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

副总统迈克·彭斯就本届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发表讲话


副总统办公室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就本届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发表讲话

哈得逊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
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10月4日

东部夏令时上午11时07分

肯(Ken),谢谢你的亲切介绍。各位理事会成员(Members of the Board of Trustees),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博士,我们尊敬的嘉宾,以及所有那些忠实于你们以“以非传统方式思考未来”的使命的人士,回到哈得逊研究所发表演讲,令我深感荣幸。

半个多世纪以来,贵所一直致力于“推进全球的安全、繁荣与自由”。虽然哈得逊这些年来数次搬迁,但始终不变的是:你们一直在彰显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即美国的领导作用照亮前行之路。

今天,说到领导作用,请允许我首先转达美国在国内外的领导作用的倡导者——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问候。

本届政府上任伊始,特朗普总统就将我们与中国以及习主席的关系作为一个优先事项。去年4月6日,特朗普总统在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接待了习主席。去年11月8日,特朗普总统前往北京,受到中国领导人的热情款待。

在过去两年中,我们的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建立了牢固的个人关系,他们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密切合作,最重要的是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问题。

但是,我今天来此是因为美国人民应该知道,目前,北京正在动用一种政府上下全面参与的方式,利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宣传手段来扩大其影响,增进其在美国的利益。

中国也在以比以往更活跃的方式运用这种力量,对我们的国内政策和政治施加影响及干预。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们已采取果断行动,以美国的领导作用对中国作出回应,并应用贵所长期倡导的各项原则与政策。

在特朗普总统于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中,他描述了一个“大国竞争”的新时代。正如我们所言,外国已经开始“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重新施加其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以使之为其所用”。

特朗普总统在这一战略中清楚地表明,美利坚合众国已对中国采取了一种新的做法。我们寻求一种以公平、对等和尊重主权为基础的关系,而且我们采取了迅速有力的行动来实现这一目标。

诚如特朗普总统在去年访问中国时所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加强两国关系、改善我们公民生活的机会”。我们对未来的愿景建立在我们历史上的最佳时期,当时美国和中国都本着开放和友好的精神彼此接近。

在美国独立战争(Revolutionary War)之后,当我们这个年轻的国家为出口商品寻求新的市场时,中国人对从事人参和皮货贸易的美国商人表示欢迎。

当中国在其称之为“百年国耻”的时期遭受侮辱和剥削时,美国拒绝参与其中,并倡导“门户开放”(Open Door)政策,以使我们能够与中国进行更为自由的贸易,并维护他们的主权。

当美国传教士们将福音传到中国本土时,他们被一个古老而充满活力的民族的丰厚文化而感动。他们不仅传播了信仰,还创办了中国一些最早的、最优秀的大学。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Second World War)爆发时,我们作为盟友并肩作战一起抗击帝国主义。战争结束以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United Nations)的创始成员国以及战后世界格局的一个重要的缔造者。

但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掌权后不久,就开始奉行威权扩张主义。令人惊愕的是,仅在我们两国并肩抗敌五年之后,我们就在朝鲜半岛的山峦和峡谷中交战了。我父亲就曾奔赴前线,参加这场捍卫自由的战争。

但即便是残酷的朝鲜战争也未能削弱我们恢复那些长期以来将我们连结在一起的纽带的共同愿望。中国与美国的疏离于1972年结束,此后不久,我们恢复了外交关系,开始相互开放经济,而且美国大学也开始培训新一代的中国工程师、商界领袖、学者和官员。

在苏联解体以后,我们以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必然会出现。基于这种乐观态度,美国在21世纪到来之际,同意向北京开放我国经济,并促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美国前几届政府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希望中国能够在各个领域中扩大自由——不仅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对传统自由主义原则、私有财产、宗教自由以及所有各项人权都表现出新的尊重……但是这一希望未能实现。

自由的梦想对中国人民来说依然遥不可及。虽然北京口头上仍然承诺继续“改革开放”,但邓小平的这项著名政策现已成为空谈。

在过去的17年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了9倍,它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所推动的。而中国共产党却采用了一系列与自由和公平贸易相悖的政策手段,例如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像发糖果一样随意发放产业补贴。这些政策为北京奠定了制造业的基础,但却以牺牲其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为代价。

