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内蒙农牧民集体请愿 促放牧民包姑娘



内蒙古自治区七个盟市的十多位农牧民代表不满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起诉维权代表包姑娘,9月19日到首府呼和浩特向自治区政府请愿,要求立即释放包姑娘。

通辽市扎鲁特旗牧民维权代表包姑娘(本名),,因抗议村支书贪腐,将村集体1800亩草场私下出租牟利,连续多年到自治区政府和北京上访,今年7月26日被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该案已于一个月前移送检察院,进入起诉程序。

当局此举引起农牧民强烈不满。9月19日,内蒙古多地农牧民十多人,在维权人士新娜的陪同下,前往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信访办请愿,促请当局释放包姑娘。

蒙族维权人士新娜,在信访办门口接受本台采访。她说:

“我们现在站在内蒙古信访局的门口,我们现在的这几位代表了蒙古族网民,有七个地方的,有哲盟(原哲里木盟),兴安盟的,锡林郭勒的,昭乌达蒙等,还有呼市的。我们今天来给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布小林主席发了一封公开信”。

公开信称,扎鲁特旗牧民维权代表包姑娘被抓后,网上激愤难平的另一个原因是内蒙古各地警方,对待底层维权民众也和对待包姑娘一样蛮不讲理。老百姓忍无可忍,苦不堪言。故一石激起千层浪。信中列举了科左后旗的青年人文明,因在网上揭露当地政府官员偏袒有钱大佬抢占村民土地镇压维权民众而被判刑两年;翁牛特旗的莺歌俩姐妹因和众百姓抗议大型养猪场入驻家乡而被拘留至今。

另一位声援者、兴安盟科右中旗牧民赵八虎对本台记者说,他们为包姑娘聘请了律师,但律师未能见到当事人:

“蒙古族网友们给包姑娘捐钱,请了两位区内律师,(当局)不让见;现在又从区外请了一位汉族律师,还不让见面。许多蒙古族网友都很关注包姑娘被抓事件,因为这是对整个蒙古族维权老百姓的恐吓”。

声援包姑娘的农牧民网友们向政府提出三点诉求,包括:敦促警方无条件释放包姑娘以及各地类似包姑娘这样的底层维权民众;关注内蒙古政法委系统对底层维权百姓的粗暴打压,与时俱进摒弃极左思维,提升素质加强现代管理水平;并提醒自治区政府主席,基层执法者要以民为本,不要站在百姓的对立面。

本台曾报道,包姑娘因不满村集体所有的近两千亩草场被村官私下承包给外来人,带领村民到呼和浩特市和北京上访多年,去年曾因委托北京律师状告政府官员,后被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处以行政拘留10天。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土耳其为蒙古捐赠移动办公室应对传染性动物疾病

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在蒙古为乌兰巴托专业审计局提供移动办公室以支持其应对传染性动物疾病。

据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发表的书面声明,为解决蒙古卫生,教育,社会和经济问题而开展工程项目的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在农村地区为解决传染性动物疾病开展斗争。

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监督和检疫动植物及动植物产品等工作上为该国提供支持。

据报道,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把移动办公室交给了乌兰巴托职业监督局负责人。

土耳其驻乌兰巴托大使艾哈迈德·亚扎尔,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副主席苏莱亚·埃尔,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主席顾问阔拉巴什,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乌兰巴托项目协调员齐夫特吉,蒙古职业监督局长兼总监特萨噶安克胡及多名官员参加了上述仪式。

在此发表讲话的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副主席埃尔表示,土耳其和蒙古之间存在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联系,为此,在蒙古感到就像是在自己的家里。

他说,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22年来在蒙古各行业开展活动,而且项目工程数量逐年递增。
蒙古职业监督局局长特萨噶安克胡也在讲话中表示,作为政府在经济困难时期接受土耳其方捐赠的移动办公室可以完全满足需求。为此向土耳其方所有负责人表示感谢。

访杨海英博士:内蒙草原的资源、宗教与教育 - 《没有墓碑的草原》访谈(之八)

在这里收听节目 - 本集内容是专访《没有墓碑的草原——内蒙古文化大革命大屠杀实录》日文原著者杨海英博士,谈内蒙草原的资源、宗教与教育。

杨海英博士是日本静冈大学教授,他是来自鄂尔多斯草原的蒙古族人,本名俄尼斯.朝格图。

《没有墓碑的草原》日文原作获日本纪实文学大奖“第十四届司马辽太郎奖”。

在本集节目中,杨海英博士谈到:

