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星期二

内蒙古五旗牧民自治区政府上访 - RFA


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中旗、杭锦旗等五个旗的十多位农牧民代表1月12日)起为抗议草场被强占,环境污染导致羊群死亡等到自治区信访局集体上访,敦促自治区纪委派人到当地调查官员违纪违法行为。
乌拉特中旗、扎鲁特旗、杭锦旗、鄂前旗及东乌旗等多个乡镇的十多位牧民代表上周四(1月11日)起一连数日聚集在内蒙古自治区信访办和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上访。通辽市扎鲁特旗蒙古族牧民代表托雅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
“现在在坐的访民来自五个地方,有乌拉特中旗,扎鲁特旗、锡盟(东乌旗)乌拉盖牧场,杭锦旗、鄂尔多斯鄂前旗。我们都有冤屈,所以才来上访”。
过去,这些地区的牧民已经多次上访反映同样的问题。托雅说,他们是因为举报政府官员腐败,长期受到打压,因此再度到呼和浩特上访。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莫仁嘎查的宝玉对本台记者说,他此次上访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草场被强占了,现在我们没有草场。第二件事情是内蒙古太平矿业公司开金矿,草场被污染,我家的羊大量死亡。到现在已经12年了,当地政府不管,他们还不让我上访”。
宝玉和妹妹宝树称,12年来,他们家每一年都有上百只羊因受污染而死亡,曾就此上访多年,但遭到官员阻挠,还称当地没有污染。宝树提供给记者的图片显示,她家的羊群,白羊毛变成黑色。
另外,呼伦贝尔扎兰屯市洼堤乡德格吉勒呼村维权代表包布和布仁等表示,他们全村13 户村民在地方官员责令下与都大矿业公司签下《租赁合同书》,将村民100 亩土地用于存放开矿废土,租期十年。协议还规定到期后土地恢复原貌,但矿老板拖欠租金,租期届满却拒绝将土地恢复原貌。地方官员甚至拒绝承认土地归属村民。
杭锦旗阿日斯愣图前信用社员工巴音其木格在写给内蒙古纪检委的控告信中称,2004年她被杭锦旗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后因上访被当地警方劳教一年。期间她患上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需要(靠)双拐行走,目前因贫病交加,每月仅300元低保,难以维持生活。她希望政府为其主持公道及赔偿损失。
此次到内蒙古自治区上访的还包括:鄂前旗昂素镇巴彦柴达木嘎查的敖特格代;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村的王丫头;东乌旗乌拉盖牧场布林分场的套申其木格以及杭锦旗锡尼镇的其木格等。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瑞哲)

新疆巴州蒙古族学校被摘牌 引发海内外蒙古人抗议 - RFA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教育局将蒙族小学改名为“第一小学”,引发海内外蒙族人士抗议。抗议者认为当局此举等同扼杀蒙族语言文化。巴州教育局官员否认这一指责。不过,当地一幼儿园蒙族教师对本台记者表示,幼儿园蒙汉双语班被取消,只留下汉语班。

本台曾在一个月前报道,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所有学校已停止少数民族语言授课,包括蒙古语、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而巴州蒙古族中学被更名为第三中学。近期,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族人获悉新疆巴州的蒙古族小学被更名后表示愤怒。乌拉特中旗一位蒙古族人1月1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

“新疆巴音郭楞自治州把民族学校改成汉语学校,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有好多当地的网友也都发来消息,说这个事情是真的。真正挑起民族分裂的是新疆政府有关部门、是新疆教育厅。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母语说话?用母语教材教学生?”

