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蒙古现最长交通堵塞 剑指经济复苏


超过60千米,它们排起了长队:一辆又一辆的卡车,卡车之后还有卡车。它们中的几乎每一辆都满载着煤。
蒙古公路
 
世界上最长的堵车长龙已经积累几个月,并有着不同的原因:首先,中国的干旱促使政府削减用水密集的煤炭生产;最后,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使得最不受欢迎的大宗商品重获新生,给世界淘汰煤能源的运动蒙上一层阴影。
  
在幕后,蒙古一个新建立的政府正试图通过悄悄的协调来摆脱其继承的经济危机。上周,这些协商公之于众。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煤炭储备的蒙古国营矿产公司Erdenes Tavan Tolgoi宣称其已将平均销售价格协商调高85%至50美金/吨, 并将1月价格协商至60美金/吨。
  
蒙古之前一直以32美金/吨的价格销售煤,作为对中国铝业公司(Aluminum Corporation of China, Chalco)所欠债务安排的一部分。在Tavan Tolgoi的另一部分,蒙古矿业公司(Mongolia Mining Corp.)已经达成一项协议以107美金/吨的价格销售其洗后规格的煤产品。
  
所以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蒙古正在为贫困辩护。堆积如山的债务已迫使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会(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谈判。蒙古已遭受两个级别的评级下调的打击。
  
但是,煤的销售与铜、金、铁矿石等其它主要资源收益的上涨看起来似乎注定要挽救其300百万人口,无论有没有境外救济。
  
对驾驶员及边境守卫的采访显示约一半卡车 -- 1500辆 -- 每日都穿越边境进行运输。那相当于每天13.5万吨。即405万吨每月,4860万吨每年。
  
每年4860万吨的煤出口能给蒙古带来多少收益?基于Tavan Tolgoi目前为止实现的销售价格60-107美金范围的中间价格,83美金/吨的运送相当于40亿美元收益,这仅仅是从煤上得来。
  
在一份由Frontera News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报告中,蒙古最大投资银行BDSec的首席运营官Nick Cousyn得出了一个类似的结论,尽管通过一个不同的路径:
  
“不需要赫拉克勒斯假设就可以预期通过改善和改革,蒙古的煤公司明年可以达到4000万吨的总产量”,Cousyn写道。将这一数学基于Mongolia Mining Corp.实现的价格之上,Cousyn继续说:
  
“在105美金/吨的平均价格,那将代表产业中4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比2016年的估计值9亿6000万美元高了超出30亿美元。对蒙古120亿美元的经济来说,这将意味着GDP跳涨25%, 让经济回到上一个十年炫目式的增长率”。就边境过境而言,蒙古似乎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有趣的地方。

蒙古拟翻倍勘探用土地数量

矿业资源丰富的蒙古正计划将可供勘探的土地数量翻番,作为拉升矿产业对新资源的需求并配合IMF救济项目、提振财政的尝试的一部分。
根据蒙古矿业部长Dashdorj Tsedev在一份采访中所称,蒙古将把可勘探土地占全国土地的比例从当前的9.6%提升至20.9%. 矿商们称蒙古是世界上铜资源储备最佳的地区之一。世界上其它许多地区的高质量矿床已临近枯竭,而电力汽车的前景又带来了需求激增的可能性。
勘探土地的扩张反映了地质调查的改进,而随着改进增加,开放勘探的土地还有可能进一步增加。“大量的土地将准备好勘探和授权”,Tsedev说道,并指出生态敏感的地区不在范围之内。
蒙古是矿业巨头Rio Tinto的Oyu Tolgoi巨型铜矿所在地。Rio Tinto在去年6月决定对该矿进行成本53亿美元的扩张,项目将耗时5年。Rio Tinto指出项目完成后该矿将可以贡献蒙古经济的30%,但蒙古政府的直接获益还得等上一段时间。根据一份2009年签订的协议,直到投资者收回它们的初始投资成本之后,蒙古才可以为其在该矿中的34%股份收取红利。
蒙古的经济在2011-2013年期间受益于境外投资者对其未开发矿产储备的利用,每年以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但由于政府开支过度再加上大宗商品出口收益下降,蒙古经济自2016年起遭到了一场经济危机的打击。
蒙古最大出口产品 -- 煤和铜需求的减缓以及境外投资的骤降给蒙古留下了飙升的债务以及迅速贬值的货币,迫使政府提高利率并削减开支。

蒙古相信IMF救济推迟后能很快恢复 “因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政府都为Oyu Tolgoi矿提供着投资,我们期待这一问题能很快解决”