1.我们身边民主化的例子——台湾。

2.请不要再往内蒙、西藏、新疆输送汉人“掺沙子”。

3.资源开采后输往南方,当地人却无钱享用,新疆也有此问题。

4.当局如何让内蒙藏传佛教消亡。

5.我的幸运:内蒙草原特定时代特殊的文化教育和师资情况。


2017年9月15日星期五

蒙古族人上访被劳教终身残疾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杭锦旗锡尼镇村民巴音其木格因上访被当地警方“劳教”一年,在被羁押期间患严重疾病,需借助双拐才能行走。她对本台记者表示,曾申诉上访多年,但当地政府拒绝受理。

正在呼和浩特市向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纪委等部门上访的巴音其木格,曾是鄂尔多斯杭锦旗锡尼镇阿日斯愣图信用社的信贷员。2004年,她被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巴音其木格不服判决,委托律师提出申诉,不但无人受理,还因为到北京上访被当局劳教一年。

巴音其木格9月14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

“我是鄂尔多斯杭锦旗的巴音其木格。我这次来呼和浩特上访,是我因为上访被劳教致残的事情。我十几年的冤案,还不给解决。不解决,我就继续上访”。

关注事件的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告诉记者:

“巴音其木格女士最初从基层法院,官司一直打到高院,也没有解决。后来上访,结果因为上访,又被劳教致残,这次又来上访。习近平主席说依法治国,只要依法治国,案子就能够解决”。

巴音其木格在写给自治区主席的信访材料中称,她所在的基层信用社的管理混乱,在信用社领导的逼迫下,她曾经违规操作,后被法院以“假名贷款、自批自贷、挪用库款及收入不入账”为由判刑。她就此到北京中南海等地上访,却被当地政府处以劳教一年,期间患上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不能行走,只能拄双拐、坐轮椅。

巴音其木格说,她这次上访,恳请上级部门彻查她的申诉是否属实,并纠正因其上访而被劳教的冤案,并赔偿经济损失。

另外在呼和浩特上访的一位牧民对记者感叹道,他每次上访都遭报复:

"现在内蒙老百姓,谁告状,就抓、押,有各种办法。我听说共产党政策好,但是我看不到。这么多年来,政府、警察成天抓我们老百姓。内蒙古老百姓生活太难了,都是为了土地的事”。

记者截稿前,巴音其木格正在返回家乡途中,她说,警察一直尾随其后。因此非常担心再次入狱。(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李想)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

维族被囚学者伊力哈木再获国际人权奖

国际人权组织“国际自由联盟”日前将2017年度“自由奖”颁发给了被中国判处无期徒刑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xti),表彰其致力于维护公民权利,并以温和理性方式推动维族与汉族之间的对话与和解。

伊力哈木•土赫提日前获国际自由联盟(Liberal International)第198届执行委员会授予其年度自由奖,颁奖典礼将于11月30日于荷兰海牙举行。

国际自由联盟名誉副主席勒宁(Markus Loning)赞扬伊力哈木为民族和解和争取人权作出的贡献,并促请中国当局释放伊力哈木。

本台记者4日就此致电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但电话无法接通。

伊力哈木的好友、一直为伊力哈木呼吁的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在给本台的视频中称,因恰逢所谓“敏感”时刻,目前无人能联系到古再努尔,但已经通过其他方式向古再努尔转达了祝贺,希望为她带来些许安稳和温暖:

“伊力哈木获得奖项的时间正好也是古尔邦节,那么这几天因为金砖国家会议,我们都没有办法向古再努尔当面祝贺她的节日以及祝贺她丈夫伊力哈木获奖,但这个消息我们还是通过电话、短信的形式传达给了古再努尔,我希望她在这三年多的守望当中,获得一些温暖。”

为了表达对伊力哈木的声援,胡佳还特意穿上一件特殊的T恤,他表示:

“看到这副图,我们就可以做个形象的比喻,伊力哈木就是为维吾尔人,以一种和平、理性、和解的方式站在中共暴政前的那个人。”

伊力哈木入狱后连续获得多个国际人权奖项,包括去年9月获提名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Sakharov Prize)以及去年10月获颁马丁恩纳斯人权奖(Martin Ennals Award)。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伊力哈木被囚三年来获颁多个国际奖项,但中国当局对国际社会的呼声却置若罔闻:

“伊力哈木从重判到现在为止,获得很多国际上的奖项,但并没有引起中国的高度关注。我希望这次获得这个奖项能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不能因为国家的经济利益,就默认中国在当地进行迫害。”

现年47岁的伊力哈木原是中央民族大学教师,2006年创办“维吾尔在线”网站,关注新疆的收入差距及失业问题。2014年,中国当局指控伊力哈木与境外“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势力勾结,利用国际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其后以“分裂国家罪”判处他无期徒刑。目前,伊力哈木被羁押在乌鲁木齐第一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