中国的这些行为造成了与美国的贸易逆差,去年高达3750亿美元——几乎占我们全球贸易逆差的一半。正如特朗普总统本周所言,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重建了中国”。

目前,中国共产党已着眼于通过“中国制造2025计划”控制全球90%的最先进行业,包括机器人技术、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为了控制21世纪的经济制高点,北京指示其官僚及企业以任何必要手段来获取作为我们经济领导力基础的美国知识产权。

北京现在要求许多美国企业交出商业机密作为其在中国经营的代价,并协调和资助收购美国公司以获得其创新所有权。最为严重的是,中国的一些安全机构策划全面盗窃美国的技术,包括最尖端的军事技术蓝图。

利用这些偷盗的技术,中国共产党正在大规模地开展“铸犁为剑”的行动。

中国目前的军费开支相当于亚洲其他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北京将扩展军力作为优先考虑,以在陆地、海上、空中和太空全面削弱美国的军事优势。中国想要将美利坚合众国挤出西太平洋(Western Pacific),企图阻止我们对我们的盟国施以援手。但是他们不会得逞。

北京还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宣示力量。中国船只经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阁列岛(Senkaku Islands)周围巡逻。虽然中国领导人曾于2015年在白宫玫瑰园(Rose Garden of the White House)表示,他的国家“无意使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军事化”,但今天,北京已经在一系列人造岛屿的军事基地上部署了先进的反舰和防空导弹。

中国的扩张性在本周暴露无遗。当美国驱逐舰“迪凯特号”(USS Decatur)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时,一艘中国海军舰艇逼近到45码范围内,迫使我们的军舰迅速采取避撞动作。尽管受到这种不顾后果的骚扰,美国海军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和国家利益要求的任何地方飞行、航行和运作。我们不会被吓倒,我们不会退缩。(掌声)

美国曾希望经济自由化将推动中国与我们以及整个世界建立起更强大的伙伴关系。但相反,中国选择了经济侵略,并使其不断强化的军队肆无忌惮。

北京也没有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让人民享有更大的自由。北京曾一度在扩大自由和尊重人权方面作出小幅改进。但近年来,它已朝着控制和压迫的方向急转直下。

今天,中国已建立起一个无可匹敌的监控国家,并经常是得益于美国的技术而变得范围更广和侵入性更大。“中国防火长城”越建越高,严重限制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到2020年,中国统治者的目标是实施一个奥威尔式体制(Orwellian system),旨在控制人民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即所谓的“社会信用分数”。引用该计划的官方蓝图来说,它将“让守信者畅行天下,失信者寸步难行”。

在宗教自由方面,新的迫害浪潮正在冲击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

上个月,北京关闭了一个中国最大的地下教会。在全国各地,当局正在拆除十字架,焚烧圣经和监禁信徒。北京现在已与梵蒂冈(Vatican)达成协议,这使得公开宣称无神论的共产党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可以直接发挥作用。对于中国的基督徒来说,这些是令人绝望的时刻。

北京也在打压佛教。在过去十年中,有超过150名藏传佛教僧侣为抗议中国对其信仰和文化的压制而自焚身亡。在新疆,中国共产党在政府拘押设施中监禁了多达100万的维吾尔族穆斯林,他们在那里受到夜以继日的洗脑教育。这些营地的幸存者描述说,他们所经历的是北京对维吾尔文化的蓄意扼杀和企图摧毁穆斯林信仰。

但正如历史所表明的那样,一个压迫自己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止步。北京还试图将其影响扩展到更广泛的世界范围。诚如哈得逊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所言,“中国反对美国政府的行动和目标。实际上,中国正在与美国的盟友和敌人建立自己的关系,这与北京的任何和平性或建设性意向都自相矛盾”。

实际上,中国利用所谓的“债务外交”来扩大其影响力。今天,中国向亚洲、非洲、欧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然而,这些贷款的条款充其量是隐晦的,而且从中受益的主要是北京。

可以问问斯里兰卡。它承担了巨额债务,让中国的国有企业建立了一个商业价值令人质疑的港口。两年前,该国无力继续还贷,北京借此向斯里兰卡施压,要求将这个新港口直接交到中国人手中。它可能很快就会成为中国不断壮大的蓝水海军的一个前沿军事基地。

