草原。”

  当时的蒙古族在草原比较靠北的地方,而草原上古代游牧社会比想象的更加不稳定,发展受气候影响比较大,牧民亦靠天吃饭。

  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牧民都希望有这样一位领袖:能够分辨水源、强大、带领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这种观念的影响,部落之间的弱肉强食竞争极为激烈,强者的力量会几十倍增长,庞大帝国便很神速的建立起来。

  成吉思汗在军队建设方面的成就还体现在冲破了血缘关系。之前可能各个部落根据血缘选出首领,但是成吉思汗打破了这一切。他把军队编为十进制单位,比如百户、千户等,这在蒙古族历史上是新式军队编组方法。正是这种方式,让当时蒙古族部队战斗力变得更加强悍让战斗力更强悍,士兵清楚地了解应该听命于谁。

13世纪席卷亚欧大陆:以狩猎训练军队 马上骑射驱散对手阵营

  13世纪,蒙古军队席卷至西方的匈牙利,所遇对手几乎无法与之匹敌。在与欧洲军队的战争中,蒙古士兵取得胜利并非偶然,在他们平时的狩猎活动中已经蕴含了训练军队的意味。对于蒙古军队而言,狩猎类似演习。此时部落的人会倾巢而出,排成一字长蛇阵,把能够看到的野兽一直向前赶到合适地点,随后把所有猎物围起来。然后这些人逐个进入包围圈每人挑选一个猎物杀死,表演猎杀绝技。

  千百公里的作战线上,各自独立的蒙古军队又该如何精确配合呢?通过进一步分析,狩猎对蒙古人来说是经济、娱乐活动,也是军事和部落组织管理能力的训练,调动众人共同协作,“从开始分工布置的策划到纪律执行、产品分配,既照顾共同利益又能体现多劳多得,对游牧民族社会发展极有好处。

  此外,为了适应远征,每个蒙古人出征时会带好几匹马,当食物匮乏时会刺马血喝,用马的胃来煮东西吃,或者携带水。因此,蒙古军队装备很少,堪称当时世界上最快的骑兵。同时期的欧洲士兵所穿盔甲却极为厚重,头盔上面甚至还带有装饰,所有装备加起来的重量胜过蒙古人两三倍,这样,在速度与距离上便很难达到骑兵应有的效果;他们的战术是靠重骑兵冲撞,然后步兵上千拼杀,但与蒙古人对阵之时基本无效。

  蒙古人凭借轻便迅速的骑兵在马上骑射,反将对手驱散后再各个击破。同时征战之时蒙古人善于派出侦察兵收集地方信息,在平时也会进行这样的工作,做好万全准备,就这样,他们一直打到了当时的匈牙利,乃至多瑙河畔。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组建“当代蒙古研究中心” 重点研究蒙古的外交及发展趋势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当代蒙古研究中心”成立仪式4月24日举行。

成立仪式上,内蒙古大学图门其其格的《蒙古国国内局势》、娜林的《蒙印关系》、延边大学权哲男的《蒙朝关系》、内蒙古社科院范丽君的《蒙俄关系》、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杜世伟的《蒙中关系》、美国研究所李枏的《蒙美关系》、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李成日的《蒙日关系》、李永春的《蒙韩关系》等报告较全面细致地研究和介绍了蒙古国与亚洲部分国家的外交关系及未来发展趋势。专家学者就蒙外交政策及蒙中关系等方面的问题展开了研讨。

2014年4月22日星期二

美俄两国驻蒙古大使写文章对骂

俄罗斯和美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斗争,某种程度上已成为大国间的脸面之争。美国啥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这不,俄美不仅从乌克兰打到欧洲、打到联合国,现在又在蒙古国开始叫阵。

美国驻蒙古国大使坎贝尔4月10日在蒙古较有影响的报纸——《日报》第5版政治版面配图发表了署名文章,标题是《为了乌克兰全体团结起来》。文章称,“历史上,俄罗斯同乌克兰渊源很深,但这不意味着俄罗斯有权左右乌克兰的未来”,“在乌克兰人民追求自身未来的时候,俄罗斯人无视国际法则,在军事入侵下,通过武力、匆忙、非法地在克里米亚组织全民公投,公然抢走邻国领土,这是不可以的事情。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文章号召“从基辅到华盛顿再到乌兰巴托,全世界都应团结起来,展示我们为了人权而反对贪污者、独裁者的勇气”。

坎贝尔大使发文章的日子,与美国防长哈格尔访问蒙古国是同一天。俄罗斯驻蒙大使阿吉佐夫则在6天后即16日在同一报纸同一版面对坎贝尔的批判给予回应,在对俄年度传统电视节目“普京连线”大做广告的同时,自信地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提出警告。阿吉佐夫在简短的文章中说,看了坎贝尔大使的署名文章,我想,俄总统普京在17日通过电视连线就能给予美国尊敬的大使以及与她意见相同的其他西方国家代表们最好的答案。如果有读者看不到电视直播,我们使馆非常愿意将该直播录像带给您。

俄罗斯是蒙古国最重要的邻国,是外交政策中优先发展友好关系的国家,俄罗斯对蒙古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力都很大。而美国则是蒙古国推行“第三邻国战略”中最重要的国家。蒙古国加入北约和平伙伴计划和成为欧安组织成员国,都有美国在背后支持的因素。蒙美两国已举办了十次“可汗-探索”联合军演,参与者扩大到亚洲、北美和欧洲的国家。美国在财政预算困难的情况下对蒙古承诺说,不会减少对蒙古国军事领域的援助和支持。对于美国来说,加强与亚太区域所有国家关系是“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此次访问中,哈格尔在访蒙期间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遇到了一段有趣场景,他在谈到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罗斯一事说,这对北约成员国来说是一个损失,我们会持续关注。说完,哈格尔将目光投向身旁的蒙古国防长巴特额尔德尼,期待有所回应,然而蒙古国防长保持沉默没有应声。

探访成吉思汗达尔扈特守陵人

清晨7:00,天刚放亮,26岁的金宝准时出现在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成吉思汗陵宫内,开始一天的工作。

金宝是蒙古族达尔扈特守陵人。在陵宫内,金宝每天的工作概括起来有三项:守护、打扫陵园;点酥油灯;进行各种祭拜。

在成吉思汗陵宫内,与他一同工作的有近40人左右。作为蒙古族达尔扈特成吉思汗守陵人,他们一度被外界披上神秘面纱,但随着传媒的不断报道,其神秘与现代一面正在逐渐被大众所熟悉。

蒙古族达尔扈特守陵人最早被外界知晓,源于一段历史。

公开资料显示,1227年,成吉思汗在征讨西夏的途中病逝。在遗体秘葬的同时,遵其遗言,将他的衣冠、帐篷等遗物运到鄂尔多斯高原伊金霍洛旗安葬,并从宫廷守卫者中挑出500户专门守陵,这些守陵人被称为达尔扈特人。

22日在成吉思汗陵举行的春季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成吉思汗陵管委会副调研员那楚格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过去近800年的时间里,蒙古族达尔扈特人唯一的职责就是为成吉思汗守灵、祭祀。他们世代不耕种、不狩猎、不纳税、不服役、不当官,但随着社会发展,目前仅有部分人在做着每日的守陵工作。

对于大众急于了解的达尔扈特守陵人每日的工作状况,那楚格介绍说,在成吉思汗陵宫内“上班”的达尔扈特守陵人,这些守陵人每天的主要工作为守护陵园、点酥油灯、进行祭拜。这些达尔扈特守陵人必须终生为成吉思汗戴孝,不允许穿华丽的衣服“上班”。

对于大众欲知的成吉思汗陵宫内的工作流程,那楚格透露,这些达尔扈特人每天上班时间为早晨7:00到晚上8:00,晚上8:00至第二天早晨7:00。这段时间,一直有达尔扈特守陵人轮流值班,以此确保成吉思汗长明灯的不灭。

作为蒙古族达尔扈特守陵人,金宝是该陵园内达尔扈特守陵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他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除了在成吉思汗陵宫内每天必做的守护陵园、点酥油灯、进行祭拜等工作外,业余时间自己也会上网浏览新闻,也有自己QQ方便与外界联系。对于将社交工具微信,他表示不陌生,能很熟练的操作,并在朋友圈内与朋友们互动。

成吉思汗陵管委会提供消息也表明:这些达尔扈特守陵人除了在成吉思汗陵工作期间必须穿蒙古袍外,下班时间可以穿休闲服饰,他们的日常生活与普通民众没有太多区别。

那楚格还告诉记者,目前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从事守陵、祭祀事务的达尔扈特人也叫“文物管理员”,享受国家公务员的待遇。

蒙古帝国管理高丽王国:公主下嫁高丽国王掌握大权

虽然元朝统治者并没有强迫高丽改变其本国习俗,但高丽统治者为保持统治地位,主动向元统治者请婚,主动接受蒙古的服饰,以表明自己对元朝的忠心,取得信任。高丽百姓改服蒙古式衣冠,则是高丽统治集团强迫进行的。元朝灭亡,明朝建立,高丽服饰又恢复了以往的式样。

    在元朝建立之前,高丽就成为蒙古国的附属国,并建立起正式的朝贡关系。元朝(蒙古国)与高丽的朝贡关系与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的发展紧密相连。宗藩关系的确立,意味着高丽对元朝(蒙古国)要履行朝贡义务。与其他朝代不同的是,元朝与高丽的这种朝贡不仅包括高丽根据自己的能力进献物品,更包括元朝向高丽强行索取的军需物品。在元朝的高压政策之下,中朝朝贡关系比以往任何朝代都更具君臣主从关系,而朝贡的礼仪性则降于次要地位。蒙古国与高丽的宗藩关系确立之初,高丽对蒙古国的朝贡是不情愿的。元世祖统治时期,情况发生了变化,高丽的朝贡虽有不情愿的成分,但元朝统治政策的缓和以及高丽国王对现实处境的考虑,使双方对维持这种关系都比较积极。高丽恭愍王统治时期,借元朝走向衰落之机,逐渐摆脱元朝的控制,朝贡次数减少

    一、高丽向元朝的朝贡

    元朝建立以前,蒙古国就与高丽建立了正式的朝贡关系。蒙古太祖十一年(1216年),契丹首领金山、六哥等率领9万人反蒙自立,在蒙古大军的追击下,窜入高丽,并攻占了高丽国的江东城。十三年(1218年),蒙古大军以追击契丹军的名义进入高丽,与高丽军联合攻打江东城。江东城的契丹守军投降,高丽遂与蒙古结盟,由于高丽国“道远,难于往来,每岁可遣使十人入贡”。蒙古国与高丽的朝贡关系初步确立。

    蒙古国在与高丽之间的朝贡关系确立以后,不断派遣使臣索要贡物,不仅数额巨大、品种繁多,而且使臣态度蛮横强硬,并时常以战争相威胁。蒙古太祖十四年(1219年),蒙古以歼灭契丹军为理由,向高丽索要贡物。“九月,皇太弟、国王及元帅合臣、副元帅札刺等各以书谴宣差大使庆都忽思等十人趣其入贡,寻以方物进。十五年(1220年)九月,大头领官堪古苦、着古欤等复以皇太弟、国王书趣之,仍进方物。”十六年(1221年)1年间,高丽向蒙古国进贡1万领獭皮、3000匹细紬、2000匹细苎、1万斤绵子、1000丁龙团墨、200管笔、10万张纸等。十七年(1222年)十月,“诏谴着古欤等十二人至其国,察其纳款之实。”十八年(1223年)八月,“宣差山术等十二人复以皇太弟、国王书趣其贡献。这一时期,高丽国王在蒙古国强大威势的逼迫下,不得不向蒙古国进献方物,所进献的主要是高丽的物产,没有人员的贡奉。

    由于蒙哥汗在进攻南宋时不幸阵亡,蒙古汗国出现了汗位之争,忽必烈在汗位之争中赢得了胜利,并建立元朝。在蒙古汗国做质子的高丽世子倎及时投靠忽必烈,赢得了忽必烈的褒奖,这是两国关系改善的开端。忽必烈考虑到征南宋与日本的需要,也改变了以往对高丽的高压政策。高丽元宗为了王位的稳定并保持高丽的相对独立,请求与元朝联姻,元世祖答允了他的请求。此后,元朝皇帝或王室成员之女嫁与高丽国王便成为一种例制,蒙古公主成为元朝的代理人,在高丽拥有高于国王的权力。元朝皇帝是高丽国王的岳父,高丽国王成为元朝的驸马。高丽国王与元公主所生之子又被立为世子,日后再成为国王。这种极为亲近的姻亲关系,有利于元朝对高丽的控制,但对高丽王室来讲,也借助姻亲关系而提高了政权的安全性。高丽王实际是拥有双重身份的国王,既是元朝的地方官,又是高丽国的国王。这种特殊的身份反映了高丽国作为元帝国的附属国兼驸马国的地位。

    由于高丽国王与元朝的这种特殊关系,在元与高丽交往的历史上,国王和王妃亲朝的事情经常发生,每次亲朝,不仅带领大批人马,而且携带大宗贡品。元至元二十一年(高丽忠烈王十一年,1284年)夏四月,“王及公主、世子如元,扈从臣僚一千二百余人,赉银六百三十余斤,纻布二千四百四十余匹,楮币一千八百余锭。”国王及王妃亲朝所携带的贡品之外,他们所带领的大批人马的消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从蒙古太祖十九年(1219年)至元朝灭亡(1368年),蒙古国与元朝派遣使臣前往高丽的次数是277次。其中,蒙古国时期33次,元朝建立以后世祖朝82次、成宗朝26次、武宗朝17次、仁宗朝17次、英宗朝5次、泰宗朝6次、文宗朝6次、宁宗朝1次、惠宗朝84次。而高丽从蒙古太宗四年(1232年)至元朝灭亡,共遣使赴元479次,其中,高丽高宗时期39次,元宗时期56次,忠烈王时期207次,忠宣王时期21次,忠肃王时期63次,忠肃王(后)时期6次,忠惠王(后)时期9次,忠穆王时期16次,忠定王时期5次,恭愍王时期57次。根据上面的统计数字,在蒙古国及元朝120余年的统治时间里,与高丽的双方往来是756次,应居元朝与藩属国往来次数之首。其中,高丽派使臣赴元的次数几乎接近元朝向高丽派遣使臣次数的2倍,而且元朝派遣使臣的目的多为催促高丽入元朝贡,监督高丽内部事务等;而高丽使臣前往元朝则多为进献贡物、贡女等。

 高丽向蒙古国及元朝进献的物品有:鹞子、好铜、黄白纸、金锤、金鳝、银鳝、獭皮、真紫罗、细苎布、纸、玳瑁、白苎布、表纸、奏纸、金盂、银盂、阿吉儿合蒙合皮、鹰、铁、真珠、金、日本栗、虎皮、花文大席、人参、鹄肉、牛、香菜、水果、白银满镂镀金台盏、白银满镂瓶、银锤、虎豹皮、白马、金盏、银镂葵花盏、金瓶、米、木衣、脯、獾皮、野猫皮、黄猫皮、鞍骄、耽罗马、金瓶、镂银壶、银汤瓶、银大尊、半镂银胡壶、金画瓮器、野雉、耽罗牛肉、耽罗酥油、海菜、干鱼、干脯、画扇、酒锺、皮货、织纹纺布、熊皮、熊羔皮。

    除了支付品目繁多的贡物和亲朝的费用以外,高丽还要向元廷提供数目庞大的军需用品。其中包括向元朝派驻高丽的屯田军、镇戍军、镇边军等提供粮食、饲料、衣物、船只、马匹等。至元七年(高丽元宗十一年,1270年)二月,驻屯西京的蒙古军向高丽“请席岛仓米,乃给米一千石,杂谷五百石,盐一百石。”不仅提供军粮,高丽还要为驻屯军提供饲料、马匹等,如“今计正军六千人所带马率以一人三匹为计,则凡一万八千匹,一匹日支五升,自十月至明年二月则当用上朝硕十三万五千,而本国硕则二十七万矣。加以四千农牛料一首日支五升,自十月至明年三月,以上朝硕计之三万六干,本国硕则七万二千。”

    蒙古国东征日本,也向高丽索取兵马所需粮草、船只等。至元五年(1268年)五月,忽必烈敕谕高丽使者:“往谕尔主,速以军数实奏,将遣人督之。今出军,尔等必疑将出何地,或欲南宋,或欲日本,尔主当造舟一千艘,能涉大海可载四千石者。”。高丽使臣认为:“舟舰之事即当应命,但人民残少,恐不及期。往者臣国有军四万,三十余年间死于兵疫,今止有牌子头、五十户、百户、千户之类虚名,而无军卒。”忽必烈并没有认同他的说法,认为:“死者有之,生者亦有之。”高丽使臣说:“赖圣德,自撤兵以来,有生长者仅十岁耳。”忽必烈的回答是:“自尔来者言,海中之事,于宋得便风可三日而至,日本则朝发而夕至。舟中载米,海中捕鱼而食之,则不可行乎?”命高丽使臣“归可以此言谕尔主。”这段史料反映了作为宗主国的蒙古国(元朝)对藩属国高丽发号施令的强硬态度,只要提出要求,属国就必须接受,根本不允许有任何异议。

    大量的贡品和军需物品的输出,极大地加重了高丽人民的负担。“小国连年不登,民皆乏食,所以军粮未曾尽意收贮,除见在兵粮七万七百二十七汉石外,内外公私俱竭,以此大小官员月俸国用,多般赋税,悉皆收取,更于中外户敛,粗备四万汉石。除此之外,元朝政府还要求高丽向元朝的辽阳行省输送粮食。仅元贞元年(1295年)的三月、四月,就有“米一万石输之辽阳”、“米一万二千一百八十石输之辽阳”、“米八千五百六十八石输之辽阳一的记载,足见高丽向辽阳输送贡米的数字之大。