根据蒙古一位财政部高官的消息,蒙古将很快获得国际货币基金会(IMF)对其救济项目的批准。之前IMF因一项有关外汇和投资的新法律而推迟了对蒙古救济的投票。

“我们正朝着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向努力,我们希望一旦它得以解决,IMF的董事会议就能开始”,蒙古财政部金融市场及保险分部主任Manduul Nyamdeleg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时说道。

IMF代表 Neil Saker表示,IMF延迟对救济的决议是为了弄明白蒙古发布的新政策。IMF本被预期在上周五于华盛顿的一项会议上批准救济。

蒙古的新政策包括4月份通过的一揽子法律,其被视为IMF救济的先决条件。法律规定国外公司从蒙古的大规模项目中获得的收益必须经过一个蒙古银行的账户。

“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来理解政策中细节的性质以及项目的宏观经济框架是否仍然可行”,Saker说。他补充说IMF在考虑这个问题方面没有固定时限。

资金短缺的国家

Manduul拒绝就蒙古政府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能否有效运行的问题发表评论。IMF向蒙古提供的救济属于帮助蒙古重整收支平衡、缩小预算赤字的总体计划一部分。蒙古去年的预算赤字达到了GDP的17%.

蒙古经济

“一些国会议员将此视为境外投资可见性或透明性的增强,特别是有关Oyu Tolgoi矿的境外投资”,加拿大驻蒙古大使Ed Jager说,指的是新法律中有关国外公司必须将收益存在蒙古银行的规定。

“在我们看来它不仅有关Oyu Tolgoi矿,它有关任何大型的境外投资”,Jager继续说,“这对于国外公司来说十分凄惨,它们被迫要让资金通过蒙古银行的审查”。

不过Jager又补充说上个月蒙古官方在解决该问题方面“表达了某些意愿”。“他们转型的形式将是怎样,以及他们本周如何进展,我不知道”,Jager说。

BDSec首席执行官Nick Cousyn则表示,“因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政府都为Oyu Tolgoi矿提供着投资,我们期待这一问题能很快解决”。

蒙古国多省份发生动物疫情 国家已宣布戒严

蒙古国东戈壁省额尔德尼县一牧民家中的16只绵羊和27只山羊出现口蹄疫情,苏赫巴托省达里干嘎县和东方省查干敖包县也同时发生口蹄疫情。

此外,中央省巴彦查干县一牧民的羊圈中发生“羊天花”疫情,前杭爱省西巴彦乌兰县牧民家里出现疯牛病。针对这一情况,蒙古国家紧急情况总局通报称,已对上述出现疫情的地方采取戒严措施,防止疫情更一步扩散。

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蒙古请求俄罗斯帮助提升军力


莫斯科 — 蒙古正式请求俄罗斯帮助提升军力。分析人士说,俄罗斯可借机扩大在蒙古影响,武装蒙古能防备中国。

正在莫斯科访问的蒙古国防部长星期二与俄罗斯国防部长会谈时正式提出请求,希望俄罗斯能帮助蒙古军队实现现代化,特别是为蒙古的防空部队提供武器装备和帮助。

俄罗斯一直向印度提供各种新式武器装备。俄罗斯对印度不像对中国那样存在戒心,向印度出口的许多武器装备的性能都超过卖给中国的产品。

俄罗斯向越南出售先进的海军和防空装备,甚至把尚未装备俄军的最新型移动式岸舰导弹系统提供给越南,并帮助越南训练和组建了潜艇部队。在俄罗斯帮助之下,越南对中国的威慑能力大幅提高。由于越南经济实力有限,俄罗斯向越南提供大笔专门贷款帮助越南进口俄制武器。

俄蒙关系

蒙古正成为越南和印度后另一个俄罗斯将要武装的中国邻国。但在这次俄蒙国防部长会晤中,公开报道并未提及俄罗斯是否将向蒙古提供武器采购贷款和具体提供哪些武器装备,双方都没有透露俄罗斯将如何帮蒙古提升军力,以及双方未来军事技术合作的规模和方式。

前苏联一直为蒙古军队提供武器装备和军官人员训练。中苏交恶时期,苏联曾在蒙古驻扎精锐重兵集团直接威胁北京,当时蒙古的防空由苏军在远东的部队负责。

近些年来,俄罗斯与蒙古军方的交往互动非常频繁。蒙古军方高级将领时常访俄,两国几乎每年举行联合军演。蒙古军队也参加俄罗斯所举办的各种军事比赛活动。

针对目标

军事分析人士赫拉姆奇辛说,蒙古与俄罗斯更多的军事互动,针对的目标显而易见。

赫拉姆奇辛:“从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角度来看,除了中国之外,蒙古几乎没有其他敌人。因为蒙古仅同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有边界相接壤,如果蒙古同其中的一个邻国更多军事互动和军事演习,毫无疑问防备和针对的肯定是另一个邻国。”