在我们的西半球范围内,北京向委内瑞拉腐败无能的马杜罗(Maduro)政权提供了生命线,承诺提供可用石油偿还的50亿美元的可疑贷款。中国也是该国最大的单一债权国,使委内瑞拉人民承受超过50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北京还通过向那些承诺顺应中国战略目标的政党和候选人提供直接支持,从而腐化了一些国家的政治。

仅自去年一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已说服了三个拉丁美洲国家与台北中断关系,承认北京。这些行动威胁到台湾海峡(Taiwan Strait)的稳定,美利坚合众国对此予以谴责。虽然美国政府将会继续恪守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One China Policy),一如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所述,但美国将始终坚信:台湾所拥护的民主制为所有华人提供了一条更好的道路。

这些只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推进其战略利益的几种方式,且其强度和复杂程度在不断提高。然而,以前的几届美国政府几乎都忽略了中国的行动,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助长了那些行动。但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利坚合众国以重新焕发的美国实力捍卫我们的利益。

我们使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变得更为强大。今年年初,总统签署了一项自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时代以来最大的国防增幅预算法案——7160亿美元,以扩展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军事主导地位。

我们正在使我们的核武库现代化,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尖端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对我们的武装力量进行投资。这包括启动建立美国太空部队(United States Space Force)的程序,以确保我们继续在太空占据主导地位,并授权加强网络领域的实力,建立针对我们对手的威慑力。

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我们还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施加关税,其中最高的关税是专门针对北京试图获取和控制的那些先进行业。总统还明确表示,除非达成一项公平和互惠的协议,否则我们将征收更多的关税,数字可能会大幅度增加一倍以上。(掌声)

这些行动——运用美国的实力——已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国最大的证券交易所今年前9个月下跌了25%,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政府对北京的贸易做法进行了抵制。

正如特朗普总统清楚表明的那样,我们不希望中国的市场遭受损失。事实上,我们希望它繁荣发展。但美国希望北京能够奉行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政策。我们将继续坚定不移地要求他们这样做。(掌声)

可悲的是,中国的当权者到目前为止一直拒绝走这条道路。美国人民应该知道,针对特朗普总统所采取的强硬立场,北京正在展开一场全面和协调进行的运动,试图削弱对总统、我们的议程和我们国家最珍贵理念的支持。

我今天想告诉各位我们对中国行动的一些了解,其中有些是我们从情报评估中收集到的,有些是公开信息。但所有这些都是事实。

如前所述,北京正在采取一个各政府部门之间的协同方法以推进其影响,增进其利益。它正在以更活跃和更具胁迫性的方式利用这种力量来干涉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中国共产党在对美国的企业、电影制片厂、大学、智库、学者、记者以及地方、州和联邦官员进行诱惑或胁迫。

最恶劣的是,中国发动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对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以及2020年总统大选之前的环境施加影响。

坦率地说,特朗普总统的领导正在奏效,而中国所想要的是另外一个美国总统。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干涉美国的民主制度。正如特朗普总统上周所说,我们已“发现中国一直在试图干扰我们即将到来的2018年[中期]选举”。

我们的情报机构说,“中国正在针对美国州、地方政府和官员,利用联邦和地方各级政府之间在政策上的任何分歧,利用诸如关税等会造成分歧的问题,来推进北京的政治影响”。

6月份,北京传发了一份题为“宣传和审查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策略。该文件说,中国必须“实施准确和谨慎的打击,分化[美国国内]不同群体”。

为达此目的,北京调动了秘密行动人员、幌子组织和宣传喉舌,以图改变美国人对中国政策的看法。我们情报机构的一位资深工作人员最近告诉我,与中国在我们国家所进行的活动相比,俄国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相形见绌。美国人民应该知道这一点。

中国的高层官员还曾企图影响一些商界领袖来对我们的贸易行动提出谴责,利用他们在中国维持运营的愿望。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他们威胁一家美国的大公司,如果该公司拒绝公开反对美国政府的政策的话,就将拒绝批准其营业执照。

就对中期选举施加影响而言,你只要看看北京在关税方面对我们的回应就一目了然了。他们针对的都是那些将在2018年选举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行业和州。据一项估计,在中国企图施加影响的美国各县当中,80%以上在2016年投票支持了特朗普总统。现在中国想让这些选民来反对我们的政府。

