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4日星期三

2019年9月2日,普京抵达乌兰巴托,对蒙古国进行正式访问

2019年9月2日,蒙古乌兰巴托,俄罗斯总统普京抵达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并于3日对蒙古国进行正式访问。

在纪念诺门罕战役(又称哈拉哈河战役)胜利80周年庆典之际普京抵达乌兰巴托,对蒙古国进行正式访问。

预计2019年秋季庆祝苏联军队和蒙古国军队在哈拉哈河战胜日军的战役。当年在此地的进攻行动由苏联元帅朱可夫指挥。

普京对蒙古国的访问行程将主要于9月3日进行,他将与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举行会谈。

普京在出访前接受蒙古国报纸采访时,他有意表示将在会晤期间详细讨论进一步扩大互利合作的前景。

此外,两国领导人还将就地区和国际热点问题交换意见。普京还将出席纪念诺门罕战役胜利80周年的庆祝活动。

诺门罕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日本及前苏联在远东地区发生的一场战役。该战事于1939年5月11日至6月16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境内诺门罕布日德地区(简称诺门罕)及蒙古国哈拉哈河中下游两岸爆发。战事以日本关东军失败结束。

美国特使前脚刚走,俄罗斯立马跟进。

俄东部军区新闻处对外表示:俄罗斯与蒙古国新一轮军事演习将不日展开。这场名为“色楞格-2019”的军事演习将在蒙古的军事训练场进行。俄蒙双方将出动2000人左右的兵力,并在地面协调作战、多兵种合作方面展开演练。

从演习的内容和双方的派驻兵力来看,此次军演规模较小,但结合美俄博弈的背景,便觉得这2000人参与的军演,背后另有深意。

第一、俄蒙的军演或是对美国势力介入发出的“驱离”信号。

本月8号,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到访了蒙古,并就军事防务、经济合作等领域和蒙古国总统哈勒特马·巴特图勒展开了深度会晤。按照媒体的说法,蒙古国或沿袭一贯的传统,对于保持和白宫的“战略友谊”,充满了预期。

另据蒙古的民意调查显示,多数蒙古人对于美国的执政风格以及其彰显的战略影响力怀有极大的兴趣。

作为一个深陷于俄罗斯和邻居国家“夹击”的内陆国家,蒙古一直奉行于不结盟、中立的对外政策。也同时因为缺少出海口等因素,这个号称“马背上的国家”,经济发展十分缓慢。

地理位置的约束和政治层面的不稳定,导致了蒙古必须寻求更多的外部国家的支持,来弥补自身的缺陷。而美国或是蒙古国一直追寻的目标。

2019年8月27日星期二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申明在全球捍卫“天赋权利”


7月29日,在庆祝美国国务院成立230周年纪念活动上,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国务卿强调了美国外交的持久特质:在国内外捍卫人民的天赋权利。

美国为改变人权状况成立新委员会

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国务卿7月8日宣布成立一个新委员会,就当前全球人权状况向他提供建议。他说,“现在应该是对人权在美国对外政策中的作用进行有根据的审议的时候了”。

他说,“该委员会的职责是指出一条更忠实于我国建国原则的路线”。他说,“我们必须……警惕不让人权话语被篡改、劫持或用于可疑或恶毒的目的”。

新委员会的成员将包括有着多种背景和信仰的不同群体的专家、哲学家和活动人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法学教授、世界知名人权专家玛丽·安·格伦登(Mary Ann Glendon)将领导这个委员会。

指导美国对外政策
蓬佩奥强调了美国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对维护人权承担的领导角色和作出的承诺,以及对1948年制定出《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发挥的作用。《世界人权宣言》“永远结束了那种认为国家可以虐待自身公民而无人关注或没有后果的观念”。

蓬佩奥说,“在《世界人权宣言》通过70多年后,赤裸裸的侵权状况仍然存在,有时甚至是以人权的名义,这是我们时代的悲哀”。

美国防长访问蒙古欲强化战略关系

美国和蒙古刚刚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本周三(8月7日),正在亚太地区巡访的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到访蒙古,继续为加强与蒙古的战略关系开展外交攻势。

这是美国国防部长5年来再次访问这个地处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内陆国家。路透社指出,五角大楼正在寻求执行以应对中俄为中心的战略,蒙古则最好地代表了美国未来数十年的重点所在,埃斯珀此行凸显了蒙古在这一地区的重要性。