这位不愿具名的蒙族人称,这是当局对蒙古族的打压,他们坚决反对新疆当局歧视少数民族的教育政策。他们还将以实际行动向新疆多个部门传达反抗的信息。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对本台记者说:

“当我看到了新疆巴州教育局的文件,已经最近既取消了巴州蒙中改为巴州三中后,又开始把巴州蒙古族小学改为巴州三小,我非常气愤。很多蒙族人和我都一样,因为这是(政府)严重践踏宪法”。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巴州蒙古族小学,但电话无人接听。该校幼儿园一位蒙古族教师对记者披露,该校幼儿园双语班也被取消,目前仅剩汉语班。这位教师叫记者向巴州教育局查询具体原因。记者转向巴州教育局分管语言教育的办公室。一位官员对记者说:

“因为我们这个州直属学校只有一所小学。我们可能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学校,比方说,还会建立第二小学、第三小学。所以我们处于对以后教育的发展,扩展学校的考虑”。

现旅居德国的蒙古族异议领袖席海明本周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疆当局取消蒙古族学校,停止用少数民族语言教学,就是为了消灭包括蒙古族在内的各个民族。他说:

“巴州蒙古族小学的变化说明了中国共产党没有信义,没有起码的对其他民族的尊重。它的目的就是把民族文化消灭掉。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只有抗争,在斗争中寻找自己的生路”。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嘉華  网编:洪伟

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请看 翁牛特当局镇压维权百姓的证据!— 韩新娜

  

内蒙古警方因2017.12.25 日各地农牧民欲到翁牛特旗政府请愿 而采取的防范措施不一 ,外地大多以恐吓软禁方式对待,而对已到达翁牛特旗的外地民众均不手软 进旅店排查抓人打人抢手机等(回头把微信群里的资料发过来)... 对翁牛特当地民众更是不客气 听说抓了数十人 但到底如何?软禁 传唤 正式拘留?一直不清楚,今天 翁牛特旗被抓且被行政拘留十天的贺青贵先生 从警察处追要回行政拘留通知书 人们才知道 当地对维权民众居然正式给行政拘留了!... 我认识老贺 去年因玉米补贴维权曾来呼上访告状 后来还作为代表之一 通过我聘到北京律师与政府打官司 !民告官的结局自然不乐观 花钱不说 还一肚子气... 翁牛特草原被中粮集团引进大型养猪场而被严重污染的事儿 不仅翁牛特当地民众气愤 全内蒙古的民众也都气愤!此事涉及许多敏感问题 但官方仍一味打压 ...国内《财经》杂志的独家调查 已披露出问题的严重性! 这就是内蒙古官场对待民众的态度 这就是翁牛特当局对待当地民众的手段!......2018..1.8 . 夜 注: 老贺是12.24 日被抓的 12.30 日被当地派出所所长保释 实际被关了六天!

锡林郭勒盟牧民赴翁牛特声援被抓被打追记 — 韩新娜

内蒙古各地网民约定于2017.12.25日共赴翁牛特旗 声援当地百姓抗议大型养猪场污染翁牛特草原!本想共聚翁牛特发出各地民众的心声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然而未等成行 网上的议论却引起内蒙古警方的关注并采取了行动!没等各地农牧民相聚 警察们“先下手为强” 知名的大 V如: 锡林郭勒盟的杨金都丽玛 兴安盟的达胡巴雅尔等 或在途中被拦截被强行遣返 或在家中被带走被软禁 数天 网上已看到了真实的视频... 更多不知名的赴翁牛特农牧民被抓被阻的信息也不少 只是没有看到具体视频和图片...

这里有一组图片视频恰证实了部分事实真相!锡林郭勒盟东乌旗沙麦苏木的特木热等一行八人在12 月24日 在翁牛特不仅被抓而且还被警察打得满脸挂彩 当时警方抢手机没拍到照片 但事后当事人的视频诉说也是证据 !它也表明:2017.12.24 日上午警察已开始动手抓人并打人了 牧民们还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抗争了!此信息资料更表明老百姓的维权意识在提高 而且是证据确凿!...