中国还在直接对美国选民施加影响。就在上周,中国政府在《得梅因纪事报》(Des Moines Register)买了多页插刊。该报是我们驻中国大使的家乡的主要报纸,而该州是2018年选举中的一个关键州。这一插刊的设计使它看起来像新闻报道,把我们的贸易政策说成是鲁莽的,对爱奥华州人是有害的。

所幸的是,美国人并不买账。例如,美国农民与总统站在一起,他们看到他所采取的强势立场取得了实在的成果,包括本周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S.-Mexico-Canada Agreement),我们为美国产品大幅度地打开了北美市场,这个协议对美国农民和制造商来说都是巨大胜利。

但是,中国的行动并非仅仅集中在影响我们的政策和政治。北京还采取行动,利用其经济杠杆和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的吸引力,加紧对美国公司施加影响。

北京现在要求在中国经营的美国合资企业在其公司内部建立“党组织”,让中国共产党在招聘和投资决策中拥有发言权——或是否决权。

中国当局还对一些将台湾称作一个独特的地理实体或在西藏问题上与中国政策相左的美国公司进行威胁。北京迫使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lines)公开道歉,因为其网站上没有将台湾称为“中国的一个省”。它还迫使万豪(Marriott)解雇了一位对有关西藏的推文表示喜欢的美国员工。

北京经常要求好莱坞(Hollywood)以绝对正面角度描绘中国,并惩罚那些不这样做的制片厂和制片人。北京的审查机构迅速剪辑或取缔哪怕对中国只有轻微批评的影片。电影《僵尸世界大战》(World War Z)不得不将剧本中提到病毒源自中国的片段删掉。电影《赤色黎明》(Red Dawn)做了数字技术剪辑,将反面人物从中国人变成北韩人。

但是,除商业之外,中国共产党正在把数十亿美元用在对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宣传渠道上。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全美30多个电台播放亲北京的节目,其中很多是在美国大城市。中国全球电视网在美国的覆盖率超过7500万人,它直接从共产党主子那里获得指令。正如一位中国最高领导人在访问该电台总部时所说,“党和政府办的媒体是宣传的前沿阵地,必须姓党”。

正因为如此,上个月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下令这一广播网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中国共产党还因为有些美国记者的深度调查而威胁和拘留了这些记者在中国的家属。中国还封锁了一些美国媒体机构的网站,使我们的记者难以获得签证。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了有关中国一些领导人财富的调查报告后发生了这种情况。

但是,媒体并非是中国共产党试图建立审查文化的唯一领域。在学术界也是如此。

可以仅看看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s)。它在美国校园有超过150个分支。这些团体帮助在美国学习的43万多名中国公民中的一些人组织社交活动,当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偏离共产党路线时,他们会向中国领事馆和大使馆报告。

在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一位中国学生最近在她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提到美国“言论自由的清新空气”。中国共产党的官方报纸马上对她进行谴责,她成为中国严密控制的社交媒体风暴的受害者,她在国内的家人也受到骚扰。该大学与中国的交流项目原本是美国最广泛的之一,而突然间便从一股洪水变成了涓涓细流。

中国也通过一些其他方式来施加学术压力。北京当局向大学、智库和学者慷慨提供资金,而后者知道他们需要避免提出那些中共认为是危险或冒犯性的想法。尤其是那些中国专家深知,如果他们的研究与北京政权的论点相抵触的话,他们的签证就会被推迟或被拒绝。

正如哈得逊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所亲身体验的那样,甚至那些避免使用中国资金的学者和团体也被中国当成对象。如果你请一个北京不喜欢的演讲者来演讲,你的网站就会遭到来自上海的重大网络攻击。各位比大多数人都清楚,中国共产党是在企图破坏美国今天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

这些以及其他一些行动作为一个整体,旨在加强努力,使美国的公众舆论和公共政策偏离特朗普总统提出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领导力。但是,我们要正告中国当局的是:特朗普总统不会让步——而且美国人民不会被动摇。即使我们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我们仍将继续有力维护我们的安全和经济。

