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美国西华盛顿大学图书馆的蒙古学资料收藏


蒙古收藏简介 --- 以下简短的评论将有希望让本网页的用户更清楚地了解西华盛顿大学对蒙古和蒙古人的持有的起源和主要特征。

在1971年成立时,东亚研究中心为该地区的两个主要国家 - 中国和日本制定了计划。从一开始,中国项目就强调了该国的少数民族,其中最终有五十五个被正式承认。因此,该大学现在拥有关于这一主题的最佳收藏之一,其中包括许多书籍,这些书籍都是由某些非中国人,特别是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使用的官方认可的剧本编写的。其中,特别强调了蒙古人,并且到1973年提供了蒙古研究的第一门课程。同年,Schwarz教授在中国进行了许多考察之旅,并在那里收集了书籍,然后捐赠给西华盛顿大学图书馆,他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做法。到目前为止,他捐赠的19,000册书中,很大一部分是蒙古和蒙古人。他的朋友和前华盛顿大学的同事,世界着名的阿尔泰学家和蒙古人尼古拉斯·波普,捐赠了他的私人图书馆,其他蒙古人也为现在北美最大的学术图书馆藏书做出了贡献。截至2013年10月,共有12,500种游戏。

创建和维护一系列值得注意的书籍是该大学蒙古项目活动的一部分。它于1978年举办了第一届北美蒙古研究会议,并于2005年举办了一次关于“全球化时代的蒙古文化与社会”的国际研讨会。两次会议的会议记录在东亚研究中心出版了两本书系列,研究东亚和东亚研究援助与翻译。其他关于蒙古的书籍包括蒙古短篇小说(1974年),蒙古文学馆(1978年), 波普教授的自传,回忆录(1983年),在西华盛顿大学的蒙古语出版物(1984年),的少数民族 中国北方(1984年),蒙古和蒙古人:西华盛顿大学控股(1992),Opuscula阿尔泰(1994年),这是纪念文集在他退休呈现给施瓦茨教授Shirendev院士自传的英文版“ 穿越海浪”(1998),“最后的蒙古王子:Demchugdongrub的生平与时代”(2000),以及1200至1700年(2002年)的比拉院士的英文版蒙古历史写作。

自1997年以来,Henry G. Schwarz蒙古研究捐赠基金一直支持这些活动,该基金提供永久奖学金,为该大学图书馆购买蒙古书籍的资金,以及帮助学者来Bellingham并使用我们的图书馆资源的旅行补助金。

该大学的蒙古藏品具有其他学术图书馆很少见的几个特征,其中之一就是其广泛而平衡的性质。正如这些系列的读者无疑知道的那样,历史将蒙古人置于亚洲和欧洲的许多不同地方。蒙古世界的中心是从北部的贝加尔湖到南部的鄂尔多斯弯,从东部的兴安山到西部的阿尔泰山脉。在这个巨大的领域内,人们发现蒙古人的存在至今,这是蒙古人的家园,这就是蒙古。不幸的是,最近几个世纪,比如最近两个世纪,外国势力造成了政治分歧,北部布里亚特群岛受俄罗斯控制,最南端部分是内蒙古,受中国控制,中央部分名义上是独立的,但实际上在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俄罗斯卫星。这种分裂在许多人类活动领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包括收集蒙古材料,甚至蒙古的教学和研究。至少到1990年左右,许多图书馆从蒙古的一部分或另一部分出版了不成比例的书籍,至少部分取决于图书馆所在国家的政治气候。相比之下,WWU在蒙古家园两个主要地区的出版物中同样强大,另外还有在布里亚特,卡尔梅克共和国东土耳其斯坦的卫拉特出版的优秀书籍。

这些资产的另一个罕见特征是其对主题事项的广泛包容性。大多数其他学术图书馆都非常注重语言和文学,历史和一些社会科学。相比之下,西华盛顿大学不仅在所有这些领域都非常强大,而且在自然科学,音乐和传统医学方面也非常强大。另一个显着特点是可以方便地查找任何特定主题的书籍。大学普遍认为,在隔离区域内容纳亚洲语言的材料,有时甚至在不同的建筑物中,迫使研究人员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获取他们所需的所有书籍。有时,同一地理区域的书籍也会按主题划分,例如林业书籍或建筑物内的药物。(这篇介绍是由Henry G. Schwarz撰写的)

