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星期三

美国国会通过《西藏旅行对等法》

美国参议院12月11日通过了《西藏旅行对等法》。这意味着国会参众两院都已经通过这个法案,不久就将由特朗普总统签署生效。该法要求中国政府允许美国记者、外交官、游客以及希望探亲的美籍藏人,不受限制地去西藏进行报道和旅行。这被视为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

美国参议院12月11日通过的《西藏旅行对等法》(The 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 of 2018, H.R.1872) 旨在反制中国政府禁止美国记者、外交官和公民前往西藏进行报道、考察和探亲旅游的问题。

按照该法,美国国务卿每年必须向国会呈交有关参与和执行这项限制政策的中国官员的报告;报告还需对中国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允许美国外交官、记者和旅游者前往西藏作出评估;报告还应就美国政府允许中国外交官到美国各处旅行,而中国政府则阻止美国官员到包括藏区在内的中国一些地方旅行的做法进行评估。

一直在积极为该法游说的美国民间团体“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就参议院通过《西藏旅行对等法》在其网上发表声明说,美国国会一致通过这个里程碑法案,标志着那些关注长期受压迫西藏人民的美国公民、藏人活动人士、人权活动人士的胜利,因为该法直接瞄准中国政府对美国公民的不公平待遇,旨在反制中国政府将西藏与世隔绝的努力。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副主席布穷次仁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这个对等法不仅旨在反制美国人不被允许去西藏的问题,而且对想去藏区探亲的美籍藏人也会有很大帮助:

“因为该法要求美国国务院认定参与和执行限制美国人前往西藏旅行政策的中国官员,并禁止这些官员来美国旅行,中国政府和官员应该意识到,他们对待美国人的不公做法是会有代价的。此外,该法对美籍藏人也有重大意义,那就是,中方今后歧视性对待美籍藏人,不允许他们去西藏和藏区探亲的做法是不能被接受的。”

《西藏旅行对等法》提案人之一,新泽西州民主党籍参议员罗伯特.梅南德兹 (Robert Menendez) 表示,《西藏旅行对等法》是体现美国价值理念的一个重要法案,事关基本的公平待遇问题。

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在参议院介绍有关法案时表示,美国不应该接受中国政府的双重标准,他期望特朗普总统在该法案上签字后,该法将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矫正美中关系中存在的不平衡。

曾任达赖喇嘛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负责人的中国和西藏问题评论人士贡嘎扎西说,美中关系中,从贸易到旅行待遇和媒体准入等方面一直在很多不对等问题,《西藏旅行对等法》在反制中国当局限制美国人和美籍藏人去西藏问题上将有重大意义:

“现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都通过了该法,特朗普总统一签字就会成为必须遵守的法律,我作为美籍藏人对此很高兴。成为法律后,如果中国政府对美国公民、美籍藏人去西藏继续实行限制,那美国政府就会依法采取有关的反制措施。”

预计《西藏旅行对等法》将在今后几个星期内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字后开始生效。(记者:希望报道)

2018年11月10日星期六

白宫把11月7日定为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

在2017年11月7日,也是俄罗斯所谓“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际,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发表声明,宣布这一天为“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National Day for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白宫的声明说,“布尔什维克革命导致苏联及其几十年的压迫性的共产主义的抬头”。声明说,共产主义是“一种与自由、繁荣和人类生命尊严不相容的政治理念”。

“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日这天,我们铭记一亿多被共产主义极权政权杀害和迫害的人,” 白宫在2018年11月17日(星期三)发表的书面声明中说。

星期三(11月7日),白宫在“全国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日”这一天发表总统声明。

三段声明全文翻译如下:

“在‘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这一天,我们纪念被共产极权主义政权杀害和迫害的一亿多人,并重申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支持那些在世界各地争取和平、繁荣和自由的人们。”

声明中说,自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以来,我们目睹了残暴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带来的后果——痛苦,镇压和死亡。共产主义把与生俱来的人权置于传说的所有人的福祉之下,从而导致消灭宗教自由、私有财产、言论自由,以及十分常见的生命灭绝等结果。

这些恐怖包括乌克兰人在(苏共)故意制造的大饥荒中挨饿,俄罗斯人在大恐怖中被清除,柬埔寨人在杀戮地被谋杀,柏林人在试图逃离、投奔自由时被枪杀。这些(暴行)以及许多其它暴行的受害者默默地见证了这样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共产主义以及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对人类的精神和人类的繁荣永远都是毁灭性的破坏。