我们的政府将继续采取果断行动,保护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就业和美国的安全。

在我们重建军队的过程中,我们将继续维护美国在印太地区(Indo-Pacific)的利益。

在我们回应中国的贸易做法时,我们将继续要求与中国建立一种自由、公平和互惠的经济关系,要求北京打破贸易壁垒,履行贸易义务,就像我们一样,全面开放经济。

我们将继续对北京采取行动,直到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彻底结束。我们将继续坚定立场,直到北京停止强行技术转让的掠夺性做法。我们将保护美国企业的私有财产利益。(掌声)

为推进我们对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愿景,我们正在与整个地区——从印度到萨摩亚——与我们拥有共同价值观念的国家建立新的更强大的纽带。我们的关系源于尊重的精神,是基于合作而非主宰关系。

我们正努力在双边关系的基础上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就在上周,特朗普总统与韩国签署了一项更好的贸易协议,我们不久将开始与日本谈判一项历史性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掌声)

我还高兴地报告,我们正在精简一些国际发展和融资计划,为某些国家提供一个公正透明的选择,替代中国债务陷阱外交。为此,特朗普总统将在几天内签署一项《建设法案》(BUILD Act)。

下个月,我将有幸代表美国出席在新加坡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东盟(ASEAN)和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在那里,我们将公布一些支持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新措施和计划。我将代表特朗普总统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即美国对印太地区的强大承诺是前所未有的。(掌声)

在国内,为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强化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 –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高我们对中国投资的审查,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不受北京掠夺性行为的伤害。

就北京对美国的政治和政策的恶意影响和干涉而言,无论它采取何种形式,我们都会继续予以曝光。我们将与社会各阶层领导人合作,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最珍贵的理念。美国人民将发挥决定性作用,事实上,他们已经在发挥这个作用。

当我们在这里聚会时,全美各地正在形成一种共识。

越来越多的商界领袖正在考虑下一季度之后的事情,并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如果这意味着要转交他们的知识产权或助长北京的压制的话——三思而行。但是,必须有更多公司这样做。例如,谷歌(Google)应该立即停止开发“蜻蜓”( Dragonfly)应用程序,因为这个程序将加强中国共产党的审查并损害中国用户的隐私。

我们也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记者没有恐惧或偏见地报道真相,深入挖掘中国对我们的社会进行的干扰及原因。我们希望更多的美国和全球新闻机构都会加入这一行列。

更多的学者在有力地大声呼吁和捍卫学术自由,更多的大学和智库在鼓起勇气拒绝接受北京拱手相送的资金,因为他们认识到每一美元都伴随着相应的要求。我们相信他们的行列将不断扩大。

在全国范围内,美国人民越来越提高警惕,对本届政府重建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和战略关系的行动有了新的认识。美国人坚定地支持一位把美国放在第一位的总统。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将坚持到底。中国应该懂得,美国人民及其他们选出的两党代表都有坚定决心。

正如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所述:“竞争并不总是意味着敌对”。也正如特朗普总统所申明,我们希望与北京建立起一种建设性关系,让我们的繁荣与安全共同发展,而不是分道扬镳。虽然北京正在与这一愿景渐行渐远,但中国当局仍然可以改弦易辙,回到“改革开放”和更大自由的精神上来。这是美国人民希望看到的结果,也是中国人民应该得到的结果。

中国伟大的小说家鲁迅经常感叹说,他的国家“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从没有说“他也同我们一样的”。今天,美国向中国伸出双手,我们也希望北京能很快作出回应——用行动而非言辞,并重新尊重美国。但是,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是基于公平、互惠和尊重主权之前,我们不会退让。 (掌声)

中国有句古话告诉我们:“ 人见目前,天见久远。”在前进的道路上,让我们秉持决心和信念追求一个和平与繁荣的未来。

坚信特朗普总统的领导力以及他与中国国家主席所建立的关系。

坚信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持久的友谊。

坚信上苍能够看到未来——上帝赐福,美国和中国将共同迎接这一未来。

谢谢大家。上帝保佑各位。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掌声)完

2018年10月7日星期日

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国旗

由日本关东军支持在察哈尔和绥远(今内蒙古)建立的政权,又称“蒙疆国”。内蒙古亲王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1936年成立蒙古军总司令部,并于1937年10月宣布成立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以成吉思汗纪元,定都归绥并改名为厚和浩特(呼和浩特)。

1939年,日本扶持的汉族政权察南自治政府和晋北自治政府与蒙古自治政府合并,成立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以德王为主席,政治中心迁至张家口。汪精卫在南京建立亲日政权后,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名义上归属南京,但实际上自成一体。