    元朝对高丽朝贡的需索苛刻而严厉,其对高丽的回赐也很丰厚。这与元朝与高丽统治集团因联姻形成的密切而又特殊的关系有关。

    元帝用于回赠的物品有:西锦、历日、金线走丝、色绢、骆驼、良马、弓矢、重锦、秤子、等子、鹘、海东青、宝器、风瓶、玉笛、彩帛、海青圆牌、铺马扎子、金瓮、玉带、金袍、米、鹦鹉、银、宝钞、织金段、红绢、葡萄酒、线绫、红绡、金段、金段衣、绣段、绫素段、木棉绢、剑、御鞍、金鞍、黄金、羊、鹄、楮币、浮车。

    元朝作为宗主国、高丽王的岳丈之家,薄来厚往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回赐物品的价值至少与贡物的价值相等。元朝不仅对前来朝贡的王公贵族、使臣给予赏赐,连其随从也加赏赐。忠烈王在位34年间,往来元朝与高丽的都城14次,随行人员甚多,最高的一次竟达1200人。元朝给忠烈王最多的一次赏赐是3万两白银。双方交换的物资,有的是急需品或生活必需品,有的是艺术品或奢侈品,故其价值很难准确对比。大体上,在元与高丽关系的和平时期,元朝皇帝奉行“厚往薄来”的原则,前提是高丽王对元朝忠顺。不过,与元朝要求于高丽的贡赋相比,元朝的赏赐比起唐、宋等朝代对朝贡国的赏赐就称不得丰厚了。

    综上所述,元朝与高丽之间的朝贡制度具有这样的几方面特征:其一,蒙古国与元朝是通过武力及军事征服的手段迫使高丽称臣纳贡、奉表朝拜的;其二,元朝不仅要求高丽称臣,而且对高丽进行极为严格的政治控制;其三,高丽要根据元朝的指令准备贡物的品种及数量,此与传统意义上附属国携带本国方物的朝贡不同,因此在《元史》的元帝诸纪中虽然频频出现高丽遣使进献“岁贡”的记载,却没有岁贡的具体种类和数量的多寡。

    二、元朝对中朝朝贡关系的管理

元朝对朝贡的组织与管理由礼部所属的侍仪司和会同馆负责。至元八年(1271年)三月,元世祖正式颁布诏令,“敕:元正、圣节、朝会,凡百官表彰、外国进献、使臣陛见、朝辞礼仪,皆隶侍仪司。”侍仪司“秩正四品。掌凡朝会、即位、册后、建储、奉上尊号及外国朝觐之礼。”侍仪司是礼部的下属机构,主要负责各种礼仪的筹办,外国进献,使臣陛见。接待外国使节朝觐及献纳物品的具体事务由会同馆负责。

    会同馆“秩从四品。掌接伴引见诸番夷峒官之来朝贡者。至元十三年始置。二十五年罢。二十九年复置。元贞元年,以礼部尚书领馆事,遂成定制。礼部尚书领会同馆事一员,正三品;大使二员,正四品;副使二员,从六品。提控案牍一员,掌书四人,蒙古必阇赤一人,典给官八人。其属有收支诸物库,秩从九品。大使一员,副使一员。”。除了接待事务以外,会同馆还负责向往来贡使了解各自国家的自然状况、历史地理等,并编绘成图。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三月壬寅,礼部言:“会同馆番夷使者时至,宜令有司仿古《职贡图》绘而为图,及询其风俗、土产、去国里程,籍而录之,实一代之盛事。从之。”会同馆虽然负责接待外国朝觐使者,但饮食方面的安排却另由通政院的廪给司负责。廪给司“秩从七品。掌诸王诸番各省四方边远使客饮食供张等事。至元十九年置。”内设提领、司令、司丞各一员从事具体工作。

    除了中央的管理机构以外,驿站是朝贡活动得以实现的保证。元代驿站的职能比元以前的各朝有很大的扩展,在以往传递军情、布宣号令的职能之外,又增加了繁重的运输任务,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番夷”贡物的转运工作。

    元朝的驿站十分发达,无论是设置、管理还是功能、建制,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水平。“元制站赤者,驿传之译名也。盖以通达边情,布宣号令,古人所谓置邮而传命,未有重于此者焉。凡站,陆则以马以牛,或以驴,或以车,而水则以舟。其给驿传玺书,谓之铺马圣旨。遇军务之急,则又以金字圆符为信,银字者次之;内则掌之天府,外则国人之为长官者主之。”站赤中有驿令、提领等官。在关会之地,还设置脱脱禾孙,以司辩诘。站赤中的各级官吏皆归通政院及中书兵部统一管理。站户有逃亡的,要及时签补,并加以抚恤和赈济。由于站赤管理井然有序,“四方往来之使,止则有馆舍,顿则有供帐,饥渴则有饮食,而梯航毕达,海宇会同,元之天下,视前代所以为极盛也。”。站赤的发达标志着元朝国内交通的发达,也标志着元朝对外交往的频繁与广泛。

    为了保证站赤的正常运行,对随路官员及站赤人等的过往进行严格的规定:“使臣无牌面文字,始给马之驿官及元差官,皆罪之。有文字牌面,而不给驿马者,亦论罪。”站赤官员要对过往行人进行严格盘查,要根据是否带有文字牌面来决定是否给予马匹,没有牌面的,随便给予马匹,要治罪;有牌面,没给马匹的,也要治罪。虽然规定如此严格,但前来朝贡的使臣,却可以不受限制,“若系军情急速,及送纳颜色、丝线、酒食、米粟、缎匹、鹰隼,但系御用诸物,虽无牌面文字,亦验数应付车牛。”将进贡物品与紧急军情并重,足见元朝对朝贡的重视。

    为了转运贡物,加强对属国的控制,元朝还将驿站设置在各属国境内,对高丽也是如此。至元十七年(1280年)七月,元朝首次在高丽境内设置驿站,“以高丽国初置驿站,民乏食,命给粮一岁,仍禁使臣往来,勿求索饮食。”。按照元朝的计划,在高丽境内应设置40个驿站,由于“民畜凋敝”,高丽恳请元朝减少驿站的数目,后得到准许将40个驿站合并为20个。元朝与高丽之间的朝贡活动就是通过这些驿站实现的。可以说,朝贡促进了驿站的发展,驿站也加强了元朝与藩属国之间的朝贡。

    关于元朝的朝贡礼仪,史载不详。记载明朝礼仪制度的《明集礼》中对元朝的礼仪做了简略的介绍。内容是元世祖至元五年(1268),令高丽王“修世见之礼”。此后,藩属国在正旦、圣节、大朝会之日来朝,要行朝礼觐见。元朝还将皇帝的生日定为重大节日,让来朝藩王和使臣在这一天行朝觐礼,这是元世祖在礼仪制度方面的首创,并为明清两代所沿用。

    三、元代中朝朝贡关系的影响

    元朝与高丽的朝贡关系在维护宗主国强权的同时,也给藩属国带来了多方面的影响。

    首先,高丽自建立政权以来,一直与同时期的中国政权有密切的往来,大量代表中国儒学及理学思想的书籍进入高丽。主要有《四书》、《毛诗》、《尚书》、《周易》、《礼记》、五子书、《韩文》、 《柳文》、 《东坡诗》、 《诗学大成押韵》、 《君臣故事》、 《资治通鉴》、 《翰院新书》、《标题小学》、《贞观政要》、《三国志评话》等。由于对汉文化及儒学观念接受得比较彻底,高丽的儒学颇为昌明。

其次,元朝与高丽宗藩关系的建立,使带有儒学特色的高丽文化和以游牧为特点的蒙古文化有了接触的机会。从蒙古民族的心理来讲,在统一中国之后,以华夏正统自居,积极通过各种方式发展海外贸易和中外交往。蒙古统治者最初对高丽的征服,其目的不仅要高丽臣服,还要将高丽变成蒙古帝国统治下的地方政权,在高丽建立征东行省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元朝建立以后,对高丽以种种方式保持自己独立状态的努力做出许多让步,征东行省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但在元成宗大德三年(1299年)五月,由于高丽王“不能服其众”,“遂复立征东行省”,任命阔里吉思为高丽行省平章政事。高丽国王不接受元朝的这一决定,请求元朝看在高丽80余年“岁修职贡”、“世子入侍”的情面,还是要让高丽按照祖宗传下来的方式,臣服元朝,而不要建立元朝的行省。高丽在蒙古帝国对高丽的征服时期,无法真正抵御蒙古军队,但不懈坚持,维持了一种特殊的半独立发展状态。

    其三,习俗与礼仪方面的影响。元朝与高丽交往之初,并没有要求高丽改变习俗,随着两。国交往日益频繁,以及各代高丽世子赴元为质,高丽国王又与元皇室联姻,成为元王朝的驸马,情况有所改变。高丽王室经常带大批随从入元朝觐,少则在元滞留数月,多则经年乃至数年。蒙古公主入高丽时,也带去大批私属人户。再加上元朝在高丽派有达鲁花赤,还曾经派驻过军队,使与蒙古贵族接触频繁的高丽统治者,关系密切,渐染蒙古之风。因此,蒙古习俗对高丽统治集团,进而对平民百姓都产生了很大影响。这首先表现在发式和衣冠上。高丽发式原与汉族相同,留全发。高丽忠烈王王眶作为质子入元不久,就改梳蒙古发式,而且在衣着上也改穿蒙古服装。至元九年(1272年)忠烈王短期回国时,已经是“辫发胡服”。“辫发”指的是剃蒙古发式,“胡服”自然是指蒙古式服装。大臣们也纷纷改换发式,并陆续改穿蒙古式服装。高丽国王个人的爱好、行为也反映出蒙古习俗的影响。从忠宣王开始,高丽国王大多有蒙古名宇。忠宣王的蒙古名叫益智礼普化,忠肃王叫阿刺讷忒失里,忠惠王叫普塔失里,恭愍王叫伯颜帖木儿,等等。忠烈王喜欢穿蒙古戎装,还非常喜欢打猎。由于高丽国王、世子多在元住过较长时间,又有与其长期共同生活的蒙古妃子,他们的饮食中自然也少不了蒙古风味的食品。

    高丽王室与元皇室联姻,以及两国统治阶层的频繁接触,使高丽的某些礼仪也颇受蒙古影响。忠烈王与忽都鲁揭里迷失公主所生之子王璋,与晋王甘麻刺之女宝塔实怜公主的婚礼,就是按蒙古礼仪操办的。王璋连续3天分别以白马81匹献于帝、太后和其岳父晋王。同时,皇太后、晋王分别以数百只羊、数百坛酒设蒙古式大宴庆贺。献白马和以9或9的倍数为吉祥数都是蒙古礼仪。王璋之后的忠肃王、忠惠王、恭愍王娶元公主时,也都以这种方式献聘礼。不久,高丽国内的某些重大喜庆活动也献白马,给元皇室贵族赠送礼物时,其数量也往往用9或9的倍数,以示吉祥。

    元王朝曾在高丽置征东行中书省,后由高丽国王兼任征东行中书省丞相。大德二年(1298年),忠宣王王璋署征东行中书省事。高丽宰枢及行省左右司官员谒见忠宣王时,“用元朝礼”。这样,高丽朝廷便有两种礼仪。平时宰枢臣僚处理本国一般事务谒见国王时,用的是高丽礼仪,而宰臣、行省官员处理行省事务谒见国王兼行省丞相时,则用“元朝礼”。在高丽的公私行文或日常生活中,也常常使用一些蒙古词汇,如伊里干(意为聚落)、忽赤(意为佩弓箭者)等等。

    高丽接受蒙古习俗影响最大的是高丽统治集团,虽然元朝统治者并没有强迫高丽改变其本国习俗,但高丽统治者为保持统治地位,主动向元统治者请婚,主动接受蒙古的服饰,以表明自己对元朝的忠心,取得信任。高丽百姓改服蒙古式衣冠,则是高丽统治集团强迫进行的。元朝灭亡,明朝建立,高丽服饰又恢复了以往的式样。

蒙古国的集体化和大清洗

[摘要]在大清洗纪念馆里,是大量遇难者的头骨,上面弹孔清晰可见。

大清洗纪念馆

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苏赫巴托广场附近,有一幢被铁丝网圈起来的红色小楼,它的正式名称叫“政治迫害牺牲者纪念馆”,俗称“大清洗纪念馆”。这幢红色小楼原来是曾为蒙古人民共和国(1992年改国名为“蒙古国”)第二任主席、第九位总理根登的住宅。1993年被改造成纪念馆,而根登本人则死于20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

在大清洗纪念馆里,是大量遇难者的头骨,上面弹孔清晰可见,除了陈列遇难者遗骨外,纪念馆里有挖掘大屠杀埋尸坑的现场照片,各地大屠杀的遇难者统计数据,以及描述蒙古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的种种惨烈景象。

苏联解体和随之而来的蒙古民主化,这段几乎给每个蒙古人家庭都留下深重苦难的历史立即被解冻,在民间一致呼吁下,蒙古总统授权成立调查委员会,对大清洗进行取证并重新建构这段历史。真相开始一点点浮现出来。

1992年,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历史学家木汗达莱·仁钦率队在库苏古尔省的木伦挖出第一个埋尸坑,显露出100多具尸体,因为是永久冻土,尸体仍保存完好,可以从死者衣物上判断多为僧侣。由于政治原因,当政的人民革命党一度终止继续调查和挖掘。

2003年,乌兰巴托东部地区发现一个更大的埋尸坑,有600多具尸骨。经技术鉴定发现,多数人双手被反绑,脑部被枪击或被钝器猛击而死,还有些人死前脖子被扭断,生前皆受过酷刑折磨。

由苏联直接指挥制造的大清洗,留下的档案文献不完整,蒙古大清洗确切的死亡人数,目前尚无定论,遇难人数有从3.6万至10万人不等的版本。

根登:觉醒的害人者最终被害

决定把根登旧居改成“大清洗纪念馆”的,是根登的女儿策零·杜兰。根登旧居变成纪念馆,也许最能体现“大清洗”的残酷无情和历史的复杂吊诡。

根登,极“左”政策的执行者,甚至是大清洗的罪魁祸首之一,但他又是大清洗的受害者。

根登等人在斯大林授意下大力推行各项恐怖政策:强制集体化、消灭民营经济、关闭寺院、没收教产充公……这场浩劫激起大规模的民众暴动之后,斯大林又在党内寻找“极‘左’路线”的替罪羊,多名领导被驱逐,但根登却幸免于难。

1933年大清洗之初,斯大林授意根登效法苏联在党内抓“反革命集团”,他照办。但到了1934年以后,斯大林的指令与根登内心深处的宗教信仰、觉醒的良知不可调和,最终剑拔弩张。

斯大林多次催逼根登要在1937年前全面清除宗教阶层,暗示杀掉10万僧侣,这道命令触碰到根登的情感底线,但他不敢公开违抗,只能阳奉阴违。由于他的消极抵制,致使这一任务被延期两年。根登很快丧失了斯大林的宠信。

1936年在蒙古驻苏大使馆的招待会上,斯大林再次训斥根登不能贯彻清洗宗教界的政策,并对其百般嘲讽。根登终于忍耐不住,仗着酒劲大骂斯大林:“你这个血腥的格鲁吉亚人,你实际上已变成了一个红沙皇!”随后,根登夺过斯大林的烟斗,摔碎在地,然后把桌子板凳砸个稀烂。

在座者全部瞠目结舌,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根登政治生涯的终结,也意味着他的生命已走到尽头。

斯大林随后命令一直与根登争宠的乔巴山重组中央会议,解除根登一切职务。在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的大会上,与会者严厉批判根登“破坏苏蒙友谊”。1937年底,根登被扣上“反革命罪和日本间谍罪”遭处决。

根登之后的蒙古,进入了乔巴山时代。在驻蒙苏军协助下,乔巴山忠实执行莫斯科指令,轰轰烈烈的“红色恐怖自残运动”由此拉开序幕,在这个草原国度留下了无数的埋尸坑。

“红俄蒙古”的诞生

1921年7月11日,苏俄扶植外蒙建立君主立宪的“蒙古人民共和国革命政府”,签订苏蒙条约,互相给予承认并派驻代表。

1922年,苏联控制外蒙全境,向其军队、政府派驻政委、顾问,实行改组和教育,建立由苏联控制的金融货币体系,逐步驱除所有第三国商业力量与人员,甚至严禁第三国人员踏足外蒙。

人民党的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虚有其职,苏联委派的共产国际代表藏于幕后,在苏联军政、特务机关配合下,监督人民党政府推行莫斯科提出的苏化政策。

如果新选拔上来的亲苏干部不能贯彻更苛刻的新路线,则立马清洗,换上更年轻的“忠诚”干部,党内“反革命集团案”层出不穷,均由苏联特务机关操刀。

1922年8月,担任总理和外交部长的人民党创党元老鲍陀反对过激苏化政策,希望保持独立自主,与中国维系良好关系,他与临时政府首任总理,亦是创党元老之一的查格达尔扎布等40名干部被打成“反革命团”遭逮捕,他俩与其中13人被处决。

1923年2月22日,30岁的苏赫巴托离奇死亡(乔巴山后来说他是被丹增毒杀的),又借此掀起了更猛烈的“反右斗争”,原在“联合政府”中任职的一些有名望的王公、僧侣、学者在此期间亦被排挤、逮捕。

“国家元首”——哲布尊丹巴过着被软禁的生活,1924年5月亦离奇死去,(蒙古史学家多认为被苏联特务机关谋害),苏蒙当局宣布禁止哲布尊丹巴活佛转世。

8月份,人民党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这是一次“整党改组”大会,党名更改为“蒙古人民革命党”,声称要按莫斯科指示贯彻“绕过资本主义,直奔社会主义”的发展路线,实行内政外交“一边倒”,逐步掀起阶级斗争,加快把苏联之外所有国家资本驱逐出去的步伐。

