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8日星期日

中国2019年人权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PRC)是一个集权国家,中国共产党(CCP)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政府及安全机构的所有最高层职务几乎都由共产党员担任。最高权力掌握在由25人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及由7名成员组成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手中。习近平仍然身居三个最重要的职位,即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以及中央军委主席。

国内主要的安全机构包括国家安全部、公安部以及人民武装警察。人民武装警察仍然受到中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双重管辖。人民解放军主要负责外部安全,但也承担一些国内安全责任。地方辖区往往使用平民市政安全部队,即“城市管理”人员,以推行行政措施。文职政府对安全部队保持有效的控制。....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2019-hr-rp-zh/


內蒙古成中國禁語

近期「內蒙古」3 個字,在中國社交軟體上成為禁忌的詞彙,有很多蒙古語話題的網站也被關閉。主因是內蒙古教育廳傳達「漢語同化教學」的政策文件出台後,在內蒙古當地引起輿論波瀾。

雙語教育的爭論,涉及中國憲法裡規定的民族平等問題──蒙古族學者和學生家長大多認為,新措施將令蒙古語言的生存陷入危機。

但關鍵更是:如今當內蒙古人的「認同問題」再一次浮上台面的同時,內蒙古自治區 v.s. 蒙古國(中共稱外蒙古)之間的比較、相關歷史的探討,也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讓北京政府當局格外敏感。

筆者曾有兩次參訪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的經驗,亦有多次自行前往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的自助旅行體驗。在此先向大家介紹一下兩地如今許多顯而易見的差異之處,從而探討「兩蒙」背後複雜的歷史、文化與政治糾葛,幫助大家認識這個議題:

千萬別對蒙古國人說「外蒙」

當飛機一降落烏蘭巴托機場,入境蒙古國的感受,便立刻和在中國時大不相同:從街景到語言,這裏都充滿了「異國情調」,或者說和許多中亞國家十分類似。

蒙古國也是目前全球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之一:其國土面積 156 萬平方公里,約等於 43 個台灣那麼大;其境內總人口數卻只有 300 餘萬,相當於一個臺北市。

蒙古國人普遍體型壯碩、行事剽悍、表情剛毅,日常服飾上則有很多人保持傳統穿著。另外相較於日本人或韓國人(兩者近年均在當地有許多投資),蒙古國人其實多半不太喜歡所謂的「中國人」。

尤其是,千萬別對蒙古國人說台灣不少人因小時候受的(大中華)教育,而慣用的「外蒙」兩個字。這對當地人來說,是高度不尊重他們主權的事情。

筆者參訪蒙古國時,就有同行者不小心脫口而出外蒙兩字,結果被蒙古國人直接回擊:「你們現在連國家都不是!」

內蒙古:滿滿的「中國特色」

走訪內蒙古自治區,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除了體會到「山川壯麗、物產豐隆」,各大城市均與今日中國的二、三線城市無甚差異,更是充滿了「中國特色」,至少講汉人的用语汉语普通話時完全通行無阻。

每當遇到內蒙官員的朋友(也是蒙古族人)講到「外蒙問題」,普遍有以下三個反應:

首先,「我們內蒙人的『血統比較純正』,是成吉思汗黃金家族後裔,元明清時期就世代居住於此。我們老祖先成吉思汗、忽必烈既然『也是』蒙古人,這是現在中共學校歷史的必考題,⋯⋯」

其次,「我們內蒙古『經濟發展比較好』,東林西礦、南農北牧,它的人均草原、森林和耕地面積均居亚洲第一,⋯⋯。換言之,內蒙古人普遍「比較有錢」,生活條件更好⋯⋯」

第三,「蒙古国『雖然(看似)獨立』,但『所託非人』、經濟狀況不好。現在內蒙古隨便一個主要城市(呼和浩特、包頭、赤峰、通遼、烏海、呼倫貝爾、烏蘭察布、鄂爾多斯烏蘭浩特)汉族人口都比整個蒙古多,蒙古獨立後政治上受到蘇聯的制約,淪為附庸國⋯⋯」

筆者研究過今日「內蒙古自治區」的歷史形成和地緣政治,它之所以沒有選擇外蒙的獨立道路,與上述的血緣、地理、經濟、國際因素等交織有關。但情況並沒有內蒙官員說得如此「簡單」:

正是因為內蒙古各盟旗的郡王,與中國歷朝歷代或政權輪替之間,不同的意識形態相互交雜、掣肘,導致內蒙古在「完全獨立」與「完全自制」之間,始終有不同的主張彼此拉鋸、也一直可說懸而未決,導致目前的「自治」成為最大公約數,但底下卻仍暗潮洶湧。

簡單來說,如今許多內蒙的各界領袖,既想承襲「優越的蒙古人歷史傳統」。

有意思的是,內蒙人看「蒙古」,總認為是俄羅斯的附庸國;蒙古國人看內蒙,則是中共的附庸地區。彼此背後都有靠山,「兩蒙一家親」也因此成為雙方都不可能有共鳴的政治詞彙。