请再看下面一篇翁牛特旗的官方的资料 : 所谓“百日会战”的活动始于12.27 日 文中还说 在“反恐宣传月”期间可以排查商店旅馆等地的安全隐患……问题的关键是 官方在反恐演习之前就开始抓人打人了……请问: 是谁在搞恐怖活动?翁牛特当局敢光明正大地说12 .25 日全区各地农牧民相聚翁牛特声援抗议大型养猪场污染当地生态环境的活动是恐怖主义吗?!既然如此 无端的恐吓也没什么份量!继恐吓搅散12.25 日的抗议请愿后 官方搞的“反恐宣传月”则成为网上笑料......2017.12 年末

  

莫斯科的强大应该归功于蒙古 俄罗斯与蒙古的联合,使俄罗斯在与西方的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在20世纪之前的史书中,当研读西方世界对俄罗斯人的评价的时候,总是时时感觉到一种厚重的东方游牧民族的气息。俄罗斯这个民族,在东方人看来是西方人,在西方人看来,却带有很浓烈的东方民族的特征。

当然,这一特征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的。

事实上,俄罗斯在十三世纪初年还未统一。当时俄罗斯国内四分五裂,小公国林立,派系丛生。每一个国家都想消灭其他公国,一统基辅罗斯。如果,任由他们发展,在没有外力推动的情况下,这种纷乱恐怕还得持续不少时间。

窝阔台即位后,就决定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西征来为蒙古帝国扩展疆土,这其中可能也带有表示感谢对术赤放弃大汗位置争夺的意思。

而这次西征很有特色,它由术赤的嫡出长子拔都为统帅,窝阔台的嫡出长子贵由和拖雷的嫡出长子蒙哥从征,其他蒙古各族各支,均派长子参加,所以也被称为“长子西征”。而蒙古军队的实际指挥权,其实落在了已经在上一次入侵过那一地区的速不台手中。

蒙古大军说来就来,内部四分五裂的基辅俄罗斯根本就无力抵抗这支被誉为“上帝之鞭”的军队。俄罗斯没用多久便被蒙古大军的铁蹄碾得粉碎。公元1240年,成吉思汗的长孙在这里驻扎了下来,他成了这片新征服的土地的所有者。

身为黄金家族的后裔,拔都是一个标准的蒙古人。他粗狂、野蛮,哪怕建立了金帐汗国,可管理水平却不怎么高。

当时的金帐汗国采用了管理草原部落的办法,将整个俄罗斯居民按照数量分为了十、百、千户,这样的户籍体系简陋而粗糙,而且,也与俄罗斯的历史截然不同。因此,政策一出台便遭到了俄罗斯居民的抵制,蒙古人虽然战斗力强悍,但是,治理国家的水平的确没有修炼到家。

于是,在当地居民的反对声中,这种草原部落的户籍制度被废弃了。

既然废弃了旧的制度,那么,就需要建立新的制度。当时的金帐汗国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人才,而且,在金帐汗国之中,蒙古人的比例也的确太少。他们的政令往往无法贯彻,总是会遭到当地居民的反对。于是,蒙古人决定换一种方式统治俄罗斯。

他们从原先的各个小公国中选出了一位大公,大汗亲自册封其为全俄罗斯的大公,并且,任命他来管理俄罗斯人。这种以俄罗斯人来治理俄罗斯人的方式果然顺利实施。这位俄罗斯大公得到了全所未有的权柄,因为在此之前,俄罗斯都是四分五裂的,他充其量也就只能号令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是,这一次他终于能够号令全境。

蒙古人的方法固然简单省事,但是,同样也为俄罗斯的反叛买下了种子。

因为他们在此之后并没有推行新的政策,全俄罗斯人名义上是属于金帐汗国,但是,实际上他们的生活还是没有发生彻底的改变。而大公则在金帐大汗和东正教主教之间游刃有余的聚拢巨额财富。由于蒙古人缺乏先进的文明,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对当地居民进行思想上的统治,大量的民众依旧信仰东正教。

多年的统治使得俄罗斯大公的实力越来越强,等到伊凡诺维奇继位以后,莫斯科公国的实力愈发强大。这位大公甚至在莫斯科建立了一座石头城池,并且,还在城池周围修建了大量的军事堡垒。