1941年8月又更名为蒙古自治邦。日本战败后,蒙古自治邦解散。该政权1939年后的旗帜图案有七道线,分红蓝黄白四色,代表大和族、蒙族、汉族和穆斯林。


特朗普: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二上午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表演讲。他的演讲持续了将近35分钟。其中,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大说:我们星球的苦难源于那些少数邪恶政权。他还说:所有国家都应该反对社会主义,它带给人民痛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带给人民苦难,腐败和混乱。最典型的例证就是委内瑞拉从一个富有的国家,因推行所谓的社会主义,短时间里就变得一贫如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听到民主国家领导人如此明确抨击社会主义了。特朗普以委内瑞拉曾是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之一、如今却使人民陷于贫困为例,批判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

特朗普:社会主义导致苦难、腐败和腐朽

特朗普说: “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都经过了尝试,它导致了苦难、腐败和腐朽。 社会主义对权力的渴望导致扩张、侵略和压迫。 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苦难。”

2018年9月15日星期六

中俄天然气谈判陷僵局 俄打蒙古牌 - RFA

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在对华出口天然气谈判陷入僵局后,莫斯科利用乌兰巴托要求铺设过境蒙古管道逼迫北京低头。评论称俄罗斯出口的不是天然气,而是恐惧。

在俄罗斯远东召开的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刚刚在12日结束,在表面一团和气,中俄友好宣传的背后,却是中俄蒙之间的勾心斗角。

俄罗斯《观点报》在9月12日发表文章,题目为《俄罗斯吓唬中国和蒙古》。文章说,蒙古希望利用俄对华出口天然气管道赚上一笔过境费,普京对此态度暧昧,而北京正被俄蒙算计之中。

蒙古总统在东方经济论坛上发言时声明,“普京已经表示了对此项目的支持,希望习近平主席也会支持这一项目。我们会为该项目的实施建立强有力的法律法规基础。”

普京在回答该问题时则玩起了“太极”:“总体来讲,我们是支持的,这是个好主意。但是,无疑,我们仍需要对这个项目的技术、经济等各方面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北京当然不希望乌兰巴托成为中间人。因为就同俄罗斯过境乌克兰向欧洲输送天然气一样,一旦蒙古对中国有任何不高兴,就随时可以将天然气阀门一关,卡住中方的脖子,不死也令其呼吸困难。

中俄之间已经有了“西伯利亚力量 - 东线天然气管道” 项目。该项目经过一二十年的艰苦谈判之后于2014年5月签署。合同总价值4000多亿美元,年供气量380亿立方米,期限长达30年。

俄天然气公司总裁阿列克谢•米勒在9月2日的石油与天然气工业从业者会议上对外透露,目前该管道已经共焊接和铺设了2010公里,为总长的93%,其中阿穆尔河水下段铺设完成78%。“俄罗斯的天然气将在2019年12月20日输到中国边境”。

此外,据俄媒体披露的一份俄天然气公司的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已要求旗下机构设计对华输送天然气的新管道,即萨哈林岛—哈巴罗夫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天然气管道的分支。

与此同时,莫斯科还正在就从阿尔泰到新疆的“西线天然气管道”项目同北京进行谈判,但已陷入了僵局多年,俄官方称是中方要求的价格过低。此次莫斯科希望借助蒙古要求修建过境蒙古的天然气管道,向北京施加压力,获得突破。

但有分析认为,从战略层面来看,普京如此积极地从多个方向为中国插上多根天然气管道的目的,是希望中国象乌克兰和德国那样产生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之后将其玩弄于掌股之间。在西方制裁俄罗斯之后,德国一直消极拖延或反对,其对俄罗斯的天然气已经欲罢不能是主要原因之一。

俄罗斯政治学家谢尔盖•梅德韦杰夫在近日的一个研讨会上就对此评论说:“俄罗斯出口的不是石油和天然气,而是恐惧。恐惧是俄罗斯最会生产的产品,很多国际热点问题都说明了这一点。”

北京方面并未对俄罗斯和蒙古关于天然气管道的双簧表演明确表示态度。但外界注意到,习近平在论坛结束后并未象原来计划的那样,同普京一起前往观看“东方-2018”中俄蒙联合军事演习。