“鉴于蒙古的位置,与我们合作的兴趣,以及他们的‘第三邻国’政策,这些是我想要去那里和他们接触的原因。”在访问蒙古前夕,埃斯珀对随行记者称。

由于蒙古具有的重要战略位置,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就一直在提升与蒙古的关系。尽管近期美蒙关系有所上升,但是作为“第三邻国”的美国,影响力恐难以超越中俄。

提升对蒙古战略估价

上一次美国防长访问蒙古是在2014年,时任美国防长查克·黑格在蒙古停留了四个小时。这一次,埃斯珀在与蒙古方面展开会谈之前,在乌兰巴托度过了整个周三的晚上。

在乌兰巴托,蒙古政府送给埃斯珀一匹7岁的马作为礼物,埃斯珀用美国前国防部长乔治·马歇尔为这匹马命名。上周,蒙古总统哈勒特马·巴特图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在访问美国时,也赠送给美国总统特朗普13岁的幼子巴伦一匹马,特朗普将其命名为“胜利”。

埃斯珀此次对蒙古的访问,成为美蒙两国近期频繁互动的又一例证。上个月初,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访问了蒙古,并会见了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

周四(8月8日),埃斯珀会见了蒙古国防部长。在举行会谈前埃斯珀表示,“很荣幸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并且有机会寻找进一步强化两国关系的不同方式”。

上周,巴特图勒嘎访问美国时,双方宣布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同意加强彼此的安全和经济合作。与蒙古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得到了美国政策圈的支持。

在巴特图勒嘎访美前夕,美国传统基金会副幕僚长金凡中(Anthony Kim)撰文表示,“蒙古是美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战略盟友,决策者须认识到蒙古具有的独特潜力,它可以巩固美国在该地区的强大存在。”

金凡中建议,美国应该升级与蒙古的经济关系,并在博尔顿访问蒙古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内阁级别的访问以巩固美蒙战略安全关系。

路透社8日援引美国国防部一名匿名高级官员的话称:“蒙古一直是很好的盟友,作用超过了它本身的力量,我认为埃斯珀部长想要承认这一点,看看能否进一步发展这种伙伴关系。”

美国和蒙古各有所求

美联社8月8日报道,埃斯珀在乌兰巴托表示,他此次访问蒙古并没有如何与蒙古开展军事合作的具体目标,但他希望与蒙古军方高层建立更加牢固的关系。

不过,一名美国国防部匿名高级官员透露,美国希望和蒙古扩大防务和情报合作,指出蒙古的位置使其成为建立针对美国对手的监听和监控站的理想地点。此外,美国也希望扩大利用蒙古寒冷的气候条件进行军事训练。

蒙古一直是美国重要的安全伙伴。从2003年起,蒙古一直向伊拉克、阿富汗等国派遣部队,协助美军的行动。据路透社报道,目前仍有大约200名蒙古士兵驻扎在阿富汗。

此外,蒙古和朝鲜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两国之间有铁路相连。路透社认为,在特朗普恢复与朝鲜的无核化谈判时,可以利用这一点。此前,蒙古曾成为金特会的备选地之一。

上周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访问美国与特朗普会谈的主要议题之一是加强与美国的经济贸易关系。中国占蒙古国出口比重90%,蒙古希望提高贸易对象的多样性。

美国也对蒙古丰富的矿产资源充满兴趣,特别是稀土资源。在中美经贸关系紧张的背景之下,美国正在寻求扩大的稀土的来源。目前中国生产的稀土占全球95%以上,美国有超过80%的稀土从中国进口。有数据指出,蒙古国稀土储量3100万吨,约占全球稀土储量的16.8%,仅次于中国。

最近一段时间蒙古对美国的重要性提升,与中美关系不无关系。蒙古在关键时刻在稀土问题上发挥了作用。

蒙古是埃斯珀亚太之行的第四站,在访问蒙古之前,埃斯珀还访问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结束对蒙古的访问之后,埃斯珀还将访问韩国。路透社指出,埃斯珀此行实际意在中俄。

据美国国防部网站7日刊文介绍,在从新西兰前往日本途中,埃斯珀说,此次对亚太五国的访问,凸显了盟友在美国战略中的作用。埃斯珀强调,他此行是对美国国防战略的直接支持。

2018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布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把大国竞争作为“首要关切”,反恐不再成为重点。报告称这种长期战略竞争主要来自中国和俄罗斯。报告同时仍把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作为美国国防战略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6月1日,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则将蒙古以及新加坡、新西兰定义为美国“可靠可信的天然合作伙伴”。