亨利·施瓦茨简介
Henry G. Schwarz是东亚研究的一名教师和学者,专门研究中国和蒙古的历史,政治发展,少数民族和语言,于1928年12月14日出生于德国柏林。他在威斯康星大学接受教育,1954年获得社会学学士学位,随后获得政治学硕士学位(1958年)和博士学位(1963年)。他于1964年至1965年在菲律宾大学担任富布赖特教授,当时他被邀请加入华盛顿大学俄罗斯和远东研究所。1969年,他加入了西华盛顿大学的教师队,很快成立了东亚研究中心并担任其第一任主任。他还建立并编辑了两本书系列,“东亚研究”和“ 东亚研究”东亚研究辅助和翻译,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青睐。

施瓦茨博士在东亚度过了很多时光。除了参加几次会议外,他还是第一位在中国做研究的美国学者,1973年他到达北京中央民族学院。从那时起到1983年,他几乎每年夏天都会继续在北京,内蒙古和新疆进行研究。他还曾在东京亚洲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两年,并在退休后的几个月内担任乌兰巴托蒙古科学院东方和国际研究所的顾问。

作为东亚研究文献的多产者,施瓦茨博士的作品包括中国北方经典少数民族:一项调查(1984)和开创性的维吾尔语 - 英语词典(1993)以及学术期刊上的众多书籍章节和文章。 。值得特别提及的是Nicholas Poppe的自传,Reminiscences(1983),这是与他的朋友Henry Schwarz的多次会议的结果,然后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编辑和编辑了大量的速记记录和磁带录音。 。

除了他的学术活动,施瓦茨博士还担任过许多领导职务,包括亚洲研究协会西部会议主席和亚太研究所(亚太研究所)。他还曾担任多个理事机构的成员,包括太平洋地区亚洲研究校际委员会的董事会,西雅图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执行委员会以及西华盛顿世界事务委员会的董事会。他曾于1998年至2007年担任美国蒙古学会会长,并自2002年起担任国际蒙古研究协会副会长。

1994年,在Schwarz博士退休之际,全世界有三十三位学者向他赠送了Opuscula Altaica卷:亨利施瓦茨(Bellingham:西亚华盛顿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论文集,2006年为表彰Schwarz博士在美国推广蒙古研究三十年,蒙古总统授予他国家最高荣誉,即极地之星。(由Henry G. Schwarz撰写,2013年)                                                                                                                                             

2019年3月28日星期四

请伸出援助之手帮帮病痛中的牧民!——

呼伦贝尔鄂温克旗辉苏木牧民敖登卦(15734800647)的丈夫得了重病 急需资金进一步治疗!

去年夏天她代表嘎查牧民来呼上访时我与她相识的,她不善言辞很有自尊 实在是走投无路 才网上张口向网友求助的!

她家草场不多 以前她曾艰辛的靠打工 把俩个儿女都培养成大学生 !儿子大学毕业后也没找到合适工作 薪水不高(底层农牧民的儿女大都如此!)女儿现还在读研究生...

希望 朋友圈的朋友们贡献爱心 伸出援助之手!聚沙成塔!

苏木政府才给她资助了一千元 !底层老百姓得了大病关键时刻几乎指望不上政府 还得靠自己和民间的老百姓捐助!农牧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普遍存在!

改革开放几十年 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所谓“改革”几乎都未成功:医疗卫生 教育事业 下岗职工...实在令人失望!

敖登卦还气愤地告诉我 前些时旗里的警察及苏木干部还找她说 :你的事儿都捅到国外去了(就是指我把她的上访材料在脸书上发布及联系外媒报道她们的维权情况)!以后不许和她来往...警察还跑到医院要让她做笔录(其实就是恐吓!)她拒绝了!她喊道 我现在陪床重病的家人呢……

希望脸书上的网友也能伸出援手 帮帮可怜无助陷于困境的牧民!