2018年9月9日星期日

台灣前領導人馬英九講--外蒙古獨立 (视频)



馬英九稱,蔣介石政府與苏聯签訂條約為外蒙古獨立創造條件,雖然后期蔣介石政府不承認,并在聯合國控告苏聯入侵,并隨后廢除相关條約。

但由于外蒙古在條約签字后獨立,具備了法律效力,因此即便是廢除條約,也難以改變現狀。

馬英九表示,由于当時台灣立法院始終不認可,所以導致台灣如今的地圖始終包括外蒙古,形狀也是所謂的“秋海棠”,而不是中國大陸的“老母雞”。

布里亚特蒙古人谢苗诺夫:泛蒙古运动之先驱

鸦片战争中清朝内忧外患日甚一日,许多领土成为各列强势力范围。蒙古地区的局势也愈加混乱、复杂,日、俄等国的势力逐渐深入其中。

1904年,一场在中国领土上争夺中国领地的日俄战争打响。战后从1907年到1912年,两国又先后签订了三次《日俄密约》,划分它们在中国东北和蒙古地区的势力范围。

日本虽然承认俄罗斯在蒙古的利益,对于蒙古的觊觎不曾稍减一分。自日俄战争获胜之后,日本早已拟定了侵略满蒙的政策。为了在满蒙扶植自己的势力,日本扶持了十月革命后忠于沙皇的白俄。

《二战时期白俄与日本人的相互利用》一文中指出,十月革命后,逃亡中国东北的白俄对日本人心存幻想,甚至认为必须与日本陆军紧密合作,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打回苏联。日本特务机关正是拿准了白俄的这种心理,拉拢和收买白俄成为军警或俄籍日奸。

日本人认为,“在谢苗诺夫(Grigoii Mikhailovich Semenov)等中老年白俄中,大多终生怀着根深蒂固的反共观念,而在年青人中,则有不少人抱着模棱两可的个人主义倾向”。

据此,日本人制定了相应的对待白俄的政策,使“谢苗诺夫等白俄头面人物,满怀信心地绝对信赖日本陆军的荒木贞夫、三毛一夫、泽田茂等将军,从而无条件的顺从继承上述将军传统精神的哈尔滨特务机关”。

在日本的支持下,谢苗诺夫于1918年4月在东清铁路沿线的海拉尔、昂昂溪招募了义勇军4个营,开赴满洲里,成立“外贝加尔地方临时政府”。同年8月,他在捷克斯洛伐克军团援助下攻占赤塔,将“外贝加尔地方临时政府”迁至该处。 由于谢苗诺夫兵力强盛,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反共主义政权临时全俄罗斯政府领袖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Grigory Mikhaylovich Semyonov)不得不承认谢苗诺夫的权威,并任命谢苗诺夫为赤塔军区总司令。

1919年初,在日本干涉军(第5师团)支持下,谢苗诺夫自任外贝加尔哥萨克军的阿塔曼。他控制的地区从贝加尔湖附近的乌兰乌德延伸到石勒喀河、斯利坚斯克、及至中东铁路与赤塔铁路接轨的满洲里,以及沿阿穆尔铁路向东北的一段地域。但他在该处并未有真正的控制权,而只是受日军摆布。

台湾蒙古学专家札奇斯钦在《谢苗诺夫与泛蒙古运动》指出,谢苗诺夫是下贝加尔省的布里雅特蒙古人,曾任库伦俄领馆的卫兵,他得到日本的支持后想利用布里雅特人对于自治的要求,把蒙古团结在他的领导之下。

1919年3月,谢苗诺夫在赤塔召开了大蒙古大会,宣称要建立一个统一外蒙古、内蒙古及呼伦贝尔等地的大蒙古国,尊外蒙古藏传佛教活佛第八世哲布尊丹巴为国家元首。 但出席会议的仅有布里雅特蒙古代表、内蒙古代表、呼伦贝尔代表数人以及谢苗诺夫和他的助手及译员,日本的两个“观察员”铃木少佐和黑木大尉。大会推举觉赖·博克多(Jolai Bogdo)为政府首长、组织军队,并作成对巴黎和会的宣言和将来的宪法。