美国是第五个与蒙古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在上周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访问美国之前,蒙古只与俄罗斯(2006年)、日本(2010年)、中国(2014年)以及印度(2015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冷战结束后,蒙古国重估外部环境,提出“第三邻国”政策,高度重视同除中俄外的国家发展关系。而美国一直是蒙古国所谓的“第三邻国”中最重要的国家。

蒙古战略研究所兼职研究员Bolor Lkhaajav不久前在《外交学者》杂志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美国和蒙古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显示蒙古“第三邻国”政策的成功运用。同时,巴特图勒嘎的国事访问加强了蒙古在美国所谓的印太战略中的地位。

路透社8日也援引美国国防部负责东亚事务的前副助理防长、现任威尔逊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邓志强(Abraham Denmark)的观点说,“蒙古不会完全站在某一方去反对另一方。

美国提升同蒙古国战略级别

7月31日,美国人同蒙古国会谈,媒体报道称,稀土是美蒙会谈的核心内容之一,美国因为战略资源稀土被“卡脖子”,目前已经非常心急火燎,而蒙古国的稀土探明的储量全球第二,仅次于内蒙古。

公开声明显示,美国提升了同蒙古国的关系,现在为战略伙伴关系级别。这意味着,美国人将会加大对蒙古国的投资。

分析称,美国此举是为了给蒙古国两个仅有的邻国传递一个信号,意思是美国人将会打入到这个看起来是“美国禁区”的地方。

稍早前,土耳其人也利用美国在稀土资源上的紧张心理,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日本方面为土耳其提供稀土开发技术,土耳其可以为美国人提供稀土。土耳其方面想以此缓解美国对其不满,此前因为其采购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美国宣布不仅禁售F-35隐身战斗机还要对土耳其进行制裁。

不过,日本方面对土耳其的呼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美国方面也无视了土耳其的“示好”,因为目前美国面临的稀土问题,不光是资源问题,还有技术问题。况且土耳其的信用一直不佳,美国人不想增加一个能够“卡”住他“脖子"的人。

有报道称,在未来10年时间,美国国防部启动的1950年法案或许让美国突破知识产权的限制生产专为军用的稀土产品。

美国与蒙古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

白宫 —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31号星期三下午在白宫会见蒙古国总统,两人同意美国与蒙古关系已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并且将加强两国贸易关系。随后美国国务院发出声明,宣布美国与蒙古成为战略伙伴关系。而蒙古与中国的关以及蒙古是否采用华为的5G技术,也受到关注。

这是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2017年上任以来,第一次访问美国。他与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了双边会谈。之后白宫发出声明,说两位元首都同意,美国与蒙古关系已经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的层级,而美国支持蒙古国在放弃共产主义之后的民主发展,会谈中两人讨论了国防、安全、贸易与投资,主权以及法治等议题。而蒙古军队正与美国军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并肩作战,蒙古承诺在2021年之前不会将军队撤出阿富汗。

白宫的声明还提到,蒙古支持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也支持美国与朝鲜的协商。蒙古此前也曾传出是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的地点之一。

白宫的声明提到蒙古国与日本、韩国、阿富汗、伊拉克等国的关系,但没有提到中国。不过星期二白宫举行了背景简报会,会上资深官员谈到几个美国与蒙古之间的议题。资深官员说:“蒙古夹在两个极权国家当中,尽管如此,仍有办法在1990年放弃共产主义之后,建立了自由且开放的民主社会。”

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对蒙古进行了两天访问,访问重点是中国对蒙古的基础建设、能源、矿产等的投资。美国资深官员表示,“现在的情况是蒙古90%的贸易必须经过中国。我们想要开始就此展开讨论,看看我们能否帮助他们拓展多元化的贸易管道。”

此前美国曾经警告蒙古,不要采用华为的5G技术。至于特朗普总统是否会与巴特图勒嘎谈到使用华为技术问题,美国资深官员告诉记者:“我们想对于这些国家而言,你的供应商来自在人民生活、经济、文化以及其他层面上都拥有极权主义观点的国家,这些国家应该考虑长期结果与后果,这是绝对很关键的。”