创党元老丹增此时接替死去的苏赫巴托担任人民军总司令,他不赞同共产国际代表制订的路线,并认为这是在武力胁迫下的会议,作为会议主席他拒绝参会,8月26日深夜,还在会议期间,共产国际代表命令逮捕丹增并立即执行枪决,随后又揪出赞同丹增观点的干部,政府秘书长巴瓦桑等打成“反革命集团”处决,丹增的总司令职务由乔巴山暂兼。

完成这波清洗后,当年11月,苏蒙当局正式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国名改为“蒙古人民共和国”,通过苏维埃宪法,建立苏式一党专政体制,首都库伦改名为“乌兰巴托”(意为红色英雄城)。作为共产国际成员,人民革命党宣称“用马列主义无敌学说,以其科学理论的璀璨光辉照亮了战斗道路”,但苏联为在国际社会面前营造外蒙一切都是“蒙古人民选择和内部自然演变”,非其插手所致的假象,亦为了不引起其他国家紧张,所以人民革命党一直假装不叫“蒙古共产党”。

只要外蒙还存在对外交往、市场经济、私有产权、宗教信仰和对传统文化敬畏,苏联即难以实行全面控制。20年代中期,外蒙已被苏联控制的情况下,其对外贸易额中,苏联仅占两成份额,苏联国企的劣质商品在蒙古市场上毫无竞争力,甚至处于入超状态,如此则苏联也不能以低价或免费方式从蒙古获得皮毛、木材和矿产。

苏联始终认为人民革命党的党员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旧思想”,难以改造,无法忠实贯彻斯大林命令,解决的思路是“从娃娃抓起”。

在苏联,共青团必须绝对接受苏共领导,为其下属组织,但在外蒙,却用“蒙古革命青年团”来监督蒙古人民革命党,若党有贯彻莫斯科政策不给力的情况,青年团可以抨击和告密,甚至矛头公开指向党的领导人,青年团还负责发起各种苏式社会改革战役。

20年代中期,大量年轻人被选拔赴苏进行政治培训,回国后送到青年团各机构担任领导职务,经过历练后再充实到党的高层。

青年团挑选狂热成员组建了“意识形态战斗旅”,其职责为:发起对传统文化、习俗服饰的清除运动;贬损蒙古传统社会中地位崇高的僧侣、学者的威望,转化和打击信教百姓;协助搜查、举报、没收寺庙财产,摧毁寺院和文物;搜查集体化运动中牧民隐匿的财产和抓捕逃亡牧民。

战斗旅做过的最荒诞事情是逼迫散落在各处的游牧民集合到一个地方,强迫他们同一时间起床,同一时间进食,同一时间睡觉,没完没了的开会和学习。

在青年团的要求下,禁止了蒙古人最重大的传统新年——白月节,“白月节是一个封建节日,尽管已被禁止,但还有很多蒙古人在过节,党的领导必须有人为此受谴责”,一位叫卢瓦桑的青年团成员曾这样炮轰人民革命党中央。

血腥集体化:荒诞的阶级划分

苏蒙当局这些做法引起全国一片不满和谴责,但莫斯科把这归结于阶级斗争不彻底。1928年底肃清掉党主席为首的“丹巴道尔吉右倾集团”,第二年,共产国际代表再次发出通牒,必须要全面展开对“封建主、富牧、僧侣”等反动派的阶级斗争,没收他们的财产,完成社会主义经济大改造。

为此又进行了一次“党风大整顿”,1.8万名党员中,有5306人被开除,其他的要求重新审查登记,紧跟斯大林指示的乔巴山从此开始崛起。

苏联强行引入的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荒诞到匪夷所思的程度,造成了灾难性后果。苏联禁止任何其他货币在蒙古流通,控制蒙古中央银行发行“图格里克”(蒙古货币单位),强行与卢布挂钩,汇率为1蒙图:1.3卢布。

阶级是这样划分的:
财产600蒙图以下——贫牧
财产600至2400蒙图——中牧
财产2400至3000蒙图——中富牧
财产3000蒙图以上——富牧
拥有500头牲畜,价值约为2.5万蒙图左右——封建主

在苏联要是有八九头牛,几十头羊就是富农了,财产要被没收,政治上受歧视,轻则劳教,重则处决。

蒙古是畜牧经济,体系脆弱,食品来源单一,与农业地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一个牧民要维持赤贫的生存水平,25至30头羊是下限,若在更荒凉的戈壁地区,这个人均标准还得提升。一个牧民家庭,若以5口人计,拥有125头羊,仍是赤贫,要达到二三百头才能维持基本温饱,草原上雪灾、瘟疫、狼灾频繁,如遇灾害,牲畜大量死亡,即便一个所谓“封建主”亦会一夜赤贫,甚至面临饿死的威胁。

当时比较贵的母羊,一头的价格50蒙图,也就是说,一个人只要拥有能维持基本生存的几十头牲畜,就是“反动阶级”中富牧了,财产要被充公,同时还要遭受政治歧视,不准使用水源和草场,政府要征收惩罚性重税。后来连所谓贫牧、中牧也不能保留牲畜,要充公到集体牧场(相当于苏联的集体农庄)。

政策执行到最极端的时候,一个家庭只能留下300蒙图的财产(相当于6头母羊),不管家庭成员数量是多少,完全不顾牧民死活。

据乔巴山的私人苏联顾问克奇科夫多年后回忆,大清洗时从受害者那里收缴来的财产堆满了内务部仓库,肃反干部们可从中“揩油”,悄悄塞入私囊;仅克奇科夫所知的一次,仓库管理者海默维奇就给了乔巴山和格鲁伯奇克3.4万蒙图。1939年2月,乔巴山从苏联返回蒙古,送给前妻的钻石吊坠就价值1.5万多蒙图。

1930年,乔巴山的报告中指出,经过第一阶段的“充公战役”,没收了520万蒙图的财产,但苏联仍不满意,严厉批评了人民革命党,继而发起更猛烈的第二次“充公战役”,到1932年春天,共计“罚没”1000万蒙图财产,并且准备全面向寺院下手,但这时全境爆发了僧侣领导的牧民武装大暴动和大逃亡。

1930年起即有零星的抗暴运动,还抓出一个又一个“反革命集团”大案,如在“强迫僧侣还俗战役”刺激下,有几十名活佛与王公联名写信请求中华民国政府和班禅帮助,驱除苏蒙政权,事发后这些人全被处死。到1931年,前三个月内又逮捕了5191人。

由于饥荒、愤怒的蔓延,1932年,约7000多个家庭,3万多人朝着戈壁和边境四处逃亡,其中500多个家庭在南戈壁省越境时遭边防军射击,死亡人数不详。

共产国际驻蒙古代表引用导师们的语录告诫人民革命党:“我们杀的反动派和资产阶级越多,就越有利于我们的革命事业”。

1932年春天终于在蒙古西部爆发最大规模的武装抗暴,继而蔓延到中部和东部,甚至有大量的蒙古人民革命党、青年团的党团员参与,他们扔掉党证、团证,加入暴动,打出驱除“傀儡政府”,反对“集体化”的旗号,捣毁基层政权和集体牧场。

这一次大暴动差点摧毁人民革命党政权,人民革命党只得向苏联紧急求援,在苏军的帮助下,还调入飞机、坦克等重型武器入境参与镇压,最终才将暴动平息。

牧民因抗拒集体化宰杀牲畜,蒙古损失约750万头牲畜(占当时存栏数的三分之一多),以前残存的一点自由手工业和商业全被摧毁(中国和其他国家商人、工人被驱除殆尽),蒙古的粮食、物资匮乏到极限,国家经济陷入崩溃境地。3年暴乱结果,致使蒙古欠下苏联2950万卢布外债。

当时日本已在中国东北建立“满洲国”,对苏联形成压力,在极度经济恶化和民众大规模离心的困境下,作为苏联防止中国和日本的“缓冲国”,蒙古需要“稳定局势”;斯大林只得命令“暂时罢手”,放弃“跑步进入社会主义”的路线,实行“纠左”,命令蒙古推行“新经济政策”疗伤,意即在一定程度上发展资本主义来缓解经济困境。

集体化牧场暂时被解散,允许牧民拥有自己私人财产,可以进行商品交换,向牧民提供了160多万蒙图的贷款,降低高额赋税,对寺庙的摧毁和强迫僧侣还俗运动暂时终止。实行“新经济政策”后情况有所缓解,两年内牲畜数量增加了34万头,但蒙古的经济大衰退一直持续到40年代后期。

按照苏联惯例,出现重大悲剧,要寻找“替罪羊”,不是帝国主义封锁围堵,就是反革命分子混入党内。时任总理的吉格吉德扎布被免职,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处领导执行此次极“左”政策的成员,佐尔宾吉扬、巴德拉赫被扣上“左倾冒进主义”罪名,驱逐到苏联,一般“左”的下场比“右”要好些,顶多就是帮领袖背下黑锅。

大清洗部署:斯大林送来三万发子弹礼物

同为推行斯大林极“左”政策之一员,根登不但未被免职,还被重用来推行“新经济政策”。平息民众大暴动后,根登在莫斯科汇报工作,明显告了佐尔宾吉扬、巴德拉赫的“黑状”,把责任推到这二人身上。

斯大林1933年发起大清洗时,蒙古亦步亦趋,在党内炮制了以中央委员会书记鲁浑贝为首“反革命间谍集团”案。

此案317人被捕,当中有251个是布里亚特人,260人被判3至10年不等监禁,126被流放苏联,56人被处决,遭处决的人中还有位名叫敦格尔吉德的孕妇,这是现代蒙古首次处死孕妇,但以后的大清洗中就见怪不怪了。在斯大林授意下,前任总理吉格吉德扎布先在家中被乱枪打死,然后给他扣上“鲁浑贝反革命集团”要犯的罪名。

根登酒醉后喜欢说胡话,常对苏联和斯大林颇有微词,“既然蒙古的路线失败了,斯大林就应该为此负责”,这种要杀头的话只有他敢讲,按理说根登早就该被清洗掉,兴许斯大林颇为赏识根登相当粗俗的性格,对他格外“宽厚”一些。人们一度认为他将成为蒙古的“小斯大林”。

1934年斯大林召见根登,要求他尽速完成1937年前消灭宗教阶层的任务。“在我们蒙古,喇嘛在人民中比党和政府还有更大的影响力和威望,对待他们我必须要另寻良策”,根登为僧侣们辩解。

“在你的国家不能有两个权力中心,他们能跟你抢夺人民的支持,懂吗,你必须要解决这问题……你的内务处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你应该把内务处改组扩大成内务部”,斯大林耐心教导根登如何清洗,并告诉根登他一心想发展蒙古经济和文化的心思是幼稚浅薄的。

1935年初根登第二次晋见斯大林,带着人民军总司令德米德,内务处处长那木苏赖同去。斯大林痛斥根登不能大力扩军,拖延对宗教阶层清洗:“喇嘛还存在于你们国家,已经成为‘独立自主’的敌人,只要你善待他们则武装力量建设没有意义,他们能影响你的士兵……你的内务处那木苏赖对这些反革命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你的政府与他们不能共存,你必须毁灭他们。”

根登一行丧气地从苏联回来,召开人民革命党高层秘密会议,70余人与会,虽没有人敢公开批评斯大林,但都在绞尽脑汁讨论如何应对斯大的催逼。根登倡议下,天真地出台了一个决议,试图敷衍斯大林:把蒙古军队扩大到1.7万人,预备役增加至2500人。斯大林看出来了,根登“无药可救”,准备另觅更忠顺者执行大清洗。

1935年3月斯大林给乔巴山送去20辆汽车作为礼物,任命他为副总理,从那会儿起,乔巴山与根登逐渐分道扬镳,矛盾日益激化。

1936年初,根登再次晋见斯大林,不但没有悔意,还向他提出经济、文化援建要求,斯大林训斥根登未能把军事预算提升到60%,指责他领导下的蒙古政府不能贯彻他的建议,还列举“二十大罪状”。“除了我们,根本没有一个国家承认你们……你们名义上还是中国一部分呢,我们没有帮助你们的义务。”

面对所有指责,根登皆据理力争,随后在蒙古驻苏使馆宴会上他继续与斯大林辩论,最终爆发了前文所说的冲突。

斯大林除掉根登,勒令解除德米德人民军总司令职务,任命阿玛尔当“傀儡总理”,同时命令蒙古把内务处扩大升格为内务部,点名乔巴山当部长。

1936年是蒙古人民革命党建党十五周年,总理阿玛尔释放了几个政治犯,斯大林送给十五周年庆典的礼物是“4支步枪和3万发子弹”。此中含意不言自明,警示人民革命党高层,大清洗不能再拖,必须大开杀戒,谁不执行谁亦有性命之忧。

斯大林派来的“肃反专家”占了蒙古内务部工作人员的25.9%。斯大林派查普雅克来指导肃反准备工作,然后是格鲁伯奇克前来坐镇指挥。大清洗真正的总指挥是在莫斯科遥控的斯大林,军事总顾问是伏罗希洛夫。

一切准备就绪后,1937年8月应蒙古政府之“邀请”,苏联增派野战军3万人进驻蒙古,作为肃反的武力后盾,大清洗即将拉开序幕。

鲜血浸染的草原

1937年9月10日,正式打响大清洗第一役,当晚蒙古人民革命党高层65名干部被捕,包括中央委员会成员、大呼拉尔(相当于议会)成员、部长会议成员、军队高层全部将领……

内务部在苏联专家教导下,对这65人实施“坐火椅、拔指甲、扯光头发”等酷刑,扒光衣服,严禁睡觉,不准吃饭,直到在伪造的“招供状”上签字为止。根据苏联历次清洗经验,这些人最后都毫无例外地“承认”了自己参与反革命集团,并供出更多“同伙”名单。

大清洗第一场胜仗抓出了“根登—德米德反革命间谍集团”,又根据他们的“口供”,揪出更多的人,蒙古军队的规模本来就小,军队旅以上有187名将领被捕;51个中央委员会成员有36个被枪决。有1000多名军人为了避免被杀,主动“承认”自己的“反革命罪”,最初只有几个人得到赦免,以后绝大部分仍被枪毙。

门德是首批被逮捕的65人中的知识分子,他为了保命,把所有认识的熟人全咬成了“同谋”,他因“戴罪立功”得到了较好的关照,但1941年大清洗过后他仍被送到莫斯科处死。

工业联合会的主席普热夫,一个拥有一颗“红心”的干部,也是首批被逮捕的人,他对着行刑队大喊:“我承认我犯了罪,但是我愿意招供罪状更大的人”,死刑得以延期,普热夫又供出了无数的“同谋”,类似的案例在大清洗中数不胜数。在酷刑和死亡威胁下,极少有人不“认罪”不“咬人”。

蒙古军中威望仅次于苏赫巴托的德米德在押送到苏联途中离奇死亡,不仅他的父亲和兄弟遭处决,连怀孕的妻子娜察亦被杀死。

针对宗教界的大清洗同时展开,规模更为庞大和血腥,手段更为粗暴野蛮。内务部抓“喇嘛反革命集团”的逻辑是,如果你是学生,那么你的老师肯定就是同谋,若你是老师,你的学生亦同谋,宗教界师生关系盘根错节,所有僧侣皆可被打成反革命。

前来指导大清洗的苏联总顾问格鲁伯奇克1938年8月向斯大林报告:“到7月20日,771座寺院已有615个变成废墟,仍在运转的仅有26座,8.5万名喇嘛仅留下17338人,这些人还未逮捕,对中高层喇嘛我们将在下一阶段战役中全部解决。”

大清洗期间两个特殊机构凌驾于一切党纪国法和党政军机构之上,一个是非常委员会,作为最高军事法院;一个是特别委员会,是最高法院。至1939年4月,两个委员会卷宗显示,共判处29198人为反革命罪,其中仅非常委员会查办的25785个政治案件,已作出判决的卷宗显示,20099人被处决,5739人投入监狱。

宗教界的清洗,按标准定额,每个肃反人员一天办10个案子,超额完成者有奖。一个叫班扎拉格奇的肃反人员在摧毁一个寺庙的过程中,平均每天办案60个,成为“先进工作者”;另一位叫巴雅尔马格奈的肃反人员因一周办几百个案子,获得北极星勋章(蒙古给军功卓著者的奖励)。

内务部成员卢瓦桑萨姆丹1962年回忆,由于逮捕的僧侣太多,导致监狱拥挤不堪,每周会有一两次集体处决,每次用卡车一车车拉出去。

十月革命后,有很多哈萨克人、布里亚特蒙古人、塔塔尔人从苏俄逃入蒙古,斯大林对这些人怀恨在心,认为他们“逃避革命”,那也是另一种“反革命罪”,他下令乔巴山对他们实行清洗。蒙古2.1万哈萨克斯坦人被消灭了2000人;140个塔塔尔人只剩下4个;来自中国内蒙的汉蒙两族人士几乎未留下一个活口,其中还有内蒙人民革命党的成员。

处决“反革命”干部群众时,内务部强制党政军成员去观看,乔巴山表情木然,老实忠厚的总理阿玛尔脸上常挂着眼泪,这一切被“苏联专家”看到眼里。伏罗希洛夫向大清洗中乔巴山的副手,中央委员会书记——鲁布桑札布授意:得除掉阿玛尔。

阿玛尔已是蒙古高层剩下的最后一两个有声望的人,所以斯大林才在根登之后让他当总理装点门面,苏联专家们可以藏在“阿玛尔政府”幌子后面作恶。因此搞掉阿玛尔之前,莫斯科授意先发起宣传攻势弄臭他。