然而外蒙古代表没有参加此次会议,参加的人也发现谢苗诺夫的号召不够,既不能获得列国的支持,使代表团出席巴黎和会,也不能借得款来维持费用,渐渐的对於“泛蒙古运动”冷淡下来。不久发生内讧,内蒙派的领袖富升阿(Fusengga)被谢氏所杀,觉赖·博克多也遇了害。

1919年底,捷克军团和法军热南将军同伊尔库茨克革命委员会达成协议,将高尔察克交了出去,次年2月被革命委员会处决。 高尔察克失败后,谢苗诺夫成为西伯利亚白俄军队首脑。

1920年1月,谢苗诺夫在赤塔成立了俄国东部边区政府。 在巴黎和会后,干涉苏俄的国家纷纷从苏联领土上撤军。1920年4月1日美国完成撤军后,在苏俄领土上仅剩日本军队。

在远东、堪察加和西伯利亚的一部分现在事实上为日本所占有,因为那里是受日本的军事力量支配的,苏维埃俄国政府在贝加尔湖以东至太平洋沿岸地区建立一个新的、挂着民主主义的政权——远东共和国。

在苏俄的妥协下,日军得以在苏俄领土上继续活动。但是这种做法遭到其他列强的反对,在国际舆论的谴责下,日本派出代表与远东共和国进行谈判。 1920年7月16日,双方签署协议,日本宣布承认“在苏俄领土上建立不受其他武力干涉的、统一各个政权的、单一的政府作为缓冲国,是保持该地区和平秩序的最好方法。” 在协议签订后,日本停止对谢苗诺夫的援助。

这年11月,谢苗诺夫从贝加尔湖地区撤退到滨海边疆区后,最终在1921年9月被迫放弃所有占领地。 在失去日本援助后,谢苗诺夫前往中国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

1925年10月,与日本要人和中国军阀有密切关系的王式、负责溥仪总务处及对外事宜郑孝胥等人筹划了谢苗诺夫同溥仪的会面。溥仪当时很满意这次谈话,相信谢苗诺夫犯难举事、反赤复国的事业必能实现,并当即给了谢给了五万元以助其行。溥仪还授意郑孝胥直接活动下,把张宗昌和谢米诺夫撮合一起,由谢米诺夫提供在蒙中边境逃亡的白俄编入张宗昌军队,张谢之间还订了一项《中俄讨赤军事协定》。

1931年以后,谢苗诺夫重新为日本的情报机构工作,参入负责反对苏联的活动。1945年9月,谢苗诺夫在东北大连夏家河子被苏联红军俘获。1946年8月30日,谢苗诺夫在莫斯科郊外被执行了死刑 。

席慕蓉回“老家”谈最新诗集《英雄组曲》

“博尔术史书里还特别指出你是个俊美的少年可是眼前的他却是眼中有火脸上有光的好男儿”,8日晚,席慕蓉重回“老家”内蒙古,当她动情地朗读叙事诗《英雄博尔术》的片段时,观众悉心聆听。

《英雄组曲》是席慕蓉最新出版的长篇诗作,主要利用《蒙古秘史》中的题材,对成吉思汗的事迹做了史诗般的描述。在接近两个半小时的演讲中,席慕蓉讲述了自己的创作思路和历程。

祖籍地为内蒙古的席慕蓉生于重庆,长于台湾。在5年前出版的诗集《以诗之名》中,席慕蓉发表了三首叙事长诗,分别记述了三位蒙古英雄的故事,合为《英雄组曲》。而《英雄博尔术》也成为组曲的延续。

席慕蓉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完成了对成吉思汗麾下重臣博尔术的创作,其中的夺回盗马、南征北战的故事均有史可寻。

“现代英雄史诗有一种‘诱惑’,我想把它写出来,我非写不可,我今天在这里,不是逞能也不是炫耀,只是想表达,什么叫回家,去回到那个离我们并不远的历史。”席慕蓉哽咽道。

席慕蓉还透露,成吉思汗的另一位大将木华黎,以及成吉思汗的对手花剌子模将成为她新的“诱惑”。

 “生活一直往前走,但是路旁充满了长辈给我们的礼物。”如今,年逾70岁的席慕蓉还在用新的文学生命继续表达浓厚的蒙古族情节。

席慕蓉先生用史诗的方式去记录蒙古族历史,传播蒙古族文化,非常感人,而她的创作历程也能给很多年轻人以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