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

蒙古企业竞标日本的朝鲜总联大厦再度失败

位于日本东京的朝鲜总联中央总部
日本《产经新闻》1月23日报道,蒙古企业阿瓦尔有限责任公司(Avar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23日于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总部土地及大楼的招投标中再次落选。尽管标价高达50.1亿日元,东京地方法院依然驳回了该公司的二次竞标。报道称,阿瓦尔公司还可能会准备第三次投标。

早在2013年10月22日,朝鲜总联总部的拍卖事宜便被提上议程,受东京地方法院的干预,此事曾一度被延迟。东京法院方面表示,根据日本“民事执行法”规定,不应将债务人朝鲜总联的土地及建筑承包给曾经接受朝鲜总联方面资金的阿瓦尔公司。

朝鲜总联总部占地约2390平方米,总大楼(包括地下两层)共12层,可扩展面积约达1.2万平方米,估价在26.7亿日元左右。2013年3月,在第一次竞标中以45.2亿日元成功中标的最福寺最终因为资金问题弃标。2013年10月第二次竞争中,阿瓦尔公司开出了21.3亿日元,比竞标最低限额近两倍多的高价。

由于在日朝鲜人不良信用记录导致经营不善的朝鲜总联,欠下了高达627亿日元的债务,2007年被东京地方法院决定收回总部。

奥斯卡导演到鄂尔多斯拍《成吉思汗》:母亲说我生来像蒙古人

美国导演奥利弗-斯通(《刺杀肯尼迪》《尼克松》《华尔街》《天生杀人狂》)近日到内蒙古鄂尔多斯参加了在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举行的三国合拍片《成吉思汗宝藏》(3D)的合作签约和启动仪式。斯通将以监制的身份参与这一项目,还声称自己的目的是“要挑战西方对成吉思汗的偏见”。

据片方透露,《成吉思汗宝藏》将以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为故事背景,以悬疑、魔幻手法讲述了一个年轻的达尔扈特守陵人,与一个具有成吉思汗家族血缘的美国青年人一段富有神秘色彩的探险经历,揭晓了成吉思汗宝藏的真实秘密,艺术地诠释了800年来世代传承天歌密宗的达尔扈特守陵人的忠诚不渝、坚守承诺和孝敬精神。力图将这一蒙古族的传奇、蒙古民族的文化打造成一个世界故事。

在启动仪式上,奥利弗-斯通导演表示:“出生时母亲就说我像个蒙古人,一直以来我在电影中表现出来的张力、野性和力量这些特质都是蒙古族所具有的。我对成吉思汗的崇拜,不只是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英雄,更重要的是他对和平追求的理念深深打动了。”他认为,在西方传统教育知识体系里,成吉思汗被描述成可怕的征服者与毁灭者。对西方历史观的偏见提出挑战,是他欣然接受这部影片监制职位的重要因素之一。

据片方透露,美、日、中三方将共同投资3亿,合作三方内蒙古仕奇集团、美国好莱坞电影发展集团、力图将《成吉思汗宝藏》由打造成文化内涵深厚的3D商业大片。

内蒙赤峰的三名蒙古族牧民因草场产权纠纷被审判

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法院本月早些时候对三名因失去草场而接受地方当局安置赔偿的牧民进行审判,罪名是诈骗。海外蒙古族维权组织认为,这些牧民遭到当地政府的打击报复。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星期三发布的消息说,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下辖的巴彦查干苏木吉尔嘎查的三位牧民彦君、欧云达莱和希尔米因为草场产权纠纷在去年8月被捕,今年1月8日到9日,克什克腾旗法院对他们进行了审判。本台记者试图打电话和该乡的牧民联系,但是他们都不愿意接受采访。

不过,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负责人巴图对本台记者说:“今年1月8号到9号,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对三名牧民进行审判,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检察方试图用诈骗罪要求对他们判处10年到无期徒刑。”

巴图说,当局指控三位牧民诈骗政府一百四十多万元草场赔偿费,但是牧民彦君哈达告诉巴图,政府的指控没有任何根据,完全是打击报复维权的牧民。

“当地政府征用草场,三位牧民起来维权,有部分草场产权当地政府同意给牧民补偿费,但是后来又反咬一口,说这三位牧民是欺诈,将他们抓起来判刑。”

巴图说,内蒙古地区牧民草场产权纠纷越来越多,主要是因为当地政府通过征地剥夺牧民的草场来开矿或者进行房地产开发。

“不久前在翁牛特旗也有6位牧民因为草场产权和当地的双河林场发生纠纷,他们以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判处一到两年的徒刑。”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川井镇牧民布仁吉亚对本台记者说,他们乌拉特中旗也不断发生草场产权纠纷,当地数十位牧民因草场地被当地官员非法转让和侵占,1月10号到当地有关政府部门上访,并准备前往呼和浩特及北京上访,结果1月11号,牧民代表加日格特等四人被刑警从家中抓走。

“习近平主席说要给访民开绿灯,可是我们旗的政府却很腐败,大肆镇压上访的牧民。”

牧民布仁吉亚说,牧民失去草场就失去了生活来源,他们往往成为城市的贫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01232014143107.html

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

蒙古国总理表示将注重矿业深加工

蒙古国总理阿勒坦呼亚格15日说,今年蒙古国政府发展的重点方向为矿业产品深加工,提高国际竞争力。
  
阿勒坦呼亚格当天在一个矿业论坛上表示,蒙古国新投资法案自去年实施以来稳定了矿业投资的法律环境,未来将兴建钢铁厂和铸铜厂。
  
蒙古国矿业部长冈呼雅格表示,目前矿产业已成为蒙古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为17%,占出口总额的81%,吸纳了73%的外商直接投资,占据国家税收的23%。
  