蒙古不久前允许达赖喇嘛访问引起中国愤怒,两国关系因此受到影响。与此同时,蒙古担心中国在蒙古的经济、社会等领域影响过大,对中国存在戒心,因此希望借助同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国的合作来平衡中国影响。军事分析人士说,同蒙古加强各种合作,以及向蒙古提供武器装备无疑能为俄罗斯在蒙古扩大影响提供机会。

历史友谊

蒙古国防部长这次访俄是为了参加由俄罗斯主办,正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安全会议。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特别感谢蒙古军方领导人每年都来参加会议。

绍伊古说,俄罗斯还将继续为蒙古军队培训人才,两国的军事和军事技术合作未来将扩大发展。他还强调,去年是苏联同蒙古建交95周年,苏联曾在文化、经济、工业等许多领域帮助过蒙古,两国历史上所积累的友谊,以及各种合作将持续下去。

蒙古过去同苏联关系非常密切,许多苏联民众甚至把蒙古和欧洲的保加利亚一样,视为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

相互猜疑

许多中国历史资料强调苏联帮助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的百度百科说,苏联90多年前兼并了曾属于中国清朝的唐努乌梁海,也就是图瓦。当时的中国政府谴责已有苏军驻扎的外蒙古从中国分裂的举动,不承认蒙古的独立。

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虽然非常密切,但也彼此猜疑。在朝鲜半岛局势紧张,外界普遍关注中国对朝鲜施压之际,俄罗斯与朝鲜多有互动,双方将首次开通海上客货运航线。在俄罗斯武装中国的邻国印度、越南和蒙古的同时,中国也在同俄罗斯的对手乌克兰更多合作。乌克兰国防部公布的消息显示,中国是唯一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非北约和非西方国家。

https://av.voanews.com/clips/VCH/2017/04/26/81a03761-5d0a-4130-a544-d7294a1825a1_hq.mp3

改善经济 蒙古国希望搭上中欧班列快车

提到中欧班列,很多人可能想不到位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蒙古国。事实上,这一“草原之国”是中欧班列中通道上的重要过境国。

  4月7日,由蒙古国主办的“过境蒙古国—2017”论坛其间,蒙古国交通运输发展部副部长乔格图格日勒表示,蒙古国高度重视中欧班列中通道的建设,会提供更好的便利条件,包括提供优惠的价格、缩短过境时间、快速通关服务以及加快卸货换轨等。

  他在采访中还提到去年公布的《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规划明确提到建设中欧班列中通道,即由内蒙古二连浩特口岸出境,途经蒙古国与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相连,通达欧洲各国。

  乔格图格日勒用一组数字说明了蒙古国的目标:去年共有167列中欧班列过境蒙古国,这一数字今年预计将达到400列,而未来几年将增加到1000列。

  根据蒙方提供的数据,蒙古国铁路主干线、即连接俄罗斯与中国的铁路总长为1100公里,年平均货物运输额为2000万吨。

  中欧班列线路除中通道外,还有由阿拉山口岸出境的西通道和由内蒙古满洲里口岸出境的东通道。乔格图格日勒在采访中不忘向记者列举蒙古国通道的潜在优势,比如运输时间较短以及不受气候条件影响等。

  
  由主办方提供的材料也明确写道,“中欧班列过境蒙古国,对于促进‘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及三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具有重要意义。在经济层面上,能有效盘活蒙古国区域内丰富的自然资源、促进蒙俄共同发展”。

  中欧班列中通道建设还需要克服一些具体障碍,比如卸货换轨问题、通关效率问题、回程运量不足问题和价格问题等。 

蒙古国拟大力治理污染问题

蒙古国自然环境与旅游部长奥云浩日勒22日说,蒙古国拟在202年前投入9.9万亿图格里克用于治理空气、水以及土地污染。

近年来,随着蒙古国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空气、水以及土地污染问题加剧。尤其在冬季,首都乌兰巴托气候寒冷,大批棚户区居民靠烧煤和木头等取暖,导致空气污染严重,PM2.5指数动辄破千,国际媒体经常称乌兰巴托为全世界冬季污染最严重的城市。

