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7日星期六

中国逮捕蒙古族历史学者 - Share America

在中国半自治的内蒙古,蒙古族人正日益面临中国共产党的压迫。拉幕札部(Lhamjab Borjigin)曾出版一部记录中国对本国人民采取暴行的著作。现在他已经被捕。

拉幕札部来自与独立国家蒙古接壤的内蒙古。他出版的著作涉及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共产党支持的迫害行为,搜集了蒙古族幸存者提供的血泪见证。

“破坏民族团结”
“非法出版与发行”
中国对他进行了秘密审判。

拉幕札部向维护蒙古人权利的一个组织详述了他受到的指控。

拉幕札部说,“我在自我辩护时问道:是那些在南蒙古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还那些像我一样谈起这一罪行的人,应该被认为是破坏民族团结呢?”

内蒙古紧张局势日益加剧
拉幕札部是最近在内蒙古被捕的几名蒙古族作者之一。据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报道,由于国家支持的矿业和林业公司与当地牧民在土地权问题上发生冲突,该地区的局势日益紧张。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居住在海外的蒙古族谴责中国政府违反人权,蓄意歧视中国境内的蒙古族并使之制度化,同时长期采取剥夺他们传统牧民生活的政策。

这些问题与新疆的局势有些类似。北京在新疆宣传爱国主义,有步骤地压制维吾尔、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斯坦人等穆斯林的民族认同、文化和宗教活动。

6月6日,美国的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出席有关中国压迫民族和宗教少数派的会议时说,“中国政府这些行动的目的在于确保对具有独特民族和宗教特征的人士实行残暴和强制性的控制。”

美国的文学和人权组织“美国笔会”(PEN America)称拉幕札部被捕是继续对南蒙古表达自由和历史探究自由的攻击。

拉幕札部说,蒙古族人没有任何基本的人权和基本的自由,更不用说政治上的自治了。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china-arrests-mongolian-historian/

ShareAmerica 是美国国务院阐述美国对全世界外交政策的平台。我们介绍有助于促进对宗教自由、法治、经济繁荣、人类尊严和主权等重大问题进行探讨和辩论的重要话题及有关的影像资料。

2019年8月16日星期五

1-5月蒙古国煤炭出口同比增6.7%

2019年前五个月,蒙古国煤炭出口量为1506.1万吨,较上年同期的1411.4万吨增长6.7%。

  1-5月份,蒙古国出口烟煤1502.18万吨,同比增长17.58%;出口额为12.66亿美元,同比增长19.25%。

  同期,蒙古国出口无烟煤3.92万吨,同比下降21.37%;无烟煤出口额为537.85万美元,同比大增71.02%。

  今年前5个月,蒙古国煤炭出口额为12.72亿美元,同比增长15.22%。

  煤炭是蒙古国主要的出口商品。2018年,蒙古国共出口煤炭3650万吨,创历史新高。

  未来几年内,蒙古国计划将煤炭年出口量增加至4000万吨。(蒙古国海关总署)

2019年7月16日星期二

夏普在蒙古国建设完成16.4 MW太阳能发电项目

夏普公司宣布在蒙古国建设完成16.4 MW太阳能发电项目。该项目由亚洲开发银行(ADB)和Leading Asia’s Private Infrastructure Fund(LEAP)提供资金支持,位于中央(省)Khushig 峡谷,距离目前在建的新乌兰巴托国际机场西南14千米。

夏普公司在新闻稿中称,该太阳能发电厂预计将为新机场和乌兰巴托的城区供电。该项目的建设获得了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在日本环境部联合信贷机制(JCM)示范项目计划框架内提供的支持,为项目提供的资金支持达初始投资成本的一半。

该项目由Sermsang Power(SSP)和Tenuun Gerel Construction(TGC)共同拥有,除了两家蒙古国公司外,还得到了曼谷Sermsang Power和夏普旗下Sharp Energy Solutions的支持。 夏普还于去年在Zamyn Uud, Dornogovi aimag建成另一个16.5 MW (DC)阵列,并且在该国第二大城市达尔汗建成另一个 10 MW发电厂。今年早些时候,绿色气候基金和蒙古国的XacBank宣布已在Govisümber aimag完成一座10 MW太阳发电厂。