这些情况都被金帐汗国的蒙古人察觉,1380年,蒙古大军越过伏尔加河镇压莫斯科公国犯上作乱的行为。没有想到,曾经强悍无敌的蒙古人竟然败给了莫斯科公国,这一败,就注定了金帐汗国从此失去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们在民众心中不可战胜而到形象已经开始崩塌。

此后,莫斯科公国彻底不向其进贡,直到金帐汗国最终崩溃。事实上,蒙古人和俄罗斯人的战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帮助俄罗斯完成了一次统一。这个小小的莫斯科公国便是后来的沙俄前身,它正是在和蒙古人的一次次战斗中完成了全民族的统一。

俄罗斯习惯把遭受蒙古人奴役的两百多年时间称为"鞑靼枷锁",但18—19世纪的学者卡拉姆津唱反调:“莫斯科的强大应该归功于蒙古”。到了当代,以古米廖夫为代表,又有了所谓的“鞑靼枷锁”并不存在一说:“俄罗斯与蒙古的联合,使俄罗斯在与西方的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大半的功劳”。

澳大利亚2018年首个婴儿是个蒙古人


澳大利亚2018年出生的第一个婴儿,是一位蒙古"小伙儿"。

据蒙古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月1日01:20时,在悉尼Westmead医院,一位蒙古族孕妇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儿。 这个孩子也成为了澳大利亚在2018年诞生的首个婴儿。

当地晨间电视节目Today报道了这个出生在澳大利亚的蒙古小伙儿诞生的全过程。 报道称,Westmead医院的医生对孕妇实施了刨妇产手术,手术非常成功。

婴儿体重4150克,身长51.5cm。 这个小家伙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 据了解,目前有2500多蒙古人生活在澳大利亚。 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亚是地球上最早进入新年的国家之一。

清朝如何用宗教驯服蒙古

13世纪以降,蒙古铁蹄蹂躏着欧亚大陆。虽然仅仅百余年便盛极而衰,但在明朝时,蒙古以大漠为界,分为漠南、漠北、漠西三大部分,其中漠南、漠北蒙古部落对中原王朝依旧保持着威胁力。明朝一直未能收附诸部,但到了清朝时,清朝统治者用宗教驯服了蒙古人。

藏传佛教成为清朝统治藏、蒙地区的工具。图为六世达赖喇嘛(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其实藏传佛教进入蒙古是在阿拉坦汗时代,到清朝初期,蒙古各部大多数已经崇信黄教(藏传佛教宗派)。 1688年,受准噶尔部军事威胁的喀尔喀诸部在讨论出路时曾提出归附俄罗斯,据张穆《蒙古游牧记》引松筠《绥服纪略图诗注》记载:“喀尔喀众议就近投入俄罗斯。因请决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外蒙古藏传佛教活佛)。哲布尊丹巴曰,俄罗斯素不奉佛,俗尚不同我辈,异言异服,殊非久安之计,莫若全部内徒投诚大皇帝,可邀万年之福。众欣然罗拜,议遂决。”

可见,正是出于对宗教的不同信仰才让喀尔喀做出了归附清朝的决定,他们并不在意归顺的对象,只要这柄保护伞尊重他们的信仰与习俗即可。 清朝统治者明白信仰的力量,“蒙古唯信喇嘛,一切不顾”,他们虽知“蒙古惑于喇嘛,馨其家资,此皆愚人偏信祸福之说,而不知其终无益也。”但是为了便于统治蒙古仍扶持宗教。 当五世达赖到北京时,顺治亲自出城迎接,给予与自己平等的地位,以此拢络蒙古黄教信徒。

雍正元年(1732年),在哲布尊丹巴一世前来北京圆寂之後,雍正除按达赖,班禅之例,加赐名号印册之外,并且亲临悬帕供茶,派遣大臣护送龛座返蒙。 乾隆曾说:“黄教总司以此二人(指达赖、班禅),蒙古一心归之。兴黄教即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护之。” 所以清廷在蒙古各地建立了许许多多的大伽蓝,免除僧众的赋税,徭役和兵役,对於地位较高的喇嘛还赐给牧地和赏赉。