奥云浩日勒当天就蒙古国环境污染问题举行新闻发布会说,根据规划,蒙古国污染治理工作将分为2017年至2019年和2019年至2025年两个阶段,60多个项目将重点投入到改善城市规划、提升基础设施质量、限制原煤使用、发展牧区经济等方面。

乌兰巴托市副市长巴特巴亚斯嘎兰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乌兰巴托目前有21万户棚户区居民,尽管政府在过去5年间已采取改进家用燃烧炉等措施,但空气污染治理效果不甚理想。

奥云浩日勒说,新建环境净化设施和垃圾处理厂等项目需要大量投资,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内外企业投资、政府预算、外国援助和贷款等,政府将与蒙古国银行联盟合作成立“绿色贷款基金会”进行融资。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鉴于蒙古国当前的经济状况,治理污染的融资问题将是一大挑战。

内蒙古的蒙古族人口为421.1万人,蒙古国的总人口大约有280万人,俄罗斯有大约100万蒙古人

全世界蒙古人约为一千万人,语言为蒙古语,中国的蒙古族人口为581万人(2000年人口普查)。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东北三省、新疆、河北、青海,其余散布于河南、四川、贵州、北京和云南等地,其中,内蒙古的蒙古族人口为421.1万人。相比较之,蒙古国的总人口大约有280万人,俄罗斯有大约100万蒙古人。


全世界蒙古人约为一千万人,语言为蒙古语,其中一半居住在内蒙古。

内蒙古各盟市蒙古族人口:

呼和浩特市:蒙古族人口为285969人

包头市:蒙古族人口为85121人

鄂尔多斯市:蒙古族人口为176912人

乌海市:蒙古族人口为18952人

巴彦淖尔市:蒙古族78000万人

乌兰察布市:蒙古族人口63400人

阿拉善盟:蒙古族人口为蒙古族人口为44635人

锡林郭勒盟:309764人

赤峰市:蒙古族人口为851000人

通辽市:蒙古族人口为1476700人

兴安盟:蒙古族人口为707280人

呼伦贝尔市:蒙古族人口为230008人(稿源:内蒙古日报社)

蒙语教师无故被辞退 内蒙教师举报教育界腐败 - RFA


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蒙古族民办教师陈英等43位民办教师,二十年前被校方强行辞退,其后发现余下的空缺被他人顶替。陈英认为,校方的行为严重违反国务院相关规定,他与众教师曾多次上访,但问题没有结果。这些教师最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基层教育部门的腐败问题。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巴达尔胡镇中心学校的前民办教员陈英,5月4日通过亲身经历,向本台披露当地教育界的腐败。从事蒙古族母语教育的陈英不会普通话,他的女儿乌云塔娜翻译说,父亲1977年就从事教师工作,但是他所在的巴达尔胡中心学校校长借故强行辞退他们40多位教师,上访多年也没有结果:

“近20年,把自己的毕生精力都献给了基层民族教育事业。1993年秋,巴达尔胡中心校校长仅凭一次校内教师考试就将我和其他43名民办教员强行辞退,事后也不给任何说法,我们上访维权多年至今也得不到解决,听说中央巡视组已进驻内蒙古‘回头看。要真正解决问题,故再次来呼和浩特上访”。

陈英说,此次上访,主要揭发基层官员的腐败,涉嫌以教师职位谋取私利,导致该校数十位民办教师被辞退:

“我们这批被辞退的民办教师中,有一位叫魏宝成的老师,因一偶然因素发现自己的岗位被一个姓张的人冒名顶替了。此事虽然引发舆论哗然,电视台也做节目报道过,但实质性问题仍未解决。姓张的后来虽被辞退了,可魏老师的待遇至今没解决。此事件也引起我们警惕。觉得我们的被辞退与教育腐败有关,但相关部门防范严密我们无从下手,希望上级部门进一步彻查”。

陈英批评地方官员为谋求私利,变相将他们赶走。他感叹在中国少数民族的母语教学环境艰难:

“我是从事基层母语教育的民办教员,环境艰苦报酬低下,但教书育人培养后代十分神圣,故甘于清贫兢兢业业无怨无悔。本想在基层教育战线奋斗一生退休后颐养天年,没成想在自己干了近二十年的心爱的岗位上突然被无理‘辞退’,很不心甘。我和其他人被辞退的理由是因一次学校自己组织的并不规范的考试“不合格”。我想指出的是此次考试很不透明考试成绩至今也未见张榜公布”。