1939年3月阿玛尔以“反革命集团庇护者”等罪名遭逮捕,被押送到苏联“审判”,关押期间,苏联内务人民委员给他用尽了各种“非人酷刑”。1941年7月10日,特意选在了人民革命党建党日,宣布阿玛尔死刑。与阿玛尔一同被逮捕,送到苏联处决的还有蒙古当时的国家元首,创党元老,大呼拉尔主席团主席多格桑木。有趣的是,阿玛尔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里,在狱中碰到了把他清洗掉的鲁布桑札布,但这次,鲁布桑札布不是来审问他的,而是与他成了狱友。

大清洗中到底有多少人被处决,现在难以得到精准数字。这种罪恶的事斯大林也认为见不得人,不会留下详细的“历史罪证”,当时亦不允许报道和研究,历史学者目前常引用的数字是3.6万至5万左右,但研究者认为3.6万这一数字远远被低估。

1939年末,乔巴山在笔记本里记下了这样一段工作总结:“到11月,共处决喇嘛20356人,600名是高级喇嘛,3174名是中级喇嘛,13120名是低级喇嘛,摧毁797座寺庙;在1937年和1939年之间,逮捕了56938人,其中20396被处决,被逮捕的人中有17335人是喇嘛”。(注:乔巴山的数字比苏联顾问的要高)

蒙古作为游牧社会,寺庙是少有的固定建筑,797座寺庙包含超过6000多栋古建筑,每座寺庙还是周边地区的经济、文化、教育中心,数百年所积累下的书籍、卷册、艺术品毁灭殆尽,寺庙的金银器皿被苏联搜刮而去,仅有首都乌兰巴托的甘丹寺被留存,但一直被关闭。

“牢不可破的蒙苏友谊”

在“美丽的蒙古大地”,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被一扫而光,党政军和宗教界著名人物亦被杀戮殆尽,传统文化遭到毁灭性打击,经济亦完全被苏联所控制。

1941年莫斯科迫使蒙古放弃以维吾尔字母书写的老蒙文,改用以斯拉夫字母书写的新蒙文,对成吉思汗和蒙古历史的歌颂与崇拜亦在被禁之列。到30年代末,蒙古与苏联之间的贸易状况彻底颠倒过来,向苏联出口货物仅650万卢布,从苏联进口的产品达7500万卢布。

二战时蒙古对“兄弟般情谊”的苏联发起了“只求贡献不求回报”支援运动,向苏联捐助的金钱和物资远远超过自身承受能力,1942年开始,向苏联捐助羊皮衣服3万件,食品600吨,现金10万美元,黄金300公斤,坦克54辆(其中有32辆T-34坦克),同时低价出售给苏联48.5万只马匹,另无偿赠送3.2万匹。

蒙古真正需要的是苏联的面粉、玉米、盐等产品,但苏联始终为食物匮乏所困扰,为了不给“友邦”添麻烦,蒙古又发起“自给自足”运动。经过多轮清洗,蒙古已不存在抗拒集体化的力量,1947年公社化运动全面完成,牧民的牲畜全部收归“国有”。多年后“纠左”,有了点通融,仅允许戈壁地区和杭爱以北地区,每个公社成员可保有50头羊。

蒙古不仅直接派兵参加苏军作战,还强令国民前往苏联服劳役,二战时一直按斯大林要求保持着8至10万军力,尽职尽责扮演好了“缓冲国”角色。斯大林两次干涉中国新疆事务时,蒙古又成为他从事国际地缘政治讹诈的马前卒。

1944年,斯大林在新疆的伊犁、塔城和阿勒泰发起“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即斥责了顾忌中国抗议、畏首畏尾的乔巴山,勒令他立即向“东突”送去武器。乔巴山随后命令苏赫巴托的儿子噶尔桑率军把200支步枪、230挺机枪和6挺重机枪、2000枚手榴弹、40万发子弹送到新疆交付给叛军头领乌斯满手,由于这批武器和苏联空军的支持,中国军队平叛失利(注:乌斯满后来又归顺中国国民政府,与苏联和蒙古作战)。

连蒙古领袖“小斯大林”——乔巴山的接班人也是斯大林隔代指定的“泽登巴尔”,老早就指示乔巴山好好栽培。娶了苏联妻子的泽登巴尔虽受斯大林青睐,乔巴山未曾想到,赫鲁晓夫发起“反斯大林运动”,泽登巴尔立马响应莫斯科指挥棒,在蒙古发起“反乔巴山运动”。

苏式政治经济体制在蒙古全面确立,把母体的一切弊病全部遗传过来,蒙古长期经济体制僵化,生产效率低下,物资匮乏,到20世纪80年代,商店里除了白酒和蜡烛,空空如也。男人们也像苏联一样,沾染上懒惰、酗酒的恶习。民主化前的人民革命党中央第二书记包尔德巴特尔说,尽管人民长期被物资匮乏的所折磨,但有3000个高干家庭像苏联特权阶层一样,可以享受特供,过着优裕的生活。

内蒙古发生塌陷事故三人失踪 过度采矿掏空地下酿悲剧 - RFA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内蒙古阿拉善盟阿左旗周一发生塌陷事故,万泉矿业公司于2008年废弃采空区突然塌陷,导致祖孙三人与车子、牛羊一起掉进了50米深的大坑中。截止周二傍晚,失踪三人仍生死未卜。有当地牧民告诉本台,矿厂过度开采导致地下被挖空是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

内蒙古阿拉善盟阿左旗敖伦布拉格镇周一上午发生塌陷事故。网民“乌伊恒范”周一晚在新浪微博上写道:今晨一个嘎查(相当于一个村)发生铁矿坍塌事故,祖孙三代在睡梦中与房子、铲车、农用车、羊圈和几个牛一起塌陷了。截止到现在吉兰太镇的三个救护车以及医护人员已抵达现场,可只有几个牛被救出来了,可怜的牧民祖孙三人的死活仍不清楚。

本台记者周二分别致电敖伦布拉格镇管委会及阿拉善左旗宣传部、旗政府,但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无法接通。

当地汉族居民王小姐周二告诉本台,她知道此事。

记者:“知不知道这是发生在哪一个嘎查里的事情?”

王小姐:“这个我不太清楚,反正就在后面山上。”

记者:“说有三个人都失踪了,现在有没有找到啊,这三个人。”

王小姐:“听说没找到,听说是死了。”

中国官方新华社22日上午的报道说:21日6时30分,阿拉善盟万泉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矿井发生坍塌,位于上方的小饭馆不幸塌陷。22日9时左右,记者初步了解到,约有3人被埋,包括饭店的老板娘、一个幼儿、还有一个老人。搜救工作正在进行。

另据阿拉善日报周二的报道,该矿区为万泉矿业2008年废弃采空区,塌方区域面积400平方米,深度约50米,失踪的三人分别是图门吉日格勒,其其格以及杨敖诺拉。

敖伦布拉格镇的牧民乌尼尔其其格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事故发生很突然,三人应当凶多吉少。而矿业公司多年来在当地肆意开采,给牧民们造成很大的影响。

记者:“知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一个塌陷的事故呢?”

乌尼尔其其格:“那肯定是矿的原因吧,铁矿挖得地下都挖空了,肯定塌了嘛,那个房子。”

记者:“是不是这些矿业公司在你们当地开发得挺厉害的?”

乌尼尔其其格:“好像听说都是挖掉了,下面都挖掉了。我们牧区放牧的人都不知道,下面挖多少空,多少长,我们都不太清楚,反正他们在挖,我们又不知道,我们又没看见。反正听人说挖得太深了,200多(米)深也有,油路下面可能也挖过,那个大坝上的油路也不能走了。”

记者:“那我想问下,他们之前挖矿有没有给你们平时放牧或是日常生活造成一些影响?”

乌尼尔其其格:“那个肯定有影响。影响还大呢。这次这个(塌陷)大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我们等着看吧。到现在人也没有挖出来,我觉得那么深坑,那三口人不可能活着出来。”

记者:“你刚才说这些矿厂给你们造成了一些影响,能不能稍微具体说一下?”

乌尼尔其其格:“比如说放炸药就有影响,炸矿的时候也有影响。晚上睡觉放炸药也挺厉害。”

有内蒙古牧民在网上发帖抱怨道:牧区为什么禁牧不禁矿呢?当地政府有利就不管牧民的死活吗?

网民“我人生的每一秒”也说:这事不能这么就结束,应该给牧民一个交代,也给草原一个交代。

内蒙古多年来经济发展十分迅速,一份2010年的数据显示,自2002年起,内蒙古经济增长连续8年都是全国第一。但是高速的经济发展也同时带来了草原破坏,环境污染等问题。根据香港《苹果日报》2012年的报道,内蒙古大草原因矿业公司过度开采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单是在呼伦贝尔草原,就因过度开采煤炭,地表下沉而出现了5318个大坑洞。

而近年来,不时可以看到有媒体报道内蒙古村庄发生塌陷,导致居民房屋开裂、受损,道路中断,居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等。(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申铧)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2-04222014120005.html

席海明:内蒙古多发维权事件显示蒙古族民众生存危机加剧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内蒙异议人士席海明 天溢拍摄
最近内蒙古连续爆发了蒙古族民众维护自己生存权利遭到镇压迫害的事件。流亡德国的保卫内蒙古人权同盟主席席海明先生认为,一四年第一季度在内蒙古发生的众多事件让人们看到,蒙古族民众在生存问题上面临的危机更为广泛而且日益加剧。

最近三个月,在中国内蒙古地区不断发生了蒙古族民众由于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而遭到政府镇压迫害事件。这些事件在欧洲的媒体上也引起关注。关于今年第一季度内蒙古地区的形势预示着什么问题,记者四月二十二号上午采访了流亡德国的保卫内蒙古人权同盟主席席海明先生。

席海明先生早在七十年代就因为内蒙古人民党事件受到过整肃,八十年代初期是内蒙古大学学运的领袖,八九年后流亡到德国。关于内蒙古最近的形势,他首先对记者说,“近来虽然中国政府压制控制很严,但是内蒙古的情况还是不断地穿了出来。我觉得很多问题,说穿了根本问题是土地所有权问题。原来蒙古人是土地的民族所有者,这从大清帝国起就承认。后来共产党来了说土地国有。这个问题中国农民对土地有使用权,他要征用土地就要给你赔偿。但是在内蒙古牧民的土地却可以随意侵占,尤其是不法商人和地方的贪官污吏勾结,或者有的是国家工矿直接的掠夺,这样就是国家或者是集体在欺负蒙古人,剥夺蒙古人的生计。”

关于内蒙古最近的形势,他具体介绍说,“从莫里根事件说起,莫里根事件就是因为锡盟的牧民因为修矿破坏他们的草场最后反抗而被压死。去年在伊克昭盟白云巴特要修铁路的铁路系统侵占他的土地,他反对征用他的土地最后也被打死了,但是政府为了怕事件扩大赶紧赔偿。今年以来,一月份在乌拉特中旗,牧民为了抗议侵占草场最后有六个牧民被抓。四月份的事件就更多,四月十二号在通辽的玛林格尔乡玛林格尔村,最后有四十多个牧民因为反对对草场的侵占被抓。四月十六号是在克斯克腾旗巴音查干村银都矿业和牧民发生土地纠纷也是为此,因为他们搞环境污染。”

席海明主席说,蒙古族人本来在政治,社会问题就面临文化和种族灭绝,现在土地问题、环境污染问题更是雪上加霜,从具体的生存条件危害到蒙古人的生存问题。为此,蒙古人几乎到了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的地步。对此,他说,“现在有一个特点,中国内地有很多有环境污染的矿业公司,或者说造纸厂等都转到内蒙古去了。这样的话吃了污染的草的牛羊都会死,所以牧民面临生计问题。让牧民无法活下去,这是不是一个种族灭绝政策呢?而且事实上文化上、政治上的种族灭绝早就进行了,在内蒙古,蒙古人本身早就被边缘化了,他现在已经只能够靠这块土地来生活,如果你把这块土地彻底夺走、毁灭了,那么牧民如何活?所以这是一个生存问题,种族灭绝问题!”(特约记者:天溢 / 责编:申铧)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gr-04222014090533.html

内蒙古左旗敖伦布拉格因附近铁矿不法侧挖导致牧民全家祖孙三代瞬间和房子一起陷入地下(图)

4月21日,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左旗敖伦布拉格镇德布斯格因附近铁矿不法侧挖导致牧民全家祖孙三代瞬间和房子一起陷入地下。至今生死不明!

到今天下午为止还有救援人员挖被埋在地下的人和牲畜、只挖出一辆车和几头牛、到了今天晚上就不让再继续救援了!上面管事儿的已经发出命令停止救援!这是什么做法?

发生事故当地百姓要见盟长、被盟长拒绝了、敖伦布拉格镇 镇长至今未露面、直接躲起来了! 四川玉树地震时被埋在地下四五天都能救出来生还、为什么昨日发生的事故就一天就停止救援? 

下面发的照片是挖出来的那辆车和这家人两岁的孩子、孩子还在被活埋在地低下、也许还有生还的可能!呼吁大家团结起来把这次人祸引起的坍塌事件传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内蒙古在发生着什么!蒙古族牧民遭遇着什么!大家行动起来、团结起来、不要冷漠的旁观!












2014年4月20日星期日

中越边境维吾尔人在冲突中遇难 手都被拷着,怎么抢枪开枪呢?(图)

这张中越边境新疆人在周五流血冲突中遇难的照片在脸书上越南人中广泛传播。

他们吐槽:手都被拷着,怎么抢枪开枪呢?

越南人同情偷渡客,不敢相信中国有难民,埋怨越官方处置不当,谴责中国压迫维吾尔人。

越南记者告诉我,越南大约有两千万人使用脸书。

rosetangy Rose Tang : pic.twitter.com/C9OQdGJ5Qe

内蒙古莫日根事件3周年再曝蒙族人被欺凌 /王宁

一位在南蒙古(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蒙古族读者今天对记者曝露了南蒙古再有蒙古族牧民4月16日被汉人的银都矿业和当地警察凌辱的事件,8名牧民被暴力警察强行抓捕。

这位读者的亲属在事发当地对博讯记者介绍了大致情况,因为该牧民只会说蒙语,汉语不太会说,记者多次核实获得的事件梗概如下:事发地点在南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巴音查干苏木查干熬包嘎查境内,那里有座从中国汉人来开发的银都矿业。因为该汉人企业的生产而严重污染和破坏了蒙古人牧民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草场,过往每一年的冬季这家企业对于附近范围很大的草场污染就更加严重。进入春天土地消融后,附近已经剩下很少的绿草开始顽强的再生长,当地牧民毫无办法可以选择的引领牛羊等牲畜吃草放牧,结果是这些吃了已经被严重污染的草的牲畜就不时的纷纷倒地死去。当地牧民不得不到该家矿业集团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矿当局不但不见牧民,反而串联当地警力前来驱赶被欺凌多年的牧民,甚至对敢于说话的牧民采用暴力的手段,强行给8位牧民反手戴上铐子,推搡他们进入警车中给抓走。被抓牧民的家属坐地上大哭,祈求那些暴力警车们放过她们的家人。请注意本文中事件现场的照片。

这两天,该事件在当地蒙古人中通过微信和电话等通讯工具广为传播,“听到这个消息的牧民们都是非常的生气,非常的生气。”读者如此重复着说。
   
2011年5月10日夜里南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牧民莫日根为了保护已经被外来汉人煤矿破坏的黄沙遍地的“草场”,勇敢的用身体欲挡住昼夜过往的运煤大重车,但是被汉人司机用力踩油门,接近上百吨的运煤超重大卡车的巨型轱辘轧碾莫日根的身体和头颅而过,顿时,莫日根结实坚硬的蒙古人头颅爆裂、脑浆四溅,躯体变成肉饼状与大草原合成了一体。而这个汉人司机却在事发现场扬言:一个牧民也就是个40万(元人民币)打发了。接着全内蒙古各地的蒙古人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抗争和起义行动,当局内部定位这次大行动为5.11事件,在南蒙古,特别是在其首都呼和浩特市、包头市、锡林浩特市和其它中等城市一提起5.11,就如同我们提起的天安门大屠杀的6.4一般,人人知晓。一位当地的内蒙古人司法干部说:“无法无天,这些年来是越来越严重了。你来开矿也的给人活路呀。太不像话了,这样下去越来越难收拾了。”
   
记者还将继续跟踪报道这次事件的详情发展。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4/04/201404180021.shtml#.U1N3Nc4ZAZw

2014年4月19日星期六

中国特警在拉萨附近村庄逮捕藏人过程 - 视频

总部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网络电视台-Tibet Online TV获得一段录像,显示中国特警到西藏首府拉萨附近一个叫夺底乡的村庄逮捕被怀疑参加­了2008年3.14事件的西藏人。

所有蒙古氏族联合起来 - 海山公 (视频)

video

Huh Mongol Gansuren 1911 onii huvisgaliig bogd gantsaaraa hiisen met medemhiiren yarigchid olshirchee.yag vnendee mongoliin seheetnuud bogdiin ner hundiigl ashiglaj sambaachilsan.harin bogd guai tedniig ergeed tolgoi daraalan ustgasan zarim barimt baina bilee.tiim nuhurt hushuu bosgono barina gej hiirheed baih ium...hushuu bosgoh mongol baatruud baihguil baigaa ium baihdaa.67 udaagiin tulaand negch yalagdaagui svbeedei janjnaas ehleed zunduul baimaar iumdaa....vrgeljleltei..