因此甚至隶属於寺庙的人民也不再向俗世封主尽他的义务。 相关阅读 乾隆背黑锅:清朝灭族准噶尔 西藏如何成为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 争议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妙手还是败笔 《清代蒙古史》一书称“至清末,漠南(内蒙古)各地兴建寺庙有一千余座,漠北喀尔喀(外蒙古)蒙古地区有七百四十七座。青海甘肃、四川、新疆等蒙古和藏族聚居地区也有五六百座寺院。”该书记载的数据显示,清代后期喀尔喀地区的喇嘛多达男性总数的44%,各地喇嘛人数最多时几乎占蒙古总人口的1/3。

在政策的倾斜下,网传“满清规定凡有兄弟八人者,七人须当喇嘛,兄弟五人者,四人须当喇嘛”是不存在的,清廷不需要任何强制措施就有大量穷困男性为了相对富足的生活而出家,变成不事生产的寄生人口。同时,因为他们不能娶妻,蒙古人口自然减少。 虽然蒙古的衰落有诸多因素,宗教无疑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在浓厚的宗教氛围下, 蒙古人从一个骁勇善战的民族逐渐开始追求来世幸福以及转世、轮回等,失去了桀骜不驯的顽强斗志。 乾隆所说“以黄教柔训蒙古,中国之上计也”就这样完成了,直至清末,蒙、藏僧俗上层始终充当着清朝皇帝的忠实臣仆。

清朝皇帝为什么都爱娶蒙古老婆
清代的满蒙联姻,在清朝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清朝皇帝为何爱娶蒙古人当老婆?

满清皇后、妃子为何大多蒙古人?从清太祖、太宗,到清世祖和圣祖,先后有四后、十三妃出自蒙古科尔沁等部其中就包括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孝庄姐妹据了 解,海兰珠(宸妃),蒙古名字叫哈日珠拉,是孝庄(名叫布木布泰)的亲姐姐,她比孝庄大4岁海兰珠嫁给皇太极的时候已经26岁,比孝庄晚嫁皇太极9年,但 与皇太极的感情很深那么,清帝为何爱娶蒙古族女子呢?专家解释了其中的原因。
  
明代后期,蒙古族逐渐分成三大部分:蒙古草原西部至准噶尔盆地一带的漠西厄鲁特各部;贝加尔湖以南、河套以北的漠北喀尔喀各部;蒙古草原东部、大漠以南的“漠南”各部。
  
“漠南”与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国接壤,其地理位置位于后金右翼,对后金进入辽沈地区有牵制的作用为免去后顾之忧,努尔哈赤以武力逐一征服了“漠南”各部而“漠南”的科尔沁部,是努尔哈赤最先征服的对象经过多次的较量,科尔沁部撤兵请盟,联姻结好。
  
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正月,努尔哈赤以科尔沁蒙古贝勒明安之女“颇有风姿”为名,“遣使欲娶之”,明安于是将女儿送给太祖努尔哈赤以礼亲迎,大宴成婚于是明安贝勒成为蒙古王公中第一个与清联姻的人。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努尔哈赤又娶科尔沁郡王孔果尔之女博尔济吉特氏为妃努尔哈赤不仅自己娶科尔沁两贝勒的女儿,同时命令他的儿子们纳蒙古 族王公的女儿做妻子,其中包括次子代善、五子莽古尔泰、八子皇太极、第十子德格类、第十二子阿济格、第十四子多尔衮等都娶了蒙古族王公的女儿为妻这也是贯 穿清王朝始终的“满蒙联姻”的开端。
  
清天聪三年(1629)十月,皇太极起兵征明,科尔沁部二十三位贝勒率领部众追随,为击败明军立下战功;天聪五年,科尔沁部随皇太极攻打大凌河,大败明将祖大寿可见,军事目的也是满蒙联姻的一个重要原因。
  
清朝后宫有哪些妃嫔是蒙古八旗的?
  