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于1997年曾发出《关于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通知》,俗称32号文件,该文件明确指出:“辞退不合格的民办教师由县级以上教育行政部门批准”。陈英认为,中央政府对民办教师的作用予以肯定,也非常重视。他说:“这表明国家很重视对民办教师的妥善安排,更何况我们并非‘不合格’!可我们却被学校校长擅自辞退了。我们向学校讨说法时得到的答复是:考试是得到分管文教卫生的副旗长陈广文和教育助理那顺孟和的授意而搞的。从此,我43名被辞退的民办教师走上了艰难的上访维权之路”。

陈英和这些被有关当局强行辞退的教师,要求中央巡视组彻查当地教育界腐败黑幕,及早落实国家相关政策。

流亡海外的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5月4日对本台说,中国教育腐败与其它领域一样,问题严重。握有行政权力的基层官员,往往通过转让职位,谋取利益:“他们这些基层官僚,小的贪官污吏,出于他们个人的私利,不顾被辞退人的死活,也不顾孩子们接受民族教育的未来。他要收受贿赂,招自己的人进来分油水,或者把钱私下分掉”。

席海明表示,基层官员虽然级别不高,但握有实权,可以掌控底层民众的就业权利。因此基层官员腐败已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

特约记者: 乔龙   责编: 石山 / 嘉远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5042017120323.html



内蒙古八旗民众抢搭“末班车”申诉中巡组 - RFA


4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呼伦贝尔等8个盟旗的蒙古族农牧民,赶在中央巡视组离开前,抵达呼和浩特递交投诉、上访材料。据现场人士介绍,数十位请愿民众包括了当地农牧民、下岗工人和民办代课教师等。

中央巡视组进驻内蒙古自治区进行调研工作于4月27日结束。在此前一天,内蒙各盟旗民众约70人,从各自的家乡赶往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当地的问题。包括,官员懒政、不作为及贪腐情况;也有的牧民向巡视组递交草场被非法侵占、玉米差价补贴款遭克扣、受高利贷困扰等投诉材料。

关注民间维权行动的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在向自由亚洲电台提供的一段视频中称:

“今天是4月26日,很多的各地牧民、上访的朋友已经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在纪检委的巡视组的驻地,递交材料。外面有人陆陆续续进来”。

在这段一分多钟的视频中,上访者聚集在信访大厅,他们将装有上访材料的大信封投入巡视组信箱。据请愿者称,自中央巡视组进驻呼和浩特以来,各地请愿者络绎不绝。4月26日当天,有鄂尔多斯各旗上访民众41人;呼伦贝尔各旗7人;兴安盟各旗6人;锡林郭勒各旗5人;赤峰翁牛特旗4人;包头达茂旗3人;巴彦淖尔乌拉特中旗2人;呼和浩特市1人,共计70人。另有不少农牧民及下岗工人,因被地方政府人员拦截或软禁,无法亲自前往递交上访材料。

翁牛特旗农民刘海秋5月2日对本台说,他因为玉米差价补贴款未到位,已多次到呼市上访:“这次我们内蒙古各地来呼市上访的人不少,有六、七十人。我是4月15日来呼和浩特的。因为赶上春耕、接羔,基层的老百姓都脱不开身,要不然人更多。大家一起来维权,各地老百姓互相认识,以后再维权力量更大”。

此次维权行动已不仅仅限于底层农牧民,还有代课教师、民办教师及下岗企业职工等。据请愿者称,许多人通过自做视频向外界讲述各自的遭遇,揭发官员贪腐的具体事实。

刘海秋说,请愿者十分希望与巡视组成员面对面交流,但未能如愿:“4月25日,我们事先联系了中央巡视组的人。他们说,4月26日上午九点钟亲自收我们的材料。我们大家挺高兴,去了三十多人。我们各地老百姓商量,如果内蒙政府不解决的话,以后我们一起到北京去上访”。

温克旗牧民敖登图雅对记者说,她是因为高利贷受骗。由于当地政府不作为,令高利贷公司在此横行:“我们好像是八个旗的人去了。我家里的问题是高利贷的问题,我给的钱55万元还没有拿回来。我不要利息,就想把本金拿回来就行了”。

自今年二月中央巡视组进驻内蒙古自治区后,各地方政府人员和警察全力围堵民众到呼市上访。

据牧民反映,鄂前旗的敖特格代及扎木生夫妇被当地截访人员骗回家乡后,撒手而去;温克旗两位女牧民被截访人员“请吃饭”,席间敖登图雅突发心脏病,当场昏倒送进医院;翁牛特旗刘海秋三次在小旅店被警方驱赶;民办教师魏宝成被截访人员骗回家乡一气之下,突发心脏病,家属花十多万元医疗费。(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何平​)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5022017103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