风云突变:进京上访被截访回旗的访民六天后被行政拘留!

今天 科右中旗被抓俩村民的妻子取回了丈夫的行政拘留书!———

今天上午科右中旗被抓村民高五龙和付宝石的妻子 前往旗公安局取回了她们丈夫的《行政拘留执行通知书》!细心的网友们注意到 警方在拘留通知书中只提他俩被抓的理由是“扰乱社会公共场所秩序”而未具体说是因闯中南海?还是因进京上访?

今天上午 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女牧民也传来最新消息说 昨天于斯琴被当地警方带到旗公安局后 从上午十点多 一直“问询”到下午三点左右 后被警察开车送回家 并被告知 不许出门等候消息 现在领导们正在开会研究!.其实 去年夏天 于斯琴就因上访被拘留过了 被拘的理由也是“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也没提具体内容……

网友们议论 “闯中南海”或进京上访都不违法 !估计警方怕留下把柄 故意不谈拘留访民的具体内容吧…

今天呼盟进京上访女牧民与家人失联 估计也被拘留了!———

今天上午九点刚过 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进京上访女牧民于斯琴 通过微信告诉在外打工的丈夫说 旗公安局来了俩个警察 警方表示还要问询些事儿 于斯琴随即告诉家人有情况再告...近11点时 于斯琴突然在微信上压低声音告诉家人:可能要拘留我!从此与家人失联......

于斯琴的丈夫而后多次给她打电话和发微信 均再无回音!他给警方打电话也无人接听!按理说 警方应在拘留人后及时通知其家人: 什么理由拘留人 拘留几天等 但新巴尔虎右旗公安局及当地派出所 到现在也未通知于斯琴的家人 且家属的问询电话也不回应!至此 进京上访并闯中南海的三位访民均被俩个地区的警方行政拘留了!

兴安盟科右中旗的俩位村民高五龙和付宝石是于2019.3.4日被科右中旗警方行政拘留的 拘留时间为十天,拘留的理由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有细心的网友注意到 科右中旗公安局2019.3.5日给高五龙和付宝石家属下发的《行政拘留执行通知书》的落款日期是2019.2.26日 但六天后的3.4日才正式对俩人实施行政拘留!

网友们还注意到 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公安局 也是在2019.3.4日把于斯琴从家中“传唤”至旗公安局的(后于斯琴当天获释)这个时间与兴安盟科右中旗公安局抓高五龙和付宝石的时间是同步的!一般来说 警方拘留上访民众都是为了恐吓当地的老百姓 大家也习以为常了! 内蒙古各盟旗的警方大都如此这般对付上访老百姓的!这次不一般的是 俩个地区的警方在同一时间同时行动!且在拘留上访农牧民问题上 警方并不是那么“雷厉风行” 俩处的警方显然对拘留底层百姓都有所“怵” ...但结伴进京上访的仨人 最终还是被科右中旗和新巴尔虎右旗的俩地警方行政拘留了!...

看出点“猫腻”没?俩处的警方显然是在执行上一级的拘留“命令”!即便当地警方并不那么积极!...上一级的领导显然老谋深算 思维方式也比下级有“大格局”:今后若异地民众都发展到结伴而行一同上访告状 岂不就“天下大乱”了吗?!“维稳”风险岂不更大?!控制不住百姓进京上访 一旦上面怪罪下来头顶的乌纱帽岂能保住?!所以 这次异地结伴进京上访的访民即便只是仨人 但此风不可长必须刹住否则后患无穷 必须将之扼杀于摇篮之中!......2019.3.6.晚

注:自由亚洲台记者采访结束后 才传来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女牧民于斯琴与家人失联的信息 特告!