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妃子至少有两名出自蒙古科尔沁部的博尔济吉特氏
  
清太宗皇太极至少有七名蒙古族后妃,最有名的有:
  
孝端文皇后(哲哲),孝庄文皇后(布木布泰,顺治的生母),敏惠恭和元妃(海兰珠),都出自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
  
顺治皇帝有六名蒙古族后妃(其中两位皇后),均无子女
  
清朝中后期,只有康熙、乾隆、道光皇帝有少数蒙古族后妃:
  
康熙皇帝:两位蒙古族妃子,都无子女
  
乾隆皇帝:颖贵妃、豫妃
  
道光皇帝:孝静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并非太子生母
  
满清早期入主中原,凭借的是和蒙古各部的联合且蒙古实力强大,并处边疆,也和满清发源地相邻,满清为了维护统治最好的办法就是结亲。
  
满清通过联姻来加强对蒙古的笼络控制,维护清王朝的利益清朝入关前,满蒙之间的联姻,始终是互相嫁娶但是,满族出嫁宗女数量及比重的增加,使得“满蒙联姻”的目的与形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即最初蒙古部族是为了依附满族而将女子嫁入满族。
 
后来,则是满族为了笼络蒙古各部、加强藩属关系而主动将宗室女子嫁入蒙古各部满洲和蒙古贵族之间长时间、多层次的通婚,不仅巩固了双方政治上的联盟,稳定 了清朝的封建统治秩序,而且一定程度上直接促进了两族间的融合,加强了清廷与边远地区蒙古贵族的联系,以及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广泛交流通过满蒙联盟,蒙古 各部逐步呈现出稳定的局面,成为清朝统治最稳定和最可依赖的地区和力量。

蒙古国牲畜头数达到史上最高

据蒙古国国家统计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到2017年年底,蒙古国牲畜头数达到历史上最高的6620万头只,人均拥有牲畜头数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这个草原国家再度证明自己“畜牧业王国”的地位。

数据显示,蒙古国通常指的“五畜”——牛、马、骆驼、绵羊和山羊数量均比上一年有大幅增加,其中,绵羊和山羊的增幅较大。统计官员表示,国际市场对羊绒的需求直接刺激和影响了该国牧民养山羊的积极性。

但是,随着牲畜头数的迅速提高,蒙古国草牧场已不堪重负,草原荒漠化已成为严峻的问题。畜牧业专家呼吁政府尽早采取措施,控制牲畜头数,加强畜牧业的集约化经营。

日媒:蒙古国现严重大气污染,局部PM2.5一度达1500

冬季的严寒再次给蒙古国的空气质量带来了考验。据日本共同社1月5日报道,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市这个冬天接连数日出现可能有损健康的最严重级别大气污染。政府将整治污染定为首要课题,推进限制使用供暖煤炭等应对措施,但因人口过度集中于首都,阻碍了改善的步伐。

共同社记者描述称,去年12月上旬造访乌兰巴托市,含有害物质的霾使天空变得昏暗,空气中异味浓重,一呼吸便感到舌头与咽喉发涩。其后严重污染仍持续,据乌兰巴托市政府透露,12月27日,局部地区细颗粒物PM2.5观测值一度达到1500,为日本环境标准值单日平均值(35)的40倍以上。

近年来在蒙古国,寻求就业与教育机会而移居乌兰巴托市的游牧民增多。目前,乌兰巴托人口占该国307万总人口的四成左右,蒙古包和平房密布在郊区。在气温有时降至零下30度以下的冬季,由于需要燃煤供暖,这成为污染的主要源头。

共同社称,蒙古国政府在日本等国协助下,致力于引进不易排烟的暖炉以及产生较少污染物质的改良型煤炭燃料。然而,据蒙通社发行的日语报纸《蒙古通讯》报道,近十年来政府预算拨款1470亿图格里克(约合人民币4亿元)投入大气污染对策,海外也投资6000万美元,但至今尚未取得显著成效。

该国总理呼日勒苏赫去年12月在一场磋商大气污染整治对策的会议上流露出强烈危机感,称污染“对人类健康与生命造成负面影响,已达到威胁国家安全的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