蒙古国矿业政策、煤炭出口及展望(图)

在2014年国际炼焦煤资源与市场论坛上,蒙古煤炭工业协会会长T..Naran作了题为“蒙古国矿业政策、煤炭出口及展望”的演讲。

T..Naran: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今天主办这次会议的单位,能够跟我们蒙古煤炭协会,在今天演讲蒙古焦煤的一些情况。

天我来讲蒙古焦煤的一些主要情况以及蒙古国焦煤和往中国出口的一些问题。蒙古国出口主要问题就是口岸的通货能力。蒙古国政府也解决通岸问题,蒙古国已经落实了一些事情,我这次演讲一定会给大家提一个最新的消息。蒙古国资源是非常丰富的,蒙古国资源是1773亿,可开发两是1325万,蒙古国往中国出口最大的煤田。煤田总储备粮是65万吨,31%是聚焦煤,煤炭的煤质也是非常好。这个煤田的煤质对比,这个蓝色是焦煤,红色的三角是TT煤矿的硬焦煤。

下面是煤炭的质量指标,希望这里的这些专家都能够看得懂,这个图纸目前蒙古国已经开采和出口煤炭的一些项目。目前从蒙古国南部TT煤矿和最大的煤矿正在往中国出口,最大的煤矿有三家企业出口煤炭,也有已经准备开采和出口的有几个煤矿。

这里显示蒙古国出口量2011年,2100多吨的煤炭量出口量,能够降到2013年下降的形式。这个煤炭出口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国的煤炭供应量大于需求量,而且一些竞争力的问题,蒙古国出口量很明显的下降。

还有一个点蒙古国向中国出口的统计数据,各个单位统计的也不同,这个数据来源是蒙古国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这里现实蒙古国的出口煤炭量的占有率,这个数据是煤炭资源网的数据,这个数据是在蒙古国的会议上发言的一些数据。蒙古国的煤炭焦煤出口量,占中国焦煤2010年是44.9%,讲到2013年,20.5%,2013年,中国焦煤进口量4%是澳大利亚的焦煤。两年前蒙古国是首位,现在是澳大利亚是第一位,从蒙古煤炭出口的大部分煤炭,就是从两个主要的口岸,往中国出口的。

目前在蒙古国的政府关于两个通口岸能力实施了一些措施,其中一个就是TT,蒙古国最大的焦煤矿到和巴彦淖尔的口岸,修一条铁路,这个工作已经开始,目前还是以汽车两运输煤炭。这个时候汽车运输的时候,运费是非常高,刚才所说的修铁路的这个方面,中国的(申华)集团和蒙古国进行合作。目前蒙古国煤炭运输是以汽车出口到中国。右边是(申华)集团已经修铁路到口岸。2013年12月25号签订了意向书,这个意向书就是修TT煤矿到口岸修铁路。

接下来我所说的蒙古国政府如何来增加口岸的通货能力,今年的2014年2月26号,蒙古国政府的领导到口岸去考察。通过这次考察的时候,也做出的一些确定,我想说几个主要的点。这里所说的是蒙古国政府,正式发布的一些信息。蒙古国议会,去年刚刚新立的关于口岸法,根据新立的口岸法,蒙古国所有口岸的业务,都是有更新。从今年4月1号开始,施行新的法律。根据这个新立的法律通岸的时候,有很多步骤要简单化。中国很多企业从蒙古国进口,那些中国企业都很熟悉,也都了解蒙古国和中国的边疆通关时候遇到的一些问题。中国的内蒙古煤炭工业协会协商关于通关问题需要解决。

目前有四个,边防军、海军、移民局、检验监察局、他们都是单独的检查通关,现在把四个单位都要统一化。以前通过四个单位需要办理的10个手续,接下来这四个单位统一化的时候,10个需要办的手续,统一化一个手续就可以。这就很明显的有助于蒙古国出口和中国进口煤炭的业务。我所说新的统一化系统,就是电子化的一个系统。

比如说从中国进来汽车的司机,以后就不需要下车,不需要登极,只需要他的手纹来办理。这样以来就能够缩小通关很长的时间。也已经解决的四个问题,我来解释。原来口岸的工作时间,也是比较短的,工作时间也延长了。这样以来这些口岸都是每星期,每一天都是24小时,在工作。这个延长时间第二个因素,也是除了蒙古国煤炭出口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矿,很快要出口。第二个个问题从蒙古通关12个通道,在中国有8个,所以将来也把8个增大到12个,跟蒙古国一样。第三个问题,电子化的通关信息也要开通。

下有下一个问题,蒙古国企业出口煤炭和中国企业进口煤炭的时候,对他们增加的很多税费,税费当中除了国家的税之外,当地政府的一些税费也很多,蒙方和中方也是一样的。简单的解释,就是从蒙古到中国出口的路上,把所有人和所有单位,都想在这个煤炭出口业务上赚钱。这就是导致蒙古国的煤炭出口的成本增加。中方和蒙方都已经把税费当中,排除和减少这些工作业已经开始了。

刚才所说的口岸的这些问题要解决,蒙古国政府行政部部长到北京会见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他们在2014年2月13日在北京会见。通过这个会议蒙古,蒙方要新建的口岸法,把这个口岸所有业务,按照新的法律来施行,所以两个国家,也再重新签署一个口岸合作的一些文件。之前两国签署的协议是2004年签署的,过10年再重新签署一个协议。新的这个新的协议主要内容和观点,两国衔接的口岸要发展,要简单化,为了煤炭出口量的一些协议。

我认为口岸能够建一条铁路的话,煤炭的出口量,他们所运输的这些业务会很大的一个贡献。也认为修铁路能够减少运输成本,导致蒙古国的煤炭出口量也会增加。最后我希望将来蒙古国和中国的这个煤炭贸易和煤炭进出口的这些业务,会很大的一个变化,也会增加这个出口量,也会两国的企业,会有很大的盈利。










呼和浩特据说“要使蒙古语授课规模要达到9400多人 推进双语教学”

今年,呼市重点推进蒙古语授课学校“三片两点”发展规划,缓解城区中小学、幼儿园就学压力。

呼市教育局提供的数字显示,截至去年,呼市有蒙古语授课和加授蒙古语学校、幼儿园29 所,在校学生及幼儿13365 人。蒙古语授课学生由2010 年的2879 人增加到2013 年的4688 人。2010 年至 2013 年,学前教育、义务教育蒙语授课学生年均增长23%和16%,预计到2015 年新生入学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呼市教育局副调研员照日格图介绍,今年,呼市进行新一轮校园规划布局,重点推进蒙古语授课学校“三片两点”的发展规划:在城市“南片”,由呼市蒙古族幼儿园及新建蒙幼南区,与呼市民族实验学校、内蒙古师大附中形成城区蒙古语授课南部体系。“东片”采取与内蒙古师范大学合作办学的方式,整合赛罕区民族中学教育资源,增设蒙古语授课初中部,同时加大赛罕区民族小学和赛罕区蒙古族幼儿园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城区蒙古语授课东部体系。“北片”在海拉尔大街与呼伦路一带,将呼市蒙古族学校小学部迁出与新建呼市蒙古族实验幼儿园合并建设,与呼市蒙古族学校初中部、高中部形成蒙古语授课北部体系。

同时,拆除重建的新城区蒙古族幼儿园和迁址复建的玉泉区民族幼儿园作为蒙古语授课体系中西部的“两点”,将与城市东部、北部、南部形成全市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的蒙古语授课体系。玉泉区民族幼儿园可容纳学生360 名,计划于今年9 月份投入使用。新城区蒙古族幼儿园可容纳学生 540 名,已于今年3 月1 日投入使用。

这些项目建成后,全市蒙古语授课学校办学规模将在原有基础上增加学前教育幼儿1760 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2190 名,高中教育阶段学生780 名,全市蒙古语授课幼儿园至高中在校生总规模将达到9400 多人,可以满足今后一个时期蒙古族学生就读的需求。

新修改的《呼和浩特市民族教育条例》从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行,加大了对民族教育的倾斜力度。重点抓好民族中学初高中阶段加授蒙古语教学,推进双语教学的有效衔接。

去年,呼市蒙语授课在全区率先实现了15年免费教育,全市3 所蒙语授课的880 名孩子享受到免保教费政策。自治区下拨的721 万元双语寄宿生的生活补贴惠及了4756 名学习蒙古语的中小学学生。自治区和市本级设专项资金610万元,解决了部分民族学校急需的教学仪器设备设施。

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在日本与安倍在首相公邸共进午餐 (图、视频)

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在日本做完脊髓手术逐渐康复后, 应邀与16日下午在日本首相安倍的公邸举行了会晤和并共进午餐。

在会谈中, 双方对目前的两国关系的深化发展表示满意,在经济、人道与地区合作领域更加深化发展两国关系,并就多项双方感兴趣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video

安倍对“朝鲜绑架问题”受害者横田惠的父母与现居朝鲜的外孙女Kim Eun Gyong在蒙古实现会面一事传达了谢意。此外,两国首脑还就乌克兰和亚洲的地区局势进行了磋商。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此次会谈不在安倍的公务日程之内,双方估计就“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等交换了意见。蒙古国是亲日国家,又与朝鲜保持邦交关系。双方会谈时间为1小时15分钟。

会谈后安倍在公邸门前被记者问及“是否谈及绑架问题”,他回答称“谈了各种事情”。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在记者会上就此次会谈未被排入公务日程一事称:“就地区局势交换了意见。因为对方希望在人少的和睦气氛下进行会谈。”

2013年9月下旬,安倍曾邀请额勒贝格道尔吉前往位于东京富谷的私宅,希望后者帮忙促成绑架横田夫妇与外孙女的会面。2014年3月,这一会面在蒙古乌兰巴托顺利得以实现。报道猜测称,安倍可能还向额勒贝格道尔吉就推动日朝政府间磋商寻求了协助。

此外,两首脑在会谈中还重申将切实推进以安全和经济领域合作为核心内容的“中期行动计划”。据称,额勒贝格道尔吉于3月下旬赴日疗养并住了院。

成吉思汗守陵人10元中755万超级大乐透

超级大乐透第14038期开奖时,内蒙古鄂尔多斯盟再次爆出1注755万余元头奖。一位身着蒙古服饰的先生来到内蒙古体彩管理中心,称自己是755万元大奖得主,在兑奖的过程中得知,这位身着蒙古袍的先生的自豪并不仅仅因为自己中得大乐透头奖,还有就是他特殊的身份——成吉思汗陵园的守陵人。

大奖得主被大家称为阿先生,阿先生告诉大家,达尔扈特部落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陵园的守护和主持祭祀者,“我就是达尔扈特部落的后人,担任的是成陵的守护和祭祀工作,”阿先生自豪地说:“平时祭祀是比较忙的,在闲暇时候,我没有其他娱乐喜好,就是去彩票站玩玩彩票,我的彩龄都有7年了!”

说起这次的中奖经历,阿先生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实话,这次大奖来得太随意了!”阿先生告诉我们:“其实我平时玩的最多的是快开游戏‘11选5’,中奖当天也是一样,我在等‘11选5’开奖的时候,就机选了5注大乐透,选完了也没有多想,就拿在手里继续玩‘11选5’,过了一段时间,彩票站业主告诉我们说大乐透开奖了,我就拿着手里刚刚机选的那5注号码核对,看到最后1注时,脑子一下就懵了!天哪!不可能吧!一个号码都不差!当时心里就这么想的,手抖得都拿不住彩票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又找业主核实,业主看了以后也非常激动,当时整个彩票站都炸开锅了,大家都为我的幸运高兴!”

得知中奖后的阿先生,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妻子,“我跟你说,我在彩票站呢,我中奖了!奖金好几百万呢!”阿先生说自己当时兴奋得都语无伦次了。谁知电话那边,阿先生的妻子却相当淡定,“别瞎开玩笑了,差不多就赶紧回家吧,这么晚了!”最后还是阿先生解释再三,妻子才相信他中了大奖的事实。“她也非常高兴,我俩通完电话后就赶紧往家跑,回家把中奖彩票放好后,我就去找好朋友庆祝去了!中奖的消息在当天晚上就告诉了我最亲近的人,亲戚和好友都知道了,我不喜欢掖着藏着,这是好事情,想让大家一起分享我的快乐!”

最后,阿先生表示,他今后的生活并不会因为这755万元的奖金而产生大的变化,“最近找个时间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出去旅游一次,以后还是会本本分分认真的坚守我的职责!”阿先生说。

俄蒙8月将在蒙古举行反恐演习 各出兵400(图)

俄罗斯东部军区新闻发言人亚历山大·戈尔杰耶夫周五称,俄罗斯和蒙古将于8月在蒙古靶场举行“色楞格-2014”联合反恐演习。约400名俄方士兵参演。蒙古方面的参演人数与俄方大致相同。

      “色楞格-2014”是俄蒙第7次联合演习,始于2008年。五月份在俄罗斯的乌兰乌德将举行俄蒙双方军事代表最终会议,在会议上将敲定演习的所有细节。

全文: http://radiovr.com.cn/news/2014_04_11/271070798/

成吉思汗的大蒙古帝国是怎样诞生的

13世纪,一场来自蒙古帝国的风暴改变了亚洲和欧洲的政治边界,把这片大陆上的人连根拔起然后使其四处流散;它改变了很多地区的人种特点,并且持续改变着三大宗教——伊斯兰教、佛教和基督教的力量和影响;更重要的是,蒙古人连通了东方和西方,永远地击碎了西方看待世界的欧洲中心视角,形成了现代亚洲的政治构架,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首次在历史上建立了“同一个世界”的观念。
  除了惊人的军事成就外,成吉思汗及他的继承者还建立了一套精巧复杂的帝国行政系统,为亚洲带来了稳定,他们鼓励宗教和民族宽容,并且使国际贸易空前繁荣。
  
  第一章 国家诞生
  坐落在克拉科夫(Cracow)中央广场中心的圣玛丽大教堂被认为是波兰( Poland)最重要的教堂之一。每到整点,一个来自克拉科夫消防队的小号手就会出现在教堂钟楼的阳台上吹响警报。这个仪式从 13世纪中期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每天都会进行。这是为了纪念城市的毁灭。小号手吹响警报,表示看到敌人逼近了城门。然而号手的警报声戛然而止,传说是因为一支来自蒙古军队的箭射穿了他的喉咙。

当700多年前,警报第一次响起时,克拉科夫人其实已经放弃了这座城市,越过城墙逃往森林。此前,统治波兰的贞洁者波列斯瓦夫公爵( Duke Boleslaw the Chaste)曾派他的军队前去抵御入侵者,但他们遭到伏击,冰雹般的箭雨使这支军队伤亡惨重。消息传到克拉科夫,波列斯瓦夫和他的家人聚敛钱财,丢下仍可一战的士兵逃亡匈牙利(Hungary),让市民自生自灭。当敌人的主力部队到达时,他们发现街道异常寂静。1241年 3月 24日,复活节前的星期天,克拉科夫沦陷。

  鞑靼的怒火
  对于欧洲其他国家来说,克拉科夫的陷落是一个可怕的预兆,神秘风暴正在清扫其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入侵者向西前进,遇到一支由本地佣兵组成的欧洲联军 —条顿骑士团(Teutonic Knights)、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s)和医院骑士团(Knights Hospitallers)—中世纪骑士精神之花。对于欧洲人来说,这场战争完全就是一场灾难,几天之后,第二大天主教军队就被摧毁了。慌乱的中世纪史学家被入侵者的战术震惊,将其力量夸大了四五倍。欧洲将领在战争中遭到前所未有的蹂躏。每一场主要战役中,敌人总是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却因为将军智胜一筹而取得胜利。他们的军队好像训练有素的战争机器,战术复杂却合作无间,阵型巧妙且移动准确。从整体的角度来看,蒙古军队领导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复杂战争,精心计划,有始有终 —从波兰到匈牙利草原。
  这些失败的消息横扫整个欧洲,带来了终极毁灭和坠入地狱的预言。到处都是关于残忍的恶魔犯下罪恶暴行的传说,长着马头的怪物吞噬他们的猎物,他们拥有神秘的力量,被放出来惩罚这个不虔诚的世界。在德国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故事:蒙古人其实是以色列( Israel)的一个古老部落,而犹太(Jews)商人为他们跨越国境走私武器。因此很多无辜的犹太人在边境驿站被草率地完全无益地处决了。匈牙利人把蒙古人描述为
  “狗脸鞑靼 ”,住在奥地利(Austria)的法兰西(France)修士写道,蒙古士兵强奸欧洲妇女后,撕下她们的胸脯,把这些佳肴献给他们的 “狗头 ”君主,后者就把她们吃掉。
  教会也只是重复古老的神话传说,徒劳地解释这场灾难。一位多明我会(Dominicans)修士 —蒙特 ·克罗切的里卡多(Ricoldo of Monte Croce)解释说,蒙古来源于魔哥格力(Mogogoli),是传说中的玛各(Magog)之子。歌革(Gog)和玛各,如传说所记载,是一对四处劫掠的巨人,在远古时代威胁着欧洲。他们被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击败并囚禁在高加索山脉(Caucasus Mountains)中坚固的大门之后。现在他们的后代四散开来并且毁灭人类文明。只有向亚历山大祷告才能制服这些怪物。于是在北欧的各个教堂中,都为吓坏了的人们进行这样的布道,祈祷者告求说:“从鞑靼(Tartars)的怒火中,主啊,拯救我。 ”唯一有可能与入侵者一战的是法兰西国王的军队,但他已经准备好在进攻中殉难。教皇似乎已经看到了整个基督教文明的毁灭,他说:“当我一想到鞑靼人所过之处基督之名将永不复耳闻,就觉得不寒而栗。 ”