村民高五龙和付宝石与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的牧民于斯琴结伴进京上访了,他们仨去年秋天也曾一起进京上访过,今春他们仨又再次结伴进京上访!他们仨这次上访曾因闯中南海被抓进马家楼关押 后被各自的当地政府“保释”了出来!而后他们又到国家信访局等地递交了告状材料!...
呼伦贝尔的于斯琴很快就被呼伦贝尔新右旗政府截访回旗了,科右中旗的高五龙和付宝石俩村民因挣脱了当地截访人员的监控 直到2.26日才被截访回家乡的!
当时 他们仨被截访回旗后均未被抓平安的回了家 为此 网友们还一片赞颂 说现在内蒙古各地政府干部还真改善工作作风了 对上访群众仁慈了!...

赞扬之声还未绝于耳却风云突变!今天下午网上突然传来消息: 高五龙已于今天上午被行政拘留 付宝石也于下午2点半从家中被当地派出所带走!他们俩都被行政拘留10天 理由据说是“扰乱社会秩序”现在还未见正式的拘留证书!知情人给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的于斯琴打电话问询她是否平安时 她告知说“现在正在派出所 也要被拘留”随即电话掐断...

结伴进京上访的仨人分属于俩个盟旗 (兴安盟科右中旗 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但三个人却在被遣返数天后又被同时执行行政拘留,网友们猜测 估计这是上面的意思 且还挺耐人寻味!...

也许 内蒙古政法委系统觉得手太软不足以威慑上访民众!若俩会后各地再形成群体上访风潮(这次仅科右中旗进京上访的访民就有十人)特别是异地百姓结伴上访怎么办?...所以 又重拾牙慧为了杀鸡儆猴又开始对上访群众行政拘留了!看来 新换的内蒙古政法委系统官员们也没怎么与时俱进 也没多少维稳的新思维啊!

上午网上传来消息说 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女牧民于斯琴 昨天上午十点多被警方带到旗公安局后问询至下午三点多 没拘她 她被警察开车送回家后 被告知不许外出 在家等候 说是上面正在开会研究...2.5.中午

兴安盟科右中旗进京上访村民高五龙和付宝石没被拘已回家!———

2.26日晚 高五龙和付宝石家属在网上告诉网友说 下午还通电话说已被截访回家乡了晚上到家!晚上却联系不上了...网友们纷纷关注并安慰到很晚。

2.27日 上午 高 付二位在微信群里说话 得知如下信息:——
1 . 昨天下午他俩被截访回家乡后 旗公安局长表示要行政拘留他们俩 把拘留通知书都拿出来了 但苏木派出所所长出面对他俩再次“保释” 所以没被关押!只是折腾了好长时间 回家时已深夜了!估计是演戏再恐吓一下老百姓吧...

2.这次科右中旗进京上访的村民共计十人全部是蒙古族 旗政府出动了30多号人进京截访的!有特警 旗公安局副局长及警员 苏木派出所所长及警员 政府干部等。态度明显比去年巴彦淖尔盟警方文明,巴盟警方用对待恐怖分子的方式 给截访回来的百姓戴背铐的粗暴作风 曾引起广大农牧民的愤怒!...

3.其他进京上访的村民回去后也均未遭刁难 呼伦贝尔盟与高付二人一同闯中南海的于斯琴 从马家楼被“保释”后很快就被截访回呼伦贝尔去了,她和高付去年秋天也曾进京上访过 回去后就被行政拘留了!这次 当地政府也未拘留她!

4. 据说近日当地基层干部有不少调动 ,老百姓通过网络也清楚 今年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点 是打击基层腐败及其保护伞!所以现在基层干部也识时务了许多 不敢太对百姓动粗了……

网上 科右中旗的上访村民们纷纷表示 俩会以后 问题得不到解决 还要继续上访告状直至讨回公道为止!恐吓不灵后 当局也改反思一下自己了…2019.3.1.晚. 新娜FB







各地“战备”迎两会 蒙访民进京上访遭截 - RFA


今年是六四30周年,因此将于下周举行的“两会”气氛显得紧张。在北京的异议人士将在这段期间,被公安强制旅游。各地政府已启动“战时机制”,当局强调要控制“重点人员”及集体进京上访人员,进北京的列车旅客将进行二次安检。内蒙古自治区十多位农牧民,上周抵达北京,本周一下午被遣返。