2014年,蒙古尝试实施每千瓦时电价为0.15-0.18美元的太阳能FIT计划,结果以失败告终。一年后,该国修订了可再生能源法律,以溢价补贴取代固定上网电价 – 在市场能源价格之上加价 – 新的电价被当局称为“令人鼓舞的价格”。同时,政府还提升了购电协议调控。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统计资料显示,2018年年底,蒙古国的已装机光伏发电容量仅为63.0 MW。去年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共计15 MW,而2017年和2016年新部署太阳能发电容量分别达到33 MW和10 MW。

托卡耶夫总统会见蒙古国首任总统时说: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国有着共同的历史渊源与紧密的关系

哈萨克斯坦总统哈斯穆-卓玛尔特·托卡耶夫25日在总统府会见蒙古国首任总统彭萨勒玛•奥其尔巴特。

托卡耶夫总统在会谈中指出,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国有着共同的历史渊源,并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我们与蒙古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得到了有效发展,并在国际组织框架下建立了卓越有效的合作。此外,两国在共同落实农工综合体和矿产领域联合项目达成了共识。"总统说。

会谈中,蒙古国首任总统祝贺托卡耶夫就任哈萨克斯坦总统,并祝愿他工作顺利。

从亚洲打到欧洲,蒙古帝国如何扩张史无前例的版图

12世纪末,中国四分五裂的版图为成吉思汗的崛起提供了天然的土壤。同前辈匈奴人和突厥人一样,蒙古帝国建立后也将南方的定居民族作为打击的首要目标。不过成吉思汗的过人之处在于重创西夏、金国后,他选择了撤军,转头去征服中亚。

成吉思汗吸取了契丹人的教训,在征服南方之前,一定要打败北方所有游牧民族。然而这一次的战略调整却暗合历史潮流。​

畜牧业粗放单一,牧民过着艰苦的生活,但他们骁勇善战,性情凶悍,热衷于战争。正因为如此,匈奴、月氏、突厥等才被学者们称之为“地缘大锤”,不断地锤击着欧亚大陆。

蒙古帝国是以成吉思汗为首的草原军事贵族通过多年征战,而建立的军事君主国家。长期的征战不仅仅为了获得更多的土地,更是成了骑兵阶层的一种生产方式。

在政治上,不断对外发动战争有利于内部团结,减少纷争,但前提是战利品和财富源源不断地增加。同时不断扩大的战果又能进一步获得军事贵族的支持,所以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们必须走上征服世界的道路。​

畜牧业无法为蒙古人提供足够的生产和生活资料,因此蒙古人历来重视贸易,成吉思汗甚至还颁布一条扎撒:“凡进入他的国土内的商人,应一律发给凭照,而值得汗受纳的货物,应连同物主一起遣送给”。

成吉思汗进攻西夏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商路的起点,但是花剌子模在中亚的崛起恰恰成了蒙古帝国向西扩展的绊脚石。当花剌子模处死了蒙古商队时,成吉思汗立刻以此为由,发动了第一次蒙古西征。

成吉思汗带着训练有素的蒙古骑兵和来自中原的攻城大炮从额尔吉斯河出发。在花剌子模境内,蒙古铁骑如入无人之境很快攻陷了撒马尔罕。同时哲别和速不台奉命去伊朗北部追击花剌子模残部,并越过高加索山击败了罗斯和钦察联军。他们洗劫了南俄罗斯的大片地区后,又在伏尔加河击败了保加尔人,然后向东返回蒙古。​