根据华为网站介绍,华为已经在蒙古境内提供无线网络,目前有5万户家庭,到2020年,蒙古境内会有超过30万户家庭使用华为的无线网络。

蒙古总统将在星期四造访美国参议院的外交关系委员会,星期五访问国会图书馆。

伊利夏提:“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

点此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自进入今年夏季,黔驴技穷、疲于应付国际压力的中国政府,开始不断推出各类有关维吾尔人、东突厥斯坦(中国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白皮书,试图以强词夺理、胡搅蛮缠继续欺骗文明世界,继续其对维吾尔等新疆突厥民族的种族灭绝法西斯暴行。

上个月中下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以《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为题的白皮书,白皮书无非是以陈词滥调重复编造的维吾尔历史,篡改东突厥斯坦(新疆)历史,歪曲维吾尔及其他生活在东突厥斯坦的突厥民族信仰、文化、传统等。

尽管该《白皮书》一发表就引起了国际社会极大的舆论反响、批驳,当然也包括维吾尔学者、人权活动家、各维吾尔团体领袖等的言辞指责;但是,大多数的批判,仅停留于就事论事的简单批驳;缺乏系统性的、有理有据的逐条反驳,因而,我以为,对《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我应该再说点什么。

我的批判,就从《白皮书》的第一条开始:“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华语世界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开篇便说:“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尽管说的是远古至近代中原王朝的分分合合;而且这分分合合说的是还没有出现民族、国家概念时期的王朝天下;但细读那些所谓的分分合合历史,绝大多数的分分合合是发生在中原,长城以内,与蒙、藏、东突厥斯坦,没有任何关系;这说明一个铁的实施,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更没有“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一说法。

中文所谓的天下(中国),按中文史书记载,自盘古开天至尧舜,自殷、商、周至春秋战国,自秦灭六国至始皇一统中原,自汉至三国、南北朝,自隋唐至五代、南北宋、辽、金,自蒙元至明,自满清至北洋、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朝各代的土地边界,自始至终,变幻不定,有大有小;翻遍中文历朝历代史书,除了中共国,未见有任何过去朝代史书记载哪一块儿土地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成吉思汗蒙古帝国征服土地纵横亚欧大陆,中原只是其以异族身份征服的最后一块儿土地;在蒙古帝国征服中原之前,现在的内外蒙古、图伯特(西藏)和东突厥斯坦都与中原是分割的!就历史上蒙古帝国而言,要说哪一块儿土地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概只有现代蒙古国可以说中原(现在的中国)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何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

朱元璋的大明,中文史书白纸黑字记载,将近三百年的国祚,其闭关锁国,安于自嘉峪关至玉门关的长城以内;大明这三百年,东突厥斯坦、蒙古、图伯特(西藏)都与中原大明朝各自为政,是分割开了的列国;何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满清,继蒙古帝国之后,是另一个以异族身份于1644年入关,以几千铁骑击败大明朝残余,以“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血腥手段,臣服了中原及其居民。

据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记载,满清末年,满清大臣刚毅曾对要前去与列强谈判的代表说:“宁予友邦、不予家奴”,意思是征服的土地是满清王朝的,给予谁是自己的事,与被征服中原大明遗民无关。

当然,家奴指的是包括现在要认贼作父的共产中国之先辈曾国藩、左宗棠、林则徐及后来的改革派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等戊戌六君子。

满清是在征服了中原一百年之后,于1755年才征服准噶尔汗国,再顺手牵羊,将东突厥斯坦南部也一块儿收为藩属,与蒙藏一起归理藩院管理;在东突厥斯坦还未被满清征服这一百年期间,东突厥斯坦是和满清中原是分隔开的!

再想啰嗦一点满清的藩属;理藩院和满清管理中原汉人事物的其他内阁六部是同等机构;有意思的是,理藩院不仅管理满蒙藏维吾尔事物,而且还包括俄罗斯事物;而且理藩院的文书只用满蒙藏维吾尔语,不用中文,这也突显满清对其藩属的管理是和对中原汉人的管理是有极大区别的。

尽管东突厥斯坦土地和人民被征服了,但在行政管理上,显然,在满清统治者眼里,东突厥斯坦还是和中原是有区别的,所以要分隔开!

以上是过去,再看近代历史,辛亥之前,孙中山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口号,显然,就没有包括东突厥斯坦、图伯特(西藏)、蒙古等藩属,也就是说国共两党都认可的国父在当时,已经明确确认东突厥斯坦(新疆)不属于中原本土,是可以分割的一部分!