中国全国人大及政协会议前夕,各地政府纷纷出台维稳措施,确保两会期间万无一失。中国铁路部门宣布,从2月26日起至3月17日,铁路部门将在出站通道设立检查点对抵达北京的旅客进行二次安检。当局更提醒,乘坐进京列车的旅客应提前到站,配合安全检查。此外,乘车不要携带任何刀具及尖锐工具、发胶、指甲油等易燃物体及自喷压力容器,携带打火机不得超过两个。

在北京的异议学者及维权人士例如高瑜、胡佳、齐志勇及查建国近日将继续被当局上岗或强制旅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本周一(25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到本月底就要被上岗了,胡佳肯定会被旅游,他不会在北京。我隔一天就要来医院透析,所以哪儿也去不了。国保找我谈过话。据我所知,查建国月底也会被旅游,去云南。还有高洪明、何德普等,他们都会被旅游。”

今年是“六四”30周年,北京的气氛非比寻常。齐志勇说,今年是敏感年,国保已经向他“打招呼”:“今年的‘两会’事情又多,其实最主要是‘六四’30周年,国保和维稳主任找我谈话多次,说不要参与全民共振等等或不要接受采访,因为他们很重视‘六四’30周年。”

查建国对本台说,今年他将被带到外省“旅游”:“已经跟我说了好几次了,‘两会’期间要出门,要带我出去旅游,国庆节也要出去。现在跟我说是要去云南,但还没有最后确定(地点)。把我带出去旅游是肯定的,反正不能留在北京。”

北京经济开发区网站消息称,随着全国“两会”日益临近,开发区也提前启动了两会安保工作,确保各项安全措施落实到位、 两会期间辖区治安秩序稳定。2月21日,开发区安监局联合发改、消防、城市管理局及电力和燃气公司等多部门组成执法检查队,对酒店、酒楼、电话局、银行等地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对涉及单位是否存在燃气泄漏隐患、消防隐患、食品安全隐患进行了检查,查看了相关单位的应急预案、安全登记记录。

上京访民陆续被遣返

上周末才到北京的十多名内蒙古农牧民,本周一面临来自家乡的政府人员遣返。内蒙古科右中旗牧民付宝石对本台说,上周五,他到中南海上访,但无人受理,其后被送到马家楼访民接待中心:“当地的人把我们接出来之后,还是不给解决(问题)。我们还想闯一次中南海,咱们无路可去了。两会期间,我们还要上访。我举报当地政府的贪污腐败。”

付宝石说,他们村支书白春喜、马振发强行把国家承包给村民个人,并且承诺30年不变的口粮田收回。同时村民的粮食补贴也被截留,该村的土地面积被私下克扣848亩,还截留政府拨款用于建学校的28万元。敖满达等历届村干部把1500多亩村集体土地外包。

另一位牧民高五龙对记者说:“我现在正在北京,当地政府来人截访,咱没有跟他们去。他们也没打算给我解决问题。过几天就是两会开幕。现在咱们当地政府来了两次人,咱也不走。”

不过,当天下午,内蒙古截访人员已经买好车票,打算把十多位内蒙古访民强行遣返。住在北京的沈阳维权人士刘华对记者说,她现被房东逼迁,公安叫她离开北京。

另据网络流传的一份署名“中共河南省荥阳市政法委”发出的“关于两会召开期间启动战时机制的通知”,近日在网络热传。该通知称,根据上级指示,决定于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启动战时机制。起始时间为2月22日至3月17日。每人报送内容包括重点人稳控情况,上级通报的涉稳信息落实情况,以及当日发生的进京集体上访情况。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郭度

呼伦贝尔牧民的上访告状信被旗信访办驳回 牧民很生气!

现在 老百姓上访告状十分不易 就内蒙古而言 来首府呼和浩特给内蒙古信访局递交的上访告状信 不久就被转回当地旗信访办 一般用一个月时间 !

而旗信访办大都又会找出种种借口 支支吾吾百般狡辩 否定百姓的举报 !旗信访办有时答复的时间还会比规定的一个月时间还要长 !然后再给农牧民规定时间:要求不服气的民众在一个月之内再向上反映问题!