今日蒙古國:泛北亞地區的民主燈塔

蒙古國依公投結果選擇獨立,內蒙地區則被迫選擇自治、依附在中共的框架下。兩蒙因此從來就不「一家親」,也沒有人高喊過「一個蒙古」的原則。

烏蘭巴托執政當局,目前在其國際政經策略上的主流,打的更是「拉攏美日、抑制俄中」的牌:

現任蒙古國總統巴特圖拉噶是「武打明星出身」,據說柔術還比俄羅斯總統普丁高段。他競選時因訴諸「蒙古民族主義」、成功當選蒙古國總統,上任後大力拉攏美、日兩國的力量,用以抗衡中、俄兩國對蒙古國的深遠影響。

蒙古國在上世紀 90 年代蘇聯解體時,也搭上第三波民主浪潮,發生了政治革命,導致 1992 年正式改國號,由當時社會主義色彩鮮明的「蒙古人民共和國」、改為今日的蒙古國,同時頒布了一個實行多黨制的憲法,並開始向市場經濟過渡。

如今攤開「泛北亞」的政治地圖,相較於俄羅斯、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中國等,蒙古國堪稱少數定期舉辦大選、相對穩定施行多黨制的「民主燈塔」。

但經濟上由於地緣關係,仍過度依賴中國,在蒙古國內始終是一項喧囂的政治議題:蒙古國政壇面對中國的「戰狼外交」、「鋭實力」、「以商逼政」等等手段,同樣有著許多爭議與不同聲音。

筆者行走於「兩蒙」的江湖之間,發現「蒙古學」在蒙古國自然貴為國學、在中國卻變成「少數民族研究」──如今「蒙古學」的討論聲浪在中國境內再起,自是北京中共政府不想面對的敏感議題。

而中國的主流輿論,常喜好拿「外蒙」與「內蒙」進行比較,並說明內蒙選擇自治是「正確的」,而外蒙選擇獨立是「錯誤的」,於是推演出如果蒙古要想促成經濟成長、蒙古國人民要想過上好日子,就只有一條路可走:好好跟中國打交道。

但這恰恰是蒙古國民在心理上抵制中國的根源。也和今日許多香港、台灣民眾看待中國的心情,可謂如出一轍。

美国国务院于近日(11月2日)公布新设立的网站 - “中国对人权的无视”


美国国务院于近日(11月2日)公布新设立的网站“中国对人权的漠视”(China’s Disregard for Human Rights),网站详细地记录中共当局侵犯人权的行径,包括扼杀言论与宗教自由,并对西藏、南蒙古、新疆、香港镇压与严控,以及任意拘捕人民、强迫劳动等。

正如《世界人权宣言》所述,所有人都拥有政府必须保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中国共产党政府在中共绝对统治下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指导下,大规模剥夺公民的权利,并有条不紊地剥夺了自由,以保留权力。中国人民无法实践自己选择的宗教或信仰。他们不能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也不能形成或加入自己选择的团体,而不必担心受到骚扰,逮捕或报复。少数群体的成员受到大规模任意拘留,奥威尔式的监视,政治灌输,酷刑,强迫堕胎和绝育以及国家支持的强迫劳动。

https://www.state.gov/chinas-disregard-for-human-rights/

2020年11月6日星期五

Цахиагийн Элбэгдорж:Өнөөдөр Өвөр Монголчуудаа өмөөрөхгүй бол маргааш биднийг хэн өмөөрөх ...


达赖喇嘛:高压手段也无法消除人们心中的信仰

【西藏之声2020年11月5日报道】达赖喇嘛尊者今日应俄罗斯佛教徒祈请,于印北达兰萨拉透过网络讲授为期三日关于《菩提心释论》的佛法课程。尊者提到他于1960年代至蒙古访问,当时蒙古甘丹寺年迈的僧众在念诵经文时流下眼泪,尊者坐在法座上也感到悲喜交加,因为佛法在过去的蒙古十分地兴盛,但之后遭遇诸多波折因而衰退。为此,尊者强调信仰是来自内心的,而事实亦证明高压手段无法消除人们心中的信仰。

高压手段也无法消除内心的信仰

尊者表示佛陀曾经预言指出:“我的教法会从北方至北方。”对此,尊者的解读是印度的北方是西藏,而西藏的北方是蒙古,尊者并认为实际的情况亦是如此,佛法透过寂护论师从印度流传至西藏,再透过八思巴将佛法流传至蒙古,之后第三世达赖喇嘛至蒙古弘法,佛法因此在蒙古兴盛。同时,尊者解释“达赖”这一词汇出自于蒙古语,其意为“大海”,这也证明了西藏与蒙古之间的不共因缘。

与此同时,尊者提到他于1960年代至俄罗斯与蒙古访问,而当时蒙古甘丹寺有一些年迈的僧众非常地高兴,他们在念诵经文时流下了眼泪,尊者坐在法座上也感到悲喜交加,因为佛法在过去的蒙古十分地兴盛,但之后遭遇诸多波折因而衰退,而类似的事情也在西藏发生,因为中共在西藏以高压的方式对付佛教,许多顶尖的佛教学者也因此被杀害。

为此,尊者强调信仰是来自内心的,这是无法透过外在的高压手段消除的,像是俄罗斯的革命抑或是中国的革命,想以粗暴的手段消除人们心中的信仰,而事实证明这一切皆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