哲别和速不台的远征虽然只是一场长途奔袭,但却实为一场有序的军事侦查。让蒙古人明白了征服中亚和东欧远比中原要容易得多。

窝阔台继位后,继续发动大规模的对外战争。1231年,窝阔台派绰儿马罕征服波斯、谷尔只、亚美尼亚和小亚细亚等大片土地。1234年,窝阔台又与宋朝划江而治。

1235年,术赤次子拔都挂帅,老将速不台为总指挥发动了第二次蒙古西征,从钦察草原一直打到匈牙利。波兰和日耳曼人组成的欧洲联军在里格尼兹战役中全军覆没后,关于蒙古人的恐怖杀戮的种种传言让欧洲人陷入了极端的恐惧,几百年后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1241年,窝阔台的驾崩拯救了欧洲。在几轮政治角逐后,托雷的儿子蒙哥最终胜出。同爷爷和伯父一样,蒙哥也选择用扩张来巩固政权。1253年,蒙哥兵法两路,一路由二弟忽必烈指挥,南下进攻宋朝;一路由三弟旭烈兀指挥,西征阿拉伯帝国。继续扩张蒙古帝国史无前例的版图

2019年7月15日星期一

日本为实现日朝会谈向蒙古国寻求协助

据日本共同社6月16日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6日在出访地蒙古国与该国外长朝格特巴特尔举行会谈。

报道称,鉴于蒙古国与朝鲜的传统友好关系,河野为实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日朝首脑会谈,以及解决绑架日本人问题向蒙方寻求协助。

据日本外务省称,朝格特巴特尔对日本的立场表示理解。

这是日本外相时隔约9年到访蒙古国。报道称,日本夏季参院选举日益临近,此举旨在展示安倍政府努力应对绑架问题的姿态。

河野在会谈中强调称:“两国是共享普世价值的战略伙伴。将进一步在广泛领域发展合作关系。”朝格特巴特尔回应称“将进一步深化关系”。

两人就为实现朝鲜无核化而全面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很重要达成共识。朝格特巴特尔就2月美朝首脑会谈破裂后朝鲜的动向介绍了蒙古国政府的分析。

为了提高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蒙方军队的能力,双方还商定加强包括美国在内的三国合作。

在外长会谈后,河野对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总理呼日勒苏赫进行了礼节性拜访。他还出席了以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设立的蒙古首座大学医院的开设仪式。

2019年5月17日星期五

中共最高规格接待蒙古总理泽登巴尔背后 建政三年后接待的首个到访的外国政府首脑

1952年9月28日,蒙古总理泽登巴尔一行7人抵达北京南苑机场,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也是建政三年后中共政权接待的首个到访的外国政府首脑,自然是相当重视的。时任中共总理的周恩来,率领陈云、粟裕、邓小平、聂荣臻、薄一波、郭沫若等众多中共高官,亲自到机场迎接。到机场迎接的还有罗马尼亚、东德等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中的驻华使节等。机场热烈的欢迎仪式,拉开了泽登巴尔作为首个到访的政府首脑被中共高规格接待的序幕。

根据中共的外交解密档案,泽登巴尔并未下榻在外宾常住的北京饭店,而是被安排住进东交民巷8号原法国领事馆内,这也是中共首座国宾馆。为了迎接泽登巴尔一行,在其到达前一个星期,周恩来下令将其重新改造,800多工人夜以继日地赶工,在其到达前才完工,而整个改造费用花费为10,466,000元,相当于1955年的10万元。在中国人一贫如洗、经济落后的情况下,中共花费如此巨资修缮国宾馆招待外国领导人,其政权本质彰显无遗。

在到达北京后的第二天,泽登巴尔即受到毛的接见,并在当晚参加了周恩来举行的盛大招待会。9月29日,他受邀出席毛举行的中共国庆三周年招待会,10月1日,又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阅兵式和游行。泽登巴尔也因此成为首个出席中共国庆阅兵观礼的第一个外国政要。

10月4日,蒙中签订了《经济及文化合作协定》,同意两国在经济、文化、教育方面,建立和发展关系等。与此同时,为了配合泽登巴尔访华,蒙古也在首都乌兰巴托举办了“蒙中友好旬”活动,并悬将毛、刘、周、朱、泽登巴尔等人的大幅照片并排悬挂。中共亦派文艺代表团参加活动。

在北京的二十天中,泽登巴尔是好吃好喝好玩,受到了中共无微不至地热情接待。10月4日晚上,毛亲自在中南海勤政殿设宴招待其一行,并安排其在怀仁堂观看越剧。5日,在中共外交部官员的陪同下,泽登巴尔乘专列赴南京、上海、杭州访问。