老百姓还得再向盟市级进一步递交上访告状材料 结局也大多没戏!许多老百姓经这几个月的来回折腾基本就泄了气 !是啊 时间 精力 钱财都受不了!再进京上访告状更寥寥无几了...

如果 上访告状不走此程序 就会被扣上“越级上访”的帽子 行政拘留什么的...呼伦贝尔鄂温克旗辉苏木牧民 去年秋天的集体上访材料就是我帮忙写的 看来他们也和别处的访民一样 让当地信访局牵着鼻子走 需继续向上告状了!

今天 从网上传来消息说 兴安盟和呼盟俩地大约十人已进京上访告状去了 其中有三人因闯中南海还被送进了马家楼 当地政府随即来人“保释”出来欲遣返呢!






家国离乱之痛:席慕容的故乡悲情 - RFA

点此 收听 - 1

点此 收听 - 2

让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开口说话!2019新春大年,北明为您唱一首歌,再揭示這首歌词的作者席慕容家族在草原上、大河边被消失、被淡化的过去。

蒙古王公贵族出身,民国政治精英身份,席慕容留在大陆的显赫家族在历经近代变局之后,能否免于“解放后”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或文革期间当局对内蒙“内人党”的残酷迫害?這次节目为您展示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这首歌曲的词作者席慕容家族的血脉族缘、社会影响;揭示动荡时代行政区域变迁、政治沿革;分析1949年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控制下,她留在大陆的家族人口可能遭遇的命运。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缄默不语!家国离乱刚成记忆,文化消亡之哀卷地而来,山河破碎之殇无处不在。

“我是一个伤心落泪的蒙古人!”这一集北明寻为您找席慕容心中的故乡,感受她父亲对蒙古家乡的泣血之恋,了解他拒绝接受现实的决绝,倾听蒙古草原的哭声,再送上一个殷切的期待……。

在乌拉特中旗广大牧民的抗争下 旗政府终于作出了让步!

小年那天 乌拉特中旗二百多名牧民到旗政府与政府“对话”事件 近日终于有了结果 简言之 在牧民们有理有据的抗争下 旗政府终于迅速作出让步!其实 历史上统治者的所谓“让步政策” 也都是因老百姓的抗争而形成的...

那天 乌拉特中旗牧民之所以到旗政府“闹事”(视频里一位女牧民还专门讲了“闹事”问题)是因为旗政府不执行内蒙古政府文件精神 把本应给边境牧民发放的补贴 断章取义 说只给在原籍放牧的牧民发放补贴 而在外打工的人不给发补贴!这一土政策显然违背了内蒙古政府的文件精神 !当地干部之所以胆大妄为克扣底层老百姓的补贴款 不就是为一己之利吗?!而他们在众多牧民的抗争及网络迅速传播的情况下 只得“退让 ”!在中央反腐扫黑除恶的风头上 估计怕被抓典型吧!

网络时代的老百姓已非愚不可及 他们从网上已知上级政府的文件精神 还从相邻旗得知别处给边民发放补贴的情况 故底气十足地找旗政府讨说法去了!这次主要是边境苏木的牧民多些 如巴音乌兰苏木图克木嘎查的牧民们 我从视频里还看到不少其他苏木嘎查的牧民们 .

据说 旗政府干部和苏木干部在互相埋怨对方 不过是怕上面追究其责任而已!还私下责怪牧民们把“闹事”的视频发到了网上...据说当地干部不怕牧民上访告状 就怕网上曝光牧民们的上访实情!

乌拉特中旗干部侵占牧民草场及其他贪腐问题不少 所以才导致官民矛盾冲突 老百姓上访告状不断 即便旗警方动用反恐大队进京抓捕上访牧民 用对待犯罪分子的方式给上访牧民戴背铐肆意行政拘留等 也挡不住老百姓的依法维权!此事件的迅速处理和解决也启示人们:自身权益的获得不可能靠赐给而应靠自己的努力抗争!(2019.1.30 - 韩新娜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