川普总统在声明中说:“今天,我们铭记所有在共产主义政权压迫下被剥夺了伟大赐福——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人们。我们共同哀悼这么多在共产政权下遭受无法承受的损失的人们,我们再次承诺继续推动人人享有自由和机会。”

1917年11月7日,俄罗斯爆发了“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第一个共产党政权。去年,在“十月革命”爆发百年之际,特朗普政府宣布这一天为“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今年是白宫第二次就“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发表总统声明。

Д.ӨЛЗИЙБААТАР, ТҮҮХ Ярилцах цаг (VIDEO)

2018年11月9日星期五

Төрийн соёрхолт түүхч Д.Өлзийбаатар Монголын Олон толгойтоо могойноос олон сүүлтэй могой дээр

全基因组测序揭示蒙古人遗传结构

基因测序技术让人类对基因多样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然而从目前所收集到的蒙古人遗传资料来看,数量依然有限。为解决这一问题,内蒙古民族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白海花及其团队等人对175名蒙古人进行全基因组测序,以揭示蒙古人的遗传结构,相关研究结果以《175名蒙古人的全基因组测序揭示特定种群的遗传结构》为题,于11月6日发表在《自然—遗传学》上。

大约在1000年前,蒙古帝国扩张,蒙古族的统治疆域曾北至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南至南海,东北至黑龙江,西南至缅甸泰国境内,蒙古人也因此四散各地。目前全球大约有1000万蒙古族人,他们主要居住在中国北部,蒙古和俄罗斯南部。

但是,对于蒙古人如何影响其他地区、其他民族的遗传结构,人们不得而知。

该研究选取了来自中国北部和蒙古的六个不同部落/地区的175例样本,包括阿巴迦族、卡勒哈族、奥拉特族、布里亚特族、索尼德族和霍钦族,其中男性72例,女性103例。所有样本的父母双方均为蒙古人,以蒙古语为第一语言。

研究收集样本外周血以获得基因组DNA并测序,共获得11724千兆位(Gb)的总基因组序列。研究者将此次获得的基因组序列与“千人基因组计划”结合起来,确定蒙古人与其他不同族群间的基因关系。

研究发现,各部落中阿巴迦族、卡勒哈族、奥拉特族和索尼德族差异最小,蒙古部落之间的分化程度超过了其他东亚人,此外,还有少量分化发生在蒙古族人和美国混血儿之间。这填补了美洲原住民和东亚人两个种群之间存在的遗传“鸿沟”。

研究进一步表明,欧亚大陆北部人口之间发生了大量的基因流动,亚洲北部、东部和东南部人口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该项研究是对全球基因目录重要且及时的补充,为东亚人的遗传学奠定了基础,为了解蒙古常见的遗传变异和个体的遗传变异提供了基础信息,使蒙古人和相关的人口受益于精准医学成为可能。

据了解,该研究已在科技部指导下进行了审查,并获得人类遗传资源的批准。所有参与者均同意以书面形式使用他们的基因组数据。

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

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向国家大呼拉尔提交解散议会协商公文 - (视频)

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认为2016届国家大呼拉尔(议会)已经无法履行权力,当日向国家大呼拉尔主席(议长)米耶贡布.恩赫包勒德提交了解散议会协商公文,建议国家大呼拉尔自行解散,希望议长对此协商建议予以研究并答复。

公文指出,2016年蒙古国家大呼拉尔选举期间,蒙古人民支持并信任了蒙古人民党,该党在竞选纲领中承诺建立“使贫困人群脱贫、经济摆脱危机、国家摆脱债务”等公平制度和富强蒙古国。但遗憾的是2016年以来该党主导的议会和政府未能履行竞选承诺。

根据蒙古国总统法第12条第11款,如总统认为议会无法履行权力时,可向议会提交自行解散建议,并与国家大呼拉尔主席协商。如果议长不同意该建议,总统可提交议会。根据蒙古国宪法第22条第2款,国家大呼拉尔(议会)76名议员中超过三分之二人数认为议会无法履行权力时,总统、议长共同协商作出解散议会决定,提前举行大选。

巴特图勒嘎总统向米耶贡布·恩赫包勒德议长提交解散议会协商公文时,国家大呼拉尔办公厅秘书长朝勒蒙、总统办公厅主任赞登呼.恩赫包勒德在场。

2016年蒙古国家大呼拉尔(议会)选举中,蒙古人民党获得议会76个席位中的65席,蒙古民主党获得9席,蒙古人民革命党获得1席,独立候选人获得1席。2018年蒙古人民党1名议员被撤销资格,目前该党在议会中占64个议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