整个欧洲仿佛是被一股来自火星的力量击中并为之颤栗。蒙古,被欧洲人称为鞑靼,他们的崛起之地,位于欧洲人从不知晓的地图上。狭窄而短视的欧洲对乌拉尔河以东地区一无所知。实际上,欧洲人好几个世纪以来既不知道谁是蒙古人,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这不仅仅因为欧洲人的无知,也因为蒙古征服的速度和幅度简直超乎想象。从未有如此广阔的疆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被征服。震动整个欧洲核心的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其实早就席卷了亚洲全境。从朝鲜(Korea)半岛到多瑙(Danube)河,几乎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地区都听从一个家族的号令,而完成这一切只用了不到 50年时间。然而他们还在不断扩张。在蒙古铁骑踏上德国边境不到 30年之后,他们又征服了中国全境,并且开始进攻日本和爪哇。不管从何种意义上来说,这都是一个惊人的成就。
  
13世纪这场横扫世界的风暴改变了亚洲和欧洲的政治边界,把这片大陆上的人连根拔起然后使其四处流散。它改变了很多地区的人种特点,并且持续改变着三大宗教 —伊斯兰教、佛教和基督教的力量和影响。更重要的是,蒙古人连通了东方和西方,传播知识并且借此首次创造了一个统一的世界。
  
马上牧人
蒙古人的崛起简单得出人意料,但绝不寻常。 12世纪末,蒙古只是生活在亚洲腹地高原上的诸多小游牧部落之一。在其西边有两座巨大的相互交汇的山脉,阿尔泰山(Altai Mountains)和天山(Tien Shan Mountains),北方是广阔而寒冷的西伯利亚( Siberia)森林,南方是大片的戈壁沙漠(Gobi Dersert),东方是大兴安岭(Khinghan Mountains)。虽然从地理位置而言,蒙古高原位于广阔的欧亚大草原上,这片大草原东接满洲,西达匈牙利,但蒙古高原实际上却被周围的山脉、沙漠和森林闭锁,这些自然屏障保护着高原上的居民不被入侵长达数个世纪。
  蒙古高原海拔约1200米,气候极端。夏天高温高达 40摄氏度,冬天却有可能达到零下40摄氏度。土壤条件各异,有松散的沙土,也有坚硬的黏土,然而在冬天全都被冻硬。从11月开始,一切溪流、河水或湖泊全部结冰,人们只能切割坚冰,把冰块拉到附近的火源处融化获得使用水。4月之前寸草不生。此外这里降雨量极低,因此这片高原非常不适于农耕。然而在夏天,茂盛的青草像毯子一样铺开,就好像一张波浪起伏的台球桌。即使在冬季,某些被遮蔽的山谷中仍保留着耐寒的植物,为绵羊、山羊、牛和马等牲畜提供必需的食物。在这片草地上,游牧民放养这些牲畜已有好几百年。
  
因此,蒙古人的生活就是季节性地游牧,从平坦的夏季牧场到封闭的河流山谷中的冬季牧场。这种游牧并不是随意的。每一个部落或氏族都会年复一年地回到他们传统的牧场,要么不断增长的牲口迫使他们寻找新的游牧地,要么迫于其他游牧部落的压力回到世代放牧的地盘上。保住世代相传的牧场和寻找更好的牧场是蒙古部落之间发生冲突的最普遍原因。为牲畜寻找优良牧场是首要任务,因为他们的生存有赖于此。这一点,即使是今天的蒙古牧民在 800年后也没什么变化。绵羊是最主要的牲口,它提供肉、奶、奶酪、羊皮和羊毛,可以制作衣服和毛毡,毛毡是制作帐篷的主要材料。牛也可以提供牛肉,不过主要用来负重。秋天,每个蒙古家庭都杀掉大批绵羊,将羊肉风干,风干的方法就是把羊肉埋起来,直到下雪为止。羊肉是蛋白质的主要来源,在漫长的冬季,这就是主要食物。人们用大锅把冰块煮沸,放入一大块冰冻的羊肉长时间炖煮。另一种冬季食物是马奶酒,这是一种低度酒,用马奶发酵制成。

 今天,大量游牧民生活在国家控制的广阔土地上。每个家庭都能获得自己的牧场,放牧牛羊马匹,既可以用来骑,也可以提供奶水。800年前,蒙古人并不是集体生活,而是松散地分为很多部落或氏族。他们并不共同居住在一个营地里,每个部落都分为很多营地,可能分散在两三个山谷中。这些营地都使用四轮马车,大范围地季节性迁徙。为了迁徙,他们都住在便于移动的帐篷中,这种蒙古帐篷用大片厚毛毡铺在细木支柱制成的低矮的半圆支架上。地上铺着朴素的毡子和床,柜子和箱子里放着家里祖传的财物,靠墙摆成圆形。在中间安置着炉火,从屋顶的一个洞排烟。普通的帐篷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收起或重新架好,把整个帐篷放在牛车上对于一个部落来说司空见惯。尽管如此,羊群和马群,连同三四座移动的帐篷穿过浩瀚的草原,季节性迁徙一定是个奇观。
  游牧民族统治草原的关键在于马。自从公元前 2世纪驯化了这种动物之后,游牧民充分利用了马的速度和耐力。马成为日常生活中的基本元素,它是首要的运输工具,照顾牲口的好帮手和狩猎的最佳坐骑。游牧民都是杰出的猎手。他们主要的武器是弓箭,用牛角和竹子制成,用丝线和树脂黏合。他们改进了马镫(也许是从汉族传入的),这使他们能够不用缰绳骑行。因此他们可以在全速前进时拉弓射箭或使用套索。这些技巧使他们成为亚洲草原腹地的一支伟大军队。
  大约公元前 800年,南方的定居社会就开始遭遇周期性南下的马上游牧民,他们时而袭击和掠夺城镇村庄,然后就消失了。然而蒙古人与祖先的不同在于他们有一支特殊的骑兵部队:这是一支高速移动、具有致命力量的马上部队,能够在远距离对敌人发出可怕的弓箭袭击。他们成为绝大多数定居社会的灾难。历史学家记载道:一波又一波马上游牧民从天山和阿尔泰山的山谷中冲出来,进入欧洲和中东,从公元前五六世纪的斯基泰人( Scythians)直到蒙古人。
  草原游牧民和定居社会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游牧部落数百年来生活在旷野之中,周而复始地与恶劣气候和其他部落斗争,根本无力发展技术,无法生产工业制品,甚至无法学习最简单的采矿业,季节性迁徙使得这些都成为不可能。于是游牧社会不得不依赖中东和中原王朝的定居社会为其提供这一切。他们从定居社会获得炼制后的金属以及刀剑、盔甲、丝绸和金银,有时靠交换,有时靠抢掠。即使是交换,也是单方面需求关系,因为游牧民族能够提供的太少,只有羊毛和兽皮。
  尽管如此,游牧骑手从不认为自己在定居民面前低人一等。恰恰相反, 2000年来游牧民在面对世界上最大的农业社会 —中原王朝的时候,从不打算吸取其政治和文化经验。实际上,这两个社会面对对方时都颇为傲慢。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文明使得其面对其他社会和国家都有一种历史性的优越感。这个古老的名字 “中国 ”暗示她是文明的中心,而且由于其传统文明所具有的弹性,中国人善于吸收和融合其周边文明,或对更远的文明施加深刻影响 —譬如独立社会朝鲜、日本(Japan)和越南(Vietnam)。实际上整个东亚都使用中国历法、烹饪法和文字。只有游牧骑手们例外。
  他们并不仅仅拒绝中原王朝的文化和观念,他们根本认为其毫无价值 —除了能提供少数金属货物。在他们眼中,绝大部分中原人一辈子在一小块土地上讨生活。对于游牧骑手而言,农业居民是最被轻视的群体,连一匹马都不如。这种轻视其实是互相的。中原王朝的官员在讨论如何对待边境的游牧民时说,与流离失所、像禽兽一样四处漂流的人根本不可能进行正常交流。因此这两种人之间的交往基本是如此模式:中原王朝把这种周期性掠夺看做一场灾难,和洪水、饥荒等自然灾害没有什么不同,当它发生时不得不去应对,却通常采用大规模贿赂使其撤退来避免更多损失;而游牧民方面只不过把汉人看做一个供劫掠的对象。

早期游牧帝国
  游牧民族建立的第一个帝国是突厥( Turkey)帝国,他们现在居住在小亚细亚( Anatolia)。大约在公元六到七世纪,他们控制了一个从中原王朝边境延伸到黑海( Black Sea)的草原帝国。突厥帝国灭亡后,草原东部被畏兀人(Uighurs)控制。这是一个半游牧民族,其首都建在鄂尔浑(Orkhon)河谷,位于今天蒙古国的肯特省( Hentiy)。畏兀人文明程度较高,他们是天生的商人和老练的艺术家。他们的帝国大约在 9世纪崩溃,此后他们向西南迁移,定居在塔里木(Tarim)河流域,位于今天的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在这里畏兀人继续发展,保持了 300年的繁荣。他们吸收并改造了东部波斯人的字母,在半游牧民族中最早发展出文学、精密的法律系统和文明社会。
  契丹人( Khitans)征服蒙古草原和北中国后,畏兀人也被迫放弃了对西部蒙古的统治。如同所有征服中原的游牧民族,契丹很快被汉文明所驯化,被汉文化的大熔炉吸收。为了统治中国,所有的征服者都改用汉名,建立起一个新朝代,契丹也是如此,他们自称为辽。契丹的汉化导致其实际上变成了被征服,反而把中国的疆域延伸到了西部蒙古。辽朝建立了新的边境,迫使突厥人顺服,而不愿从属于辽的部落只能西迁。辽朝对东部草原的征服使得历史学家首次知道了蒙古人的存在。
  12世纪早期,契丹人被迫退出北中国,另一个半游牧民族,来自满洲的女真人( Jurchen)占领了他的位置。这些新的占领者对超出中国传统区域的地方不感兴趣,把东部草原留给了世代居住在那里的部落。女真人更关注的是对中原的彻底统治,在这一点上他们远比契丹人成功。但契丹人,和畏兀人一样,并未消失。一位契丹贵族带着大批不愿臣服于女真的跟随者,向西深入到中亚,建立了一个新的帝国,哈剌契丹( Qara Khitai),即西辽。他们定居之处比畏兀人更往西,靠近巴尔喀什湖( Lake Balkhash),几乎到了东波斯帝国的边境。与此同时,女真人征服了北中国,改国号为金,就是这个朝代,遭遇了陡然崛起的蒙古帝国。

  秘史
  此时的蒙古还只是一个新兴部落,不断与其他部落群体争夺东部草原的控制权。历史学家发现很难描述 13世纪之前的蒙古历史。对早期游牧帝国的描述总是来自高度文明国家的记载,譬如中国或波斯,他们的历史学家记载了与游牧入侵者的频繁接触。除了畏兀人,绝大多数游牧民,当然也包括蒙古,是没有文字的。因此,无论是刻意为之还是环境所迫,蒙古历史从成吉思汗( Genghis Khan)开始,因为正是他要求蒙古人采用畏兀字母创造了蒙古语。成吉思汗死后,他的继承者命人创作了著名的《蒙古秘史》。该书混合神话、传说和真实事件,描述了蒙古民族的崛起,成吉思汗的早期生活和斗争,以及他惊人的征服世界之路。对于该书是否提供了可靠的蒙古历史,学者观点各异。有人认为它只不过是一些为了提高成吉思汗的名望而收集起来的传说,不比北欧神话更可信。但也有人反对。
  曾有一部保存在蒙古宫廷中的蒙古官方史书,被称为《金册》(Altan Debter)。这本书的一部分在波斯和中文史书中被保存下来,这些片段让我们得知真相。《金册》和《蒙古秘史》是两部作品,分别独立编成,但这两部书却用大致相似的方式记载了相同的事件。因此《蒙古秘史》中最起码有一部分无疑是真实可信的。

有人认为,《蒙古秘史》的开头无疑是神话,这一部分描写了蒙古的起源:天生一个苍色的狼和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同渡过腾吉思名字的水来到斡难(Onon)名字的河源不儿罕(Burkhan)名字的山前住着产了一个人名字唤作巴塔赤罕(Batacaciqan)
  与《旧约》系谱一样,《蒙古秘史》接下来讲述了巴塔赤罕生塔马察,塔马察生豁里察儿蔑儿干……然后很快就到了 12世纪,从这里开始,其所记载的一些事件就可以与中文史料相互印证了。该书最重要的主题是铁木真的早期生活和奋斗史,铁木真就是成吉思汗在成为大汗之前的名字。历史学家认为这一部分记载是可靠的。他发迹的过程被描写为一系列的背叛和复仇,一个又一个的部落首领背叛了他,而年轻的铁木真不得不发起复仇之战。他的行为无可指责,他的行为残忍但公正。这种往复循环很容易让人把《蒙古秘史》看成夸张的赞歌,也有人认为铁木真并非简单地循复仇之路前进,而是为了绝对权力而无情斗争,步步攀登。但这些看法都太简单了,实际上《蒙古秘史》中也有对铁木真形象不利的描写。一部赞歌不会提到年轻的成吉思汗怕狗,也不会描述他如何杀死了自己的兄弟,然后被母亲严厉指责。虽然这是一部很难归类的作品,但它的价值无法否认,它是一部完全以蒙古人的角度描写蒙古历史生活的书籍,描绘出蒙古人征服战争的重要性和其当时世界地位的一幅鲜活图景。无论其在史实方面是否准确,它确实展现了一位极端戏剧性的伟大将领的形象,在从古到今所有的帝王将相中都毫不逊色。
  由于契丹人被女真人击败,蒙古地区在 12世纪处于政治真空,为了争夺对这片土地的统治权,各个部落之间不断发生斗争,这就是当时的政治形势。这些部落更准确地应该被称为突厥 —蒙古,他们或说突厥语,或说蒙古语,而且相互通婚。实际上族内婚是被禁止的。铁木真青年时代,最强大的部落是塔塔儿部,他们的游牧地位于蒙古高原东部,就在蒙古部旁边。传说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还有克列亦惕部(Kereyids),他们的游牧地位于蒙古高原中部,蔑儿乞部(Merkis)在克列亦惕部北边,乃蛮部(Naimans)在西边。奇怪的是, “塔塔儿 ”一词与
  “蒙古”通用,常被混淆,最初这是两个独立部落,而且是世仇,更奇怪的是,在早期部落斗争中,塔塔儿部就已经被蒙古灭族了。这是因为,在蒙古登上权力顶峰之前,塔塔儿一直是草原上最强大的部落,而且他们的名字在汉文文献中的记载可以上溯到 8世纪。因此 “塔塔儿 ”一名被中国人和其他地方的人作为欧亚草原上游牧部落的总称。塔塔儿人在草原上的权威地位亦来自于中原王朝的支持。
  这是中原王朝的传统策略,不管在哪个朝代,都会同边境的某个游牧部落结盟,然后支持他们在整个草原上制造动荡。
  如果另外某个部落占了上风,中原王朝就会转而支持这个新兴部落。其目的当然是为了在各部落之间制造冲突,使部落之间的斗争尽可能长期持续下去,避免各部落之间和谈的可能。这就是年轻的铁木真成为一代伟人的历史背景。他在自己的领导下把各部落联合起来,打破之前草原政治的动荡和斗争,保持统一,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在部落阶级中,铁木真处于非常边缘的地位。虽然他出身于一个曾经是领导地位的家族中,但这一地位并未世袭传承。一个蒙古家族或部落之所以处于领导地位,是因其展现出了战争中或其他领域中的特殊才能,如果这种领导才能未被保持,那么领袖地位也就随之而去。部落之间存在松散的联盟,这种联盟建立在蒙古特有的概念 “安答 ”(anda)之上。安答是一种因利益关系而宣誓结成的兄弟关系。

然而这种联盟从未有某一个能长久地存在下去,更别提所有的部落都联合起来服从一个人的领导。另一方面,中原王朝也不遗余力地在各部落之间制造敌意,避免从此种联盟中产生可能的领袖,无疑中原王朝这方面非常成功。虽然这给铁木真提供了一个统一的机会,但也让他把毕生精力都耗费在征服草原部落并建立统一秩序的事业上了。
  
铁木真的崛起
铁木真很可能是在 1167年出生于孛儿只斤氏( Bjorjin clan),他的父亲也速该 ·把阿秃儿( Yesugei Bat-atur)是一个小部落的领导,这个部落长期陷于蒙古与塔塔儿的世仇斗争中。也速该为他九岁的儿子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是他妻子的部落—弘吉剌部( Unggirad)的一个女孩。遵从蒙古风俗,他把他的儿子留给未来的亲家。返程途中,他遇到了一些塔塔儿人。也速该不知道对方是世仇的塔塔儿,喝了他们的饮料。塔塔儿人则认出了这是世代仇人,于是在他的饮料中放了慢性毒药。当他到家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不到傍晚就去世了。铁木真被叫回了家。他的母亲诃额仑 ·兀真(Ho’elun Ujin)想要召集亡夫的部众,但敌对的泰亦赤乌部(Tayichi’ud)煽动他们抛弃铁木真一家。诃额仑和他的孩子们被迫迁移到斡难河畔的山中,那里无依无靠,充满危险,他们靠采食野果、打猎和钓鱼为生。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铁木真逐渐成长,进入青年时期,这时他和一位叫札木合(Jamukha)的男孩成为好友,札木合来自另外一个部落,他们结为“安答”。此后他们彼此都对对方的生活影响颇深。
  在这段艰难度日的时期,铁木真为了一些猎获的鸟雀与他的堂兄弟发生了冲突,他一时冲动射杀了他,就好像在练习射箭一样。这似乎并不仅仅是为了狩猎的战利品而争执,更进一步地说是铁木真除去了一个竞争家族领袖的潜在对手,而他已经在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初步的部落政治演习。根据《蒙古秘史》,铁木真的母亲惊恐地跳起来,指责他是一个谋杀者,并且悲叹道:
  正当除影子外别无朋友,除尾巴外别无鞭子的时候,正说着谁能去报仇,怎么过活的时候,你们怎么能这样自相残杀?
  不久之后他母亲的悲叹就变成了痛苦,因为铁木真被泰亦赤乌部抓走了,泰亦赤乌部就是曾经煽动也速该的部民抛弃这个家庭的部落。有学者认为这是泰亦赤乌部的报复行为,因为铁木真杀死的堂兄弟当时正在跟泰亦赤乌部交通联络。也有人认为这只是一次预先打击的行为,因为他们担心铁木真将会为自己的母亲和家庭所经受的苦难而向泰亦赤乌部复仇。根据
  《蒙古秘史》,铁木真被囚禁了几个月,然后设法在一次庆祝当地节日的宴会中逃走了。很多人帮助了他,这些人在《蒙古秘史》后面的章节中都被提及得到了奖赏。从这些叙述中,我们看到铁木真这样成长起来:一个年轻人,出身高贵,熟知生活的艰辛,屡屡遭受前辈的反复无常和背信弃义,同时又从其他的氏族部落中感受到真诚和忠实。 16岁时,他回到弘吉剌部,和他的未婚妻孛儿帖( Borte)在她父亲的主持下成婚。婚礼之后不久,他觉得应该寻求一位保护人的帮助,他就是曾与铁木真的父亲结为安答的脱斡邻勒( To’oril),克列亦惕部的首领,是一个居住在上斡难河岸边的突厥人。