当时外交部给地方的指示是:只准做好,不准做坏,尽一切可能给泽登巴尔总理及代表团以方便。还明确了接待蒙古代表团的标准,其中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十万元(当时的旧币),不含水果、点心、饮料,并特别提醒泽登巴尔不喝烈性酒,且一餐只喝一种酒。喜欢吃鸡、炸鱼、蔬菜,不爱喝浓茶,喜欢吃葡萄、香蕉。

在最高指令下,泽登巴尔去的三个地方的地方一把手是亲自迎接,亲自过问访问安排。在这三个地方,泽登巴尔不仅参观了工厂车间、托儿所、博物馆,还游览了名胜古迹。在杭州时,中共官员怕他们感冒,还特意买了绒衣和毛衣。

从杭州回到北京后,泽登巴尔一行又参观了北京图书馆、清华大学,游览了故宫、颐和园、北海、天坛等。10月18日,泽登巴尔回国。在回国前,他收到了周恩来精心准备的礼物:湘绣泽登巴尔画像一幅;地毯一块;万寿无疆餐具一套(94件);福建漆博古挂屏四扇;挑花台布一块;织锦缎二匹;像册一本(内装泽登巴尔访华的照片)。

紧跟苏联的泽登巴尔
1916年出生的泽登巴尔早年留学苏联,在留苏期间,他被斯大林选定为当时蒙古最高领导人乔巴山的接班人。他一路上升,1940年年仅24岁的他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主席团委员和中央委员会总书记。1945年后,历任国家计委主席、副总理等职。而他得以快速升迁的一个原因是其岳父是莫斯科卫戍司令费拉托夫将军。

1952年乔巴山去世后,泽登巴尔继任,担任部长会议主席,也称总理。从这一年开始,在长达32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集蒙古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是名副其实的独裁者。不过对于竞争对手,他采取的是流放方式,并未处死。

作为亲苏派,蒙古高层一直是在经济上完全依赖苏联,意识形态上完全效忠苏联,政治上完全仿效苏联,及全面苏联化。比如语言上大量吸收俄文词汇,文字上斯拉夫文代替了蒙古文,服饰上苏式服装替代了蒙古长袍,饮食上俄式西餐在城市推广,历史上成吉思汗被抹掉,宗教上上层喇嘛被集体枪决、中下层僧侣被强制还俗……一句话,除了人们的长相和语言,蒙古与苏联已无区别。

专制的统治让蒙古人充满了恐惧。1962年,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宣传部长铁木尔奥其尔在成吉思汗诞辰800周年时主张举办纪念活动,这惹得苏联大发雷霆。泽登巴尔立即谴责:“成吉思汗是一位恐怖主义份子,不是民族英雄。”随即,这位宣传部长被解除一切职务。

而作为对蒙古忠心的回报,苏联在经济上给予了蒙古大量帮助,主要是优惠贷款和直接援助。苏联解体时,蒙古对苏联有117亿转账卢布的债务。2003年底俄罗斯宣布免除其中的98%。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苏联出现改革动向,蒙古也受到影响。1984年8月,在苏联授意下,68岁的泽登巴尔因为“年龄过高”被解除总书记和大呼拉尔(相当于“议会”)主席团主席(国家元首)职位。时年58岁的巴特蒙赫担任总书记。继任的领导集团,大多是拥有苏联博士、副博士学位的高级知识分子,这无疑为其后的顺利转型扫清了障碍。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上台,在苏联国内掀起改革风潮。蒙古也紧跟其后。1988年,在戈尔巴乔夫正式宣布放弃对各“卫星国”的内政干涉后,蒙古各地出现游行,并由此走向转型。第二年,苏联启动从蒙古撤军。

1990年,蒙古人民革命党十九届八中全会开除了泽登巴尔的党籍。泽登巴尔夫妇移居苏联。1991年4月泽登巴尔去世。

1950年2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称:蒙古的独立,就是在民族自决的原则下,一个新国家的诞生,给世界的和平民主阵营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只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与伟大的苏联领袖斯大林,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反对派这样说原也不足为怪,可怪的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的“版图”上不可以似的。这实在是中了大汉族主义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