辛亥革命爆发后不久,孙文在巴黎发表谈话:“中国于地理上分为二十二行省,加以三大属地即蒙古、西藏、新疆是也,其面积实较全欧为大。各省气候不同,故人民之习惯性质亦各随气候而为差异。似此情势,于政治上万不宜于中央集权,倘用北美联邦制度,最为相宜。每省于内政各有其完全自由,各负其统御整理之责;但于各省之上建设一中央政府,专管军事、外交、财政,则气息自联贯矣。”

上引孙中山的话再一次证实,东突厥斯坦不属于中国,是中国领土可以分割的一部分,何来“不可分割”之说?

实际上,自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直到1944年盛世才被迫去重庆就任农林部长为止,东突厥斯坦事实上是与中华民国处于分割的!何来“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盛世才政变上台当上督办之后,投靠苏联斯大林怀抱,邀请苏军红军机械化加强团第八团进驻哈密,守住了东突厥斯坦的东大门,使得靠苏联征服了中原各省就任了中华民国总统的蒋介石望西兴叹;那三十三年,东突厥斯坦是和中原分割的,何来“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自1944年至1949年,共产党在苏俄斯大林援助下侵占东突厥斯坦为止,东突厥斯坦西北部三区,在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民族军保卫下,星月蓝旗高高飘扬,各民族自己当家作主;那时的东突厥斯坦,是与中原政权分割的,何来“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同为满清藩属的安南、高丽独立了,还有其他满清征服土地划归了其他国家,包括香港割让给英国,也分割了一百年,何来不可分割一部分?

现在,香港回归还不到30年,香港的反“送终中“已突显,香港也只是土地回归了,人心并未回归,还是分割的,何来“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后,以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历史地理)、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教授的话作为结语:“如果以历史上中国最大的疆域为范围,统一的时间是八十一年;如果把基本上恢复前代的疆域、维持中原地区的和平安定作为标准,统一的时间是九百五十年。这九百五十年中有若干年,严格说是不能算统一的,如东汉的中期、明崇祯后期等。”(《中国历史的启示;同意与分裂》商务印书馆,65页)

千年历史长河中,满蒙藏、东突厥斯坦只有八十一年藩属于征服中原异族统治,就敢大言不惭“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逻辑何在?

2019年8月26日星期一

美防长埃斯珀访问蒙古国 加强两军关系


正在蒙古国访问的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8月8日星期四会晤了蒙古国防部长等高级官员,探讨如何加强两国军方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

蒙古国地处中俄之间,对美国的印太地缘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埃斯珀就任国防部长以来在第一次出访时就访问了蒙古国,凸显了其在亚太地区的重要性。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Chuck Hagel)2014年时曾在蒙古国短暂停留了一个小时,埃斯珀这次访问将在乌兰巴托过夜。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在蒙古访问时,收到了蒙古赠与来访贵宾的传统礼物——一匹栗色骏马。

埃斯珀以一位1924- 1927间在中国服役的军官的名字给马命名。当时这名年轻的军官为了给他的步兵团配备最好的马匹,曾来专程来到蒙古采购。这名军官后来曾担任国防部长。猜到马的名字吗?视频中为您揭晓!

在星期三为埃斯珀举行的欢迎仪式上,蒙古国还赠送了埃斯珀一匹7岁的蒙古马作为礼物。埃斯珀用美国前防长马歇尔(George Marshall)的名字为其命名。

蒙古国迫切希望得到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投资,以减少来自中国的经济援助。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上个月曾经访问美国,并在白宫会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两人讨论了加强两国关系,以及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对稀土矿业的投资等议题。

巴特图勒嘎曾经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常常被称为是蒙古国的特朗普,他在竞选时的立场有时带有明显的反华立场。

蒙古国拥有丰富的能源和矿产资源,其中包括一定的稀土储量。

白宫在巴特图勒嘎访问时曾发表声明表示,两位元首都同意,美国与蒙古关系已经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的层级,而美国支持蒙古国在放弃共产主义之后的民主发展。

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美国国防官员对路透社说:“他们一直是一个国际重要性非同寻常的盟友,埃斯珀部长希望指出这一点,并看看是否有进一步加深两国伙伴关系的途径。”

这位官员还说,埃斯珀部长的这次访问虽然并没有带去任何具体的提议,但是美国非常希望加强两国关系,特别是在利用蒙古寒冷的气候进行军事训练方面能够加强合作。

蒙古一直是美军来自亚洲的伙伴,至今仍有200名军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与美军并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