克列亦惕部也是骑马游牧民,唯一与邻近的蒙古人不同的是,他们是聂斯托利派(Nestorius)基督教徒。即使在如此遥远的东方,基督教社会也并不罕见,他们是大批传教士在 11世纪从中东地区发起的传教浪潮的产物。铁木真来到脱斡邻勒的帐篷并献上了礼物,脱斡邻勒则许诺将会帮助他收拢他父亲的部民。但还没来得及开展这一行动,铁木真的帐篷就被蔑儿乞人袭击,他的妻子孛儿帖被抢走了。脱斡邻勒听说这一消息,立刻派出一支军队去进攻蔑儿乞人,他命令军队听从铁木真少年时期的安答札木合的命令。战争全面胜利,孛儿帖被救了回来,铁木真在战争中脱颖而出,唯一遗憾的是,孛儿帖回来的时候怀孕了,他的长子朮赤(Jochi),终生都被贴上了私生子和外姓人的标签。
  战胜蔑儿乞人之后的一年半中,铁木真和他的部民一直跟札木合一起游牧。虽然他们俩都希望保持这种友好的关系,但一种无法言说的敌意在这两个充满野心的年轻人之间滋生了。一个晚上,当他们彼此不再坦诚相对,铁木真和他的部民离开了札木合的营帐,在黑夜中远去。次日清晨,他们发现一队人决定转而追随铁木真,并一路尾随而来。他们改投阵营,很明显是因为铁木真表现出更多的忠诚和信念,因此激励了他们。铁木真宽宏大量地对待这些追随者们,很快为自己赢得了更多的尊敬和更高的评价。根据《蒙古秘史》,这些归附者宣称:
  “他把自己的衣服给百姓穿,把自己的马给百姓骑,他能给部落带来和平,他能统治国家。 ”很快,铁木真被选为蒙古大汗,虽然这个称号实际上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他只能号令一小部分蒙古牧民。然而传说和预言流传开来,并且被萨满利用和改编,使得蒙古牧民相信,铁木真受上天之命来统治整个大草原。铁木真当然知道如何利用这些传说。他宣称:“我的力量来自上天和大地。由长生天之命,大地把我带到这里。”各个部落纷纷投靠到他的身边。
  铁木真的迅速崛起引起了札木合的嫉妒,他很快决定与铁木真一决高下。他对少年时代的安答发起了突袭,铁木真猝不及防,只得逃走。现在该铁木真实行报复了,他并不满足于仅仅击败札木合,尤其是当他听说札木合对俘虏施以酷刑,把他们用七十口大锅煮熟。但他暂时来不及满足自己的报复心,因为此时他的义父脱斡邻勒,克列亦惕部的首领,请求他的义子铁木真的帮助。克列亦惕部内部分裂,罢免了脱斡邻勒,把他放逐到戈壁上,任其自生自灭。铁木真听说此事后,立刻派出军队,击败了义父的敌人。这一战使他的名声在草原部落中更为卓著。此后他再次击败了蔑儿乞部,后者意图利用克列亦惕部的分裂内乱捞点好处。
  就在这个时候,政局的变动开始了。正如传统中原统治者的一贯方针,金朝觉得他们的代理人塔塔儿部过于傲慢,于是征召脱斡邻勒和铁木真为他们去掉塔塔儿部这个麻烦。蒙古人正急于向塔塔儿这一宿敌复仇,立刻接下了这个任务。塔塔儿的节节败退不仅在铁木真的头顶洒下更多荣耀的光辉,而且戏剧性地改变了草原上的势力平衡。由于任务出色完成,金朝给了脱斡邻勒 “王罕 ”(Ong Khan)的称号作为褒奖(由于蒙古历史被各个文化进行书写和传播,在流传过程中,王罕成为著名的东方基督教君主,“王罕”中的某一个字讹为约翰,由此产生出一个著名的基督教传说)。铁木真也被封赏,得到了次一级的称号。

虽然已经获得了军事上的巨大胜利和名望,但到此为止铁木真仍满足于作为王罕的辅佐。他们一同在草原上征战,从阿尔泰山到大兴安岭。然而他们不断增长的力量和影响也为他们招致敌人,札木合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他本人对铁木真的敌意也越来越强,札木合召集了对铁木真不满的部落,包括蔑儿乞部、乃蛮部、塔塔儿残部、泰亦赤乌部,甚至铁木真母亲的部落弘吉剌部。战斗开始了,这是一场敌我实力悬殊的战斗,由王罕的部落对抗整个草原上的其他部落,在 1201和 1202年之交的冬天,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札木合的联盟组织松散,各部分非常混乱,很容易被各个击破。战争的高潮是塔塔儿残部在杭爱山下被整个屠杀。很明显,铁木真在为自己的父亲也速该报仇,也速该正是被塔塔儿部人毒死的。
  一系列战争之后,在铁木真领导的蒙古人的支持下,王罕的克列亦惕部成功统一了东部草原。随着战争的不断继续,王罕和他的跟随者之间萌出了怀疑的种子。消灭塔塔儿部之后,铁木真觉得是时候和王罕家联姻了:铁木真的长子朮赤愿意娶王罕的女儿为妻。王罕不认为这是志向,而把这看做傲慢,并被这个提议激怒,因而不予理睬。但这位老人同时也害怕铁木真日益增长的力量和不断提高的地位。从此以后,他们在战争中不再合作无间。不止一次,铁木真发现自己在战争中几乎被敌人击垮,但王罕的军队却没有来援助他。
  部落民逐渐发现铁木真不再受到王罕的器重,纷纷开始抛弃他。这真是给大草原上的忠诚之心上了惨痛的一课。此后铁木真不得不与力量占绝对优势的克列亦惕部进行了一场可怕的遭遇战,他的次子窝阔台(译者按:原文如此,实际上应为三子窝阔台)受伤,他们被迫带着 4600人撤退到巴勒渚纳河(Baljuna)岸驻扎。他试图联络从前的保护人王罕,却受到了冷落。这段在荒野中的日子,大概是在 1203年,被早期的史学家认为是对铁木真和他的追随者最大的一次考验。在后来的日子里,能够宣称曾追随铁木真在巴勒渚纳河饮水,被认为是极高的荣誉。
  随着克列亦惕部在王罕的儿子桑昆的实际领导下逐渐分裂,越来越多的部落来到铁木真身边,最终他认为自己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趁克列亦惕部不备杀了回去。随后的这场以弱胜强的战斗持续了三天,足以载入史册。胜利最终属于铁木真,年老的王罕逃离了战场,却被邻近的部落抓获并处死。铁木真为了褒扬敌军将领的忠诚,下令不得惩罚他们。他甚至公开赞扬他们的英勇。克列亦惕部被击败,部民不得不散入蒙古部中,为了鼓励两个部落的融合,铁木真为自己的儿子娶了数位克列亦惕部公主。王罕的一位最年轻的侄女 —唆鲁和帖尼别吉(Sorghaghtani Beki)嫁给了铁木真最小的儿子拖雷(Tolui),后来成了帝国历史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她是数位伟大汗王的母亲。
  或许有人认为铁木真现在可以享受在东部草原上的绝对权力了,然而实际情况是,击败克列亦惕部后,铁木真开始面对更为严峻的挑战。这一区域最后一个有影响力的部落乃蛮部,驻扎在克列亦惕部传统游牧地的西北边,在色楞格河(Selenga)与阿尔泰山之间。在这里集结了一支由战败部落的残余力量组合而成的军队。札木合在这里寻求庇护,同时也阴谋策划让铁木真垮台。

铁木真认识到这是不可避免的最后一战,于是他组织了一次忽里勒台,也就是一次他领导的部落首领大会,来策划这场战役。他希望这是决定性的一战,希望这场胜利能够永远地终结一切部落斗争。作为这场最后之战的准备,铁木真把他的军队以千户、百户和十户为单位做了重新编组,并且重新建立了领导结构。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在鼠年(1204年)孟夏红圆月日祭拜战旗,出征乃蛮。这时他遇到了力量优势的敌人,蒙古人的马累得筋疲力尽。他决定就地扎营,燃起大大超出需要的篝火,成功地使敌方哨兵认为这支军队比实际上强大许多。到两军阵前对峙时,札木合见到了铁木真全新的军队编制,或许因为其力量远远超过他的估计,于是战争尚未开始就悄悄地站到了铁木真一边。乃蛮军队前行至蒙古军阵前,但札木合的部队却跟着他们的首领撤退了。乃蛮部丧失了信心,完全崩溃。乃蛮汗受伤身亡。他的儿子和札木合一起向西逃走,但他们被抓住,根据《蒙古秘史》,札木合最终被处死,而这正是他自己要求的。铁木真现在成了蒙古所有部落的君主,在 1206年的忽里勒台上如此宣布,并且获得了成吉思汗的称号。

  新蒙古
  在铁木真成为成吉思汗这一史诗般的过程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斗争,不断的结盟和可怕的背叛。当一个历史学家试图描述这样一个世界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人物的生平和个性时,这些事件都提供了重要的视角。每个事件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从这样一个在草原政治中极其边缘的地位中成长起来,没有任何坚实的基础可以支持他获得领导地位。更糟的是,任何他刚刚获取的支持都随时从他的指间滑落,变成了对抗他的势力。这些反复无常的草原部落,不仅仅教会了他军事战略,更重要的是让他终于明白如何建立一个全新的蒙古联合体中的政治结构。那些苦涩的经历让他学会了不要过于信任任何一个部落甚至任何一个亲人,连叔叔和兄弟都曾经与他的敌人站在一起。他们在某一年选他为汗,在下一年就抛弃他。他认识到这些古老的风俗必须被打破,这些狭隘的部落组织应该为了整个联合体的需要而被重新编组。传统观点认为,成吉思汗对于蒙古未来政治结构的设想是基于建立一个最终以征服世界为目的的国家而考虑的。但最新的看法是,这个新的组织结构只不过是为了保持对游牧骑兵的控制而设计出的方案,这支游牧骑兵在 1206年建立的当时大概还不足十万人。
  传统上对于部落首领的忠诚总是有条件的和不可靠的。根据《蒙古秘史》,在成吉思汗早年生活中对其影响最大的就是当他的父亲死后,他父亲的百姓纷纷抛弃他和他的家庭。在他为了生活奋斗的那些年中,成吉思汗发现是那些自主选择追随他个人的人提供了最可靠的支持和帮助。这些人形成了他军队将领中的核心,也是随后的政治基础。有两种基础关系发展起来:一种是安答,也就是结拜兄弟,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联盟,彼此发誓忠于对方,相互援助,包括个人和家庭都要在兄弟的要求下提供帮助。这种关系在新的帝国结构下逐渐消失了,替代它的是那可儿,即某个宣誓效忠的人。那些宣誓成为那可儿的人忠于他们的首领,并在战争中证实自己的信念。一个那可儿可以获得奖赏,作为一支军队分队的将领,这支军队所获得荣誉和大部分战利品都归其所有。然而任何不忠的那可儿都不会获得怜悯。在成吉思汗为他的军队建立起的新制度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他的家属成员在其中都没有位置。除了朮赤之外,无论叔伯、侄甥、兄弟、儿子都没有。后来,当蒙古军队不断扩大,他才勉强在家庭中分配了一些小分队。但他始终不愿意把重要的职位分派给家庭成员,并且对亲属总抱有极端怀疑的态度 —有人甚至会说他是偏执狂。在他的整个奋斗史中,成吉思汗杀死或威胁要杀死大概有一打那么多的亲戚,因为怀疑他们在密谋反叛或者在影响力上超越他,有些是真的,有些纯粹子虚乌有。另一方面,他却对那些没有亲属关系但在战争中被证明忠于他的人极其信任和慷慨宽容。

成吉思汗还发展出一种怯薛制度,即个人侍卫,包括七十个白天侍卫和八十个夜间侍卫。随着他的势力增长,侍卫的人数比最初的建制增加了大约十倍,当他最终成为整个蒙古的君主时,侍卫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万,由十个千户组成。侍卫成员来自将领们的儿子或弟弟,增强其对新帝国的忠诚。作为怯薛的大量年轻武士继续晋升后将在新帝国的政府部门任职,而不必对传统的部落效忠。他们的职责除保护君主外,还包括为各种特殊的帝国职位提供出色的武士和使者。这种新发展起来的军队建制意味着传统的部落军队首领不再存在,替代他们的可能是其他部落的将领。成吉思汗甚至准备把整个部落军队全部打散分开和其他单元重新组合,尤其是对那些在过去表现出不可信任的部落。这种策略非常有效,随着时间的流逝,旧的部落逐渐分散最终消失了。如果没有得到明确的许可,任何人都不允许从一个军事单元移入另外的单元,违者处死。纪律非常严明,权力高度集中,所有人都被集合训练,相互配合作战,而不是各自为阵。任何私吞战利品或者私斗的行为都会受到严厉惩罚。成吉思汗的目的是建立一支以每一个蒙古勇士的个人忠诚为基础的军队,这支军队所效忠的对象就是成吉思汗本人。艰辛的奋斗史教会了他,帝国必须以个人的追随者为基础。其中的关键是绝对专制。
  成吉思汗作为一个伟大的军事将领,其声望来自于他随时准备比他的敌人冒更大的风险。他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必须获得胜利,因为一旦失败他将被再次抛弃。胜利则会为他带来忠诚。 1206年成为成吉思汗时,他三十九岁,人至中年,已经度过了大半生。现在他已经站在了帝国的顶峰,而这个帝国在几年前根本还不存在。更重要的是,他成为了一支军队的首领,而这支军队需要更大的目标。新的目标暂时还没有出现。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得继续前进。

华盛顿将增加对蒙古国军事援助,扩大对蒙古军官的培训

据俄罗斯《独立报》4月11日报道,作为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访问蒙古的结果,华盛顿将增加对蒙军事援助,扩大对蒙古军官的培训计划。乌兰巴托期望通过与海外伙伴美国的协议,能和自己与日本、欧盟的合作协议一样,有助于减少蒙古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依赖。但是,对于美国防长出访期间对莫斯科在克里米亚行动的批评,蒙古领导人暂时尚未做出正式响应。

美国将和蒙古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将会训练蒙古军人。迄今为止,五角大楼每年向蒙古提供200万美元的装备和武器,并投入100万美元落实蒙古军队人才培养计划。在此次访问期间,哈格尔和蒙古国防部长巴特额尔德尼签署一项声明,强调美将增加对蒙军事援助。

多年来蒙古在军事领域一直与美国密切合作。据美联社报道,蒙古军队现役人员约为1万人,其中9500人服役期间曾经担负过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其他国家的美国及其盟国目标的警卫任务。

蒙古拥有280万人口,因其地理位置特殊而依赖俄罗斯和中国这两大邻国,而且和中国的联系在蒙古经济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近年来,蒙古领导人,无论属于哪个党派,都企图依靠其他大国,首先是美国、日本和欧盟成员国来巩固蒙古国家主权基础。因此美国防长黑格尔在乌兰巴托受到了显而易见的热烈欢迎。在成吉思汗机场举行的正式欢迎仪式结束之后,蒙古甚至还赠送哈格尔一匹马。

在俄罗斯和中国边境附近建设立足点是美国战略家的终极企图。但是蒙古是否准备迎合美国?这个问题还没有明确答案。无论如何,蒙古官方暂时没有对美国防长哈格尔10天穿梭访问期间多次批评俄罗斯的行为做出响应。还在中国访问的时候,美国防长哈格尔就称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侵犯了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美国对此不予承认。俄罗斯此举基本上是自我孤立于国际社会,此举的后果将会产生长期影响。

五角大楼领导人同时警告中国。北京同样也有领土方面的诉求,哈格尔声称,中国不应该效仿莫斯科试图占领其他民族土地。

对此北京迅速做出回应。中共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指出,哈格尔言论是企图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散播仇恨的种子。

蒙古国国防部长针对钓鱼岛问题以及克里米亚入俄问题:不应强行改变现状

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4月17日在防卫省与到访的蒙古国国防部长巴特额尔德尼举行会谈。据日本共同社4月17日透露,日方主张对话解决,蒙防长称不应强行改变现状。

小野寺阐述了日本对钓鱼岛与乌克兰问题的立场,主张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巴特额尔德尼也回应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强行改变现状”。

围绕朝鲜问题,小野寺指出“如果核、导弹及绑架问题能得到全面解决,就可以与之建立友好关系”,期待与朝鲜建交的蒙古国发挥应有作用。巴特额尔德尼表示,蒙古国高官会继续访问朝鲜。

蒙古国官方加快使蒙古传统回鹘蒙古文逐渐“去俄罗斯化

蒙古国官方加快使蒙古传统回鹘蒙古文的步伐。回鹘蒙文是内蒙古蒙古人一直使用的传统官方文字。有语言学者分析认为,这是蒙古强化民族意识,在文字上回归传统去除俄罗斯影响的表征。

回鹘蒙文是蒙古人在大蒙古帝国时使用的官方语言文字。也是现今内蒙古蒙古文的官方文字。

1992年,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决定逐步恢复使用回鹘蒙古文,2008年蒙古国政府出台强化使用回鹘蒙古文的政策;2010年8月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颁布命令,宣布进一步恢复和扩大回鹘蒙古文的使用;今年1月蒙古媒体主办了“蒙古国民族传统文字书法大赛”,蒙古国总理专门为获奖者颁奖,足以见得蒙古官方对传统文字恢复的重视程度。

有学者认为,蒙古国加快推行传统文字,意味着该国在文化上将进一步强化民族意识,同时在包括文化、历史等方面也将“去俄罗斯化”。

2014年4月18日星期五

内蒙古牧民抗议矿业污染8人被抓 当地企业月前曾发生夺命事故 - RFA


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一批牧民到当地银都矿业公司抗议造成污染导致牲畜死亡,却遭警方镇压,8人被捕。

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巴彦查干苏木牧民因不满当地十强企业银都矿业污染而前往抗议,周三中午,矿业相关人员找来特警,抓走了八名牧民。

克旗一名了解情况的蒙古族村民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污染事件发生在冬天,企业处理滞后导致牧民们的牛羊饮用了被污染的河水死亡,但却没有获得理赔。而被抓走的八名牧民中,一人已于周三晚被释放。

“1月份好像是排水管泄漏,然后维修过晚,导致污染,流入河里,附近的牲畜都出现了死亡的情况。反正他们特警抓了八个人,其中一个是老人,昨晚是把那个老人释放了,现在在我们克旗公安局还有七位牧民。”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抓人啊?”

对方:“怕闹事吧,直接从克旗调来特警,抓走了八人。”

本台记者随即致电克旗公安局了解情况,对方表示不方便回答有关的问题,要记者亲身前来。

而巴彦查干苏木政府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已经进行过赔偿,是牧民无理取闹,连续一星期堵住矿业大门不允许车辆出入。又指往年春天牛羊体质不好也会出现死亡的情况,与矿业污染无关。

“上次银都矿泄漏,控制住了,老百姓有点赔偿,已经赔偿完了。没多大的问题。”

记者:“昨天又有一些牧民去银都矿业那里讨说法。”

对方:“就是无理取闹。现在就是你就得给我钱。”

记者:“但是他们好像说是因为牲畜饮用这个水死了。”

对方:“牲畜死得多,哪个大队,哪个乡,哪个苏木都有死,因为春天了,牲畜体质不好,抵抗力不好。死个牛、死个羊赖人家矿那就不合适了。”

不过,上述村民则告诉记者,在冬天污染发生后就已有牛羊死亡,而且即使春天牲畜体质不好,但以前从未发生过死亡的情况。他表示,当地牧民一年的总收入约为5万,但一头牛就价值一万,牲畜死亡令牧民损失惨重。

该村民又表示,当地另一家大唐国际煤制天然气公司也给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污染,今年冬天,还曾发生泄漏事故致2人死亡。

“有个大唐煤制(天然气)企业,那边有次不知道什么东西泄漏了,导致2人死亡,他们要赔偿,向法院告都不管事,法院也不受理那事。污染是非常严重的,我家是跟那个大唐煤制(天然气)企业非常近,我们那儿比如早晨或者晚上都能闻到一股很恶心的那种味,闻得时间多了就感觉头疼、头晕,呕吐的那种迹象。”

记者在网上看到,大唐克旗煤制天然气公司投产运营仅一个月就发生中毒事故,造成2人死亡,4人受伤,事故发生后,企业停产近3个月,至本月初,已部分恢复运行。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吴晶)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1-04172014095941.html

“内蒙牧民为保护草场不被抢占遭逮捕” - BBC

乌拉特中旗牧民2013年曾在旗政府所在地海流图举行示威要求要求地方政府制止强征他们的草场
有消息说,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莫林乡马林格尔村40余名牧民因试图保护草场不被运煤公司占用而被捕。

来自在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信息中心消息说,4月12日,通辽市马林格尔村的牧民被当地警察以及市里派出的400多名防暴警察殴打威胁。

莫林乡蒙古族中学的一名蒙古族工人在电话上对南蒙古信息中心表示,他听到过牧民被捕,他也有亲属被带走,目前关押在拘押中心,他很担忧。

在新浪微博上流传的一份声明说,防暴警察4月12日暴力征用牧民草场,比强盗都差,“他们没收了牧民的手机和钱包,殴打妇女,用枪威胁,并逮捕无辜人民”。

南蒙古信息中心致电莫林乡人民政府,一名官员证实防暴警察与当地蒙古族牧民之间发生冲突,但是拒绝提供更多细节。

信息中心用这位官员提供的乡党委书记电话号码联系,办公室和手机均无人接听。

乡公共安全局的一名官员在电话中证实,有蒙古族村民被警方带走。这名官员的主管则表示,不能提供更多信息,但邀请南蒙古信息中心人员去他的办公室拜访。

署名Soga的网友在腾迅微博上说,他目睹4、5名抢占草场的警察殴打一名妇女致鼻血流到地上,他们还把她的衣服撕碎。

在另外一起事件中,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约有150名内蒙古牧民在内蒙古银都矿业公司门前静坐示威。

今年1月,内蒙古西部的乌拉特中旗的6名牧民因为抗议草场被侵占被当地公安人员逮捕。

中国2003年颁布的草原法规定所有草原归国有,以及在法律特别规定下归集体所有。而2004年内蒙古的草原行政法也只规定了草原由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两种所有权形式。内蒙古牧民在法律上一直没有得到像中国农民一样的土地权利。(编译:高志强,责编:横路)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a/2014/04/140417_inner_mongolia_arrests.shtml

2014年4月17日星期四

シンナより習近平先生に宛てる公開書簡

習近平先生:

 こんにちは。

 19年前(1995年12月10日)、私の夫ハダは民族問題が原因で内モンゴル当局に逮捕され「国家分裂罪」及び「スパイ罪」の名目で15年の刑に処されて投獄されました。私はハダの妻であると同時に、ある短大の政治学教師でしたので、法律を武器として夫の冤を雪がんと、彼に代わって上訴資料を書き、関係各部署に申し立て、各方面の関心を呼び起こし、裁判の公正を求めて参りました。長年にわたって、私の呼びかけは絶え間なく続けられ、このため内モンゴル当局の私に対する迫害も、ハダが獄中にいる15年間止むことなく、私は二度にわたって逮捕され、三ヶ月以上拘束されました。
...
 2010年12月3日、私の夫ハダの刑期満了による釈放前夜、またも私は内モンゴル当局により「違法経営罪」で逮捕され、私達一家の生活手段である書店も再び閉鎖されました。息子のウイレスも、私が逮捕された後、インターネット上で当時の中央政法委員会書記の周永康に公開書簡を送り、「父が出獄する前に母まで逮捕された」という情報を外部に漏らしたことで、事実無根の「違法薬物所持罪」をでっち上げられて逮捕されました。私達母子二人は拘置所に一年以上拘束され、その後相次いで釈放されましたが、今も当局による様々な規制を受け、公安に尾行され、獄外でも囚人のように扱われています。

 2010年12月10日、本来であれば、ハダは刑期満了で釈放されるはずでしたが、当局は「政治権利剥奪」を理由に、さらに4年間彼を拘束しました。少しでも法律の知識があれば誰でも分かります。政治権利剥奪と自由の剥奪は全く異なり、当局の言い分に根拠はなく、刑期満了したハダを釈放しない行為は違法拘禁という犯罪であると。

あっという間に4年が経ち、2014年の今春、ハダの違法拘禁は早くも4年目に入り、彼は合計19年間獄中にいることになります。19年が過ぎても災厄は終わらず、今も妻子にまで及び、以前はハダのみが罪に問われていましたが、今は私まで「違法経営」と誣告されて「刑期3年執行猶予5年」に処され、私の息子ウイレスも不起訴となったものの「違法薬物所持」の濡れ衣を着せられ、私達一家三人が全員無実の罪に問われました。

 これこそが改革開放から30年以上過ぎた内モンゴルの権力者達が演じている凄惨な悲劇です!これは法律に基づいて戦っているモンゴル人に対する許されざる迫害でもあります!!さらに中国の少数民族に対する乱暴な人権蹂躪でもあります!!!

 このため、私は誠心より貴方に呼びかけます。

一 私の夫ハダに対する違法拘禁を直ちに終わらせるとともに、その責任者の刑事責任を追及してください。

二 私達母子二人に対する政治的・司法的迫害を即座に停止し、私達に着せられた事実無根の汚名を完全に晴らし、私達が潔白であることを明らかにし、迫害の事実関係を明らかにするために関係者を調査・訴追してください。

三 内モンゴルの政法当局において違法行為があった者を厳重に処分し、内モンゴルで民族問題を引き起こしている原因である左傾路線を徹底的に除去し、民族問題を利用することが立身出世の近道になるようなことがないようにしてください。

 私達一家三人の悲惨な現状から、内モンゴルのいわゆる「民族問題」の真相が窺われ、さらに遠くに目をやれば、新疆、チベットの「民族問題」が更に酷いことになっています。実際、長年にわたって中国共産党の民族問題における左傾路線は改められず、誤った主張が罷り通って来たために、改革開放から30年以上過ぎても、民族間の矛盾対立が日増しに激化しています。これこそが問題の本質であり、争いようのない事実です。

 振り返れば、50年代初頭、貴方の父君である習仲勲さんが西北局を主導していた時に、少数民族に対して平等・寛容な政策を採ったことは、今に至るまで少数民族同胞に褒め称えられています。しかし、これは残念ながら歴史の中の一瞬のことであり、その後は階級闘争を重視する過激な思想に引き摺られて、民族政策も誤った方向に進みました。文化大革命を経て、民族対立はさらに悪化しました。80年代初頭、改革開放の初期に、胡耀邦総書記は民族問題を正常化しようと、大胆な政策転換を打ち出し、極左路線がもたらした多くの厳しい矛盾を緩和し、広範な少数民族同胞から拍手喝采されましたが、残念ながら胡さんの失脚により、彼の民族問題に対する多くの正しい意見も雲散霧消しました。

 私は、貴方と新しい党中央が中国の民族問題を正視し、習仲勲さん、胡耀邦さんら先輩方の政治的遺産を尊重し、歴史を振り返り、認識を深め、誤りを正し、制度を改め、二度と鎮圧や禁錮など過去の経験から誤りが証明されている古い方法を採らないことを、真心より希望します。

 民族問題は目を背けたい問題ですが、今日の中国の激しい民族対立は、一日二日で醸成された問題ではありません。民族問題においてが千回の空論よりも、一回の実践が人心を取り戻します。「民族分裂」と「テロリスト」はいずれも少数民族の特許ではなく、激化する民族対立を、敵対勢力やインターネット規制解除ソフトウェアのせいにするのは、自らを欺く荒唐無稽な話です。上層部は政治的に無能であってはなりません。鎮圧が強まれば、反抗もまた強まり、恨みもまた深まります。ですから、私は言います。私は一家三人に着せられた罪に根本的に不服であり、法律を無視する「国家保安局」を軽蔑しており、未来を信じて、法に基づいて争っていきます。すでに現代的な意識を備えている少数民族大衆に対する脅迫は無意味です。統治者は、恐怖で口を噤んでいる弱小民族に対して、常に温情をもって接するのが上策です。

 今こそ、執政者は中国共産党の民族政策の厳重な誤りを猛省する時です!!!

モンゴル族公民: シンナ

2014年3月18日

翻译:吉日嘎拉

中国共産党のプロパガンダとメディアリテラシー

2013年9月20日(金)に「世界の村で発見~こんなところに日本人~内モンゴル」が放送されました。日本人残留孤児として「中国人に助けられ」、「中国人に育てられた」ウユン(烏雲)さんは、「中国を愛し」、「中国への恩返し」をしているといいます。
 ウユンさんの暮らす南モンゴルの東部地域は、1636年から1911年まで満洲人の清朝に支配され、1912年以降、現在に至るまで「中国」に侵略されておりますが、1932年から1945年までの13年間は満洲国の統治下にありました。
 1945年に日本が敗れて満洲国が滅びると、公務員や開拓者として満洲国に住んでいた日本人は帰国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このとき、逃げ遅れた民間人が南モンゴルのゲゲンスム付近でソ連軍に攻撃されて集団自決するという事件もありましたが、すでに南モンゴルに侵入していた「中国人」たちは犠牲者の...遺体からお金や貴重品を取ったり、死体の服を剥がしたり、生き残った日本人の子供達を強制連行し、男の子を1元、女の子を0.5元で売り飛ばしたと言い伝えられています。
 ウユンさんは「中国人に助けられ、中国人に育てられた」と言っていますが、ウユンというのは「智慧」を意味するモンゴル語です。「烏雲の森沙漠植林ボランティア協会」のホームページでは、「一人生き残った立花さん(敵国の少女)は蒙古族の養父母に育てられ、教師として草原での教育に献身」と、ウユンさんのことを紹介しています。
 たしかに中国政府の見解に従えば、いわゆる「蒙古族」も「中国人」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しかし、「中国人」という言葉でウユンさんの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を誤魔化してしまうと、放送を見た人々は、モンゴル人ではなく「中国人」が良いことをしたのだと錯覚してしまいます。
 モンゴル人の養父母に育てられ、モンゴル人としての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を持っているはずのウユンさんは、長年にわたる中国共産党による洗脳の結果、愛国教育の「生きる教科書」として、プロパガンダに利用される存在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ようです。言うまでもありませんが、ウユン先生を助けたモンゴル人の南モンゴルは、残念ながら現在も「中国」の植民地のままです。
 このように、中国共産党のプロパガンダは日本の民間テレビ放送にまで浸透しています。日本のテレビ局は、中国による1世紀以上におよぶ南モンゴル侵略の歴史を歪曲し、モンゴル人大虐殺の事実を抹消し、モンゴル人に対する差別、圧迫、略奪が今も続いているを現実を隠蔽することに加担しています。
 偏向放送や捏造放送に騙されて真実を見失わないためにも、日頃から高いメディアリテラシーを備える努力を怠ってはならないと痛感しました。

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

何谓蒙古? 因为,你是 蒙古!

冷静的史学家说,蒙古是一团永恒的火 焰,曾经点燃过这颗星球,也点燃过一群骑士的犀利眼神。热情的诗人说,蒙古 是一条无尽的长河,曾经流淌在被娇艳的晚霞迷醉了的黄昏,也曾经流淌在被粗 暴的黑暗劫持了的夜晚,还会流淌在被第一声鸟鸣唤醒的又一个黎明。
              
爷爷对我说,蒙古是一匹青色的狼,带着上天赐予的使命,披着风雪勇猛 的扑向旷野。奶奶对我说,蒙古是一只白色的鹿,带着大地馈赠的温柔,踩着四 季优雅的走向草原。爸爸对我说,蒙古是文革噩梦中撕裂心肺的嚎叫,同时被撕 裂的还有我们的灵魂。妈妈对我说,蒙古是一壶宽容与坚韧酿成的烈酒,用来揉 平所有的创伤。

格鲁塞对我说,蒙古是一个世界皇族,众汗之 汗。丘吉尔对我说,世界上人口最少的人为世界作出了最大的贡献。普希金对我 说,蒙古是一堆马粪,于是我便知道了诗人生气时也会说粗话。李白对我说,胡 无人,汉道昌,于是我知道了李白的作品不可能全都编入教科书里。

小学老师对我说,蒙古是那悠悠回荡的长调,还有为它伴奏的马头琴。初中 老师对我说,蒙古是俯视华北江南的忽必烈,也是马踏多瑙河的拔都汗。高中老 师对我说,蒙古是抛尸卫拉特的戈尔丹,也是血殉科尔沁的嘎达梅林。大学老师 对我说,蒙古是你肩上的一副重担,你可以扔掉她第一个跑过去领奖,也可以背 负着她慢慢走到终点。云秀梅对我说,蒙古是一群迷路的孩子,等着你去在茫茫 人海中把他们找回来。

对你来说,蒙古究竟是什么? 是索云博 图案飘扬在奥运会场时的一次心动?是听过席慕容“虽然我不能用母语来述说” 后的一段惆怅? 是成吉思汗这个名字带给你的一种自豪?是看到孙中山“驱逐鞑 虏”之后的一阵狂怒?

也许,“蒙古”是在你降生之际腾格里 烙在你灵魂上的一块印记。这烙印,曾经带给你欢乐,曾经带给你自豪,曾经带 给你痛苦,曾经带给你沮丧,曾经带给你期待,曾经带给你愤怒,曾经带给你希 望????。也许,你到死都摆脱不了这烙印带给你的一切。它将驾驶着你的一生穿 过这世界。当你终于有一天要寿终正寝的时候,回顾人生,快乐几多?烦恼几多 ?你会听到腾格里的声音:“所有的烦恼和快乐都是我恩赐给你的,因为,你是 蒙古”。于是,你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天命难违。

由多个政党组织共同主办的 标题为:失去自由的《内蒙古一百年》研讨会托将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召开

本次活动由内蒙古民主党,蒙古自由联盟党,内蒙古人民党,内蒙古绿党,南蒙古青年联合会,内蒙古妇女联合会共同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