蒙古国矿业资源储量丰富,其中金矿和铜矿储量排名世界前十位,目前勘探金矿的储量为2493.5吨,铜矿为1.17亿吨,煤炭地质储量为1733亿吨。但因缺乏完整的工业链,蒙古国以往的工矿业贸易主要为粗放式的原材料出口,单一的出口结构易受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影响。

日本将与蒙古加强安全领域合作 并强化双边关系

据日本共同社1月17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7日与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进行了约20分钟的电话会谈。报道称,双方就加强安全领域合作以实现东亚和平与稳定达成共识。

额勒贝格道尔吉高度评价日本经济,称“安倍首相就任1年来实施的经济政策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正面影响”。安倍则回应说:“希望今年也能以高层交流为中心,开展多层次战略对话,强化双边关系。”

草原所有权模糊 内蒙古牧民抗议频发 - BBC



中国内蒙古多年来草原土地纠纷和环境破坏一直是引发抗议和群体事件的主要问题。专家认为,由于内蒙古草原所有权法律规定模糊,内蒙古草原土地纠纷和抗争会愈演愈烈。

1月11日内蒙古西部的乌拉特中旗的6名牧民因为抗议草场被侵占被当地公安人员逮捕。在逮捕过程中,牧民吉尔格勒带手铐逃走,并把带手铐的照片通过社交媒体广为传播,使内蒙古牧民抗议再次受到关注。

这些蒙古族牧民提出同广东乌坎村民一样的要求,他们要求嘎查(村)选举公开和透明,要求基层干部能够代表他们的合法权益。

他们向政府提交抗议的核心内容是反对军队和矿业公司非法侵占牧民的草场,反对政府官员非法侵占牧民的牧场,抗议外来移民和矿业公司破坏草原和污染环境,抗议当地政府对抗议者采取报复措施,把抗议者的户籍身份一栏从“农村”改为“其他”(使他们失去牧场权利)。

草原纠纷增加
多年来乌拉特中旗各地牧民在旗政府所在地海流图多次抗议草场被侵占。在纽约的南蒙古信息中心的负责人恩和巴图对BBC中文网说,近年来来自内蒙古草原侵权的纠纷和群体抗议很多,但媒体报道很少。他说内蒙古草原土地纠纷引发的抗议现在越来越多。
去年年底,在内蒙古东部瓮牛特旗的6名被捕的蒙古族牧民试图保护草场不受林场强占被判刑。律师说,这六名蒙古族牧民在去年12月31日以“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罪名在内蒙古瓮牛特旗法院被判处一到两年不等的监禁。
从2011年起,中国在内蒙古、新疆等主要草原畜牧区建立草原生态保护制度,中央财政拨款130多亿元,给牧民禁牧补助,加强保护草原生态。内蒙古也在生态恶化的地区实行了禁牧措施。

抗议牧民吉尔格勒带手铐逃走,并把带手铐的照片传到外面呼吁关注
不过恩和巴图说,乌拉特中旗的纠纷主要是当局开始以保护和恢复牧场为由占用草场,但把牧民迁走以后矿业公司却进入牧民的草场开始采矿。当地牧民认为他们被欺骗。

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巴特尔在2010年对记者说,中国农民得到的国家补助每年增加,但是牧民的补助却没有增加。据内蒙古官方统计,2008年一年,中国对农业地区的投入为6,270,000,000元,但对牧区的投入只有这个数字的1/66。中国农民每个人得到540元补贴,但牧民平均值得到这个数字的1/9。
内蒙古自治区主席说,对牧民补贴不够加大了他们的生活压力,许多牧民不得不开垦草场以补贴生计,这样就造成了草场退化。他表示在实行禁牧中应确保牧民每年得到不低于3000元的补贴。
草原产权不清

但是内蒙古代表牧民诉讼的律师对BBC中文网说,内蒙古草原纠纷的主要原因是国有土地和集体所有的土地界限不清。在中国的农村,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都有土地证,但在内蒙古有关当局却对牧民要求得到草场土地证的申请置之不理。

内蒙古通辽的蒙噶利律师事务所呼和宝力高律师代理过瓮牛特旗的6名被捕的蒙古族牧民。他说该案例说明了当局行政干预司法,违法侵占牧民的土地。

被告侵权的林业公司在2013年11月3日经裁定得到有关800亩土地的经营权,但那些抗议牧民在之前的半年就已经被捕。呼和宝力高说,在法律上,在牧民被捕时这家林场并没有合法的经营权,何谈牧民“破坏生产经营罪”。另外,中国法律规定,土地纠纷要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裁决,裁决前纠纷各方不得改变土地现状。

2003年颁布的草原法规定所有草原归国有,以及在法律特别规定下归集体所有。而2004年内蒙古的草原行政法也只规定了草原由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两种所有权形式。内蒙古牧民在法律上一直没有得到像中国农民一样的土地权利。

内蒙古的蒙古族牧民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他们传统的草原和牧场因为开矿和砍伐森林受到破坏。近年来内蒙古草原土地纠纷频繁引发群体抗议,使内蒙古成为新疆和西藏之后又一个因民族矛盾受到关注的地区。 (责编:李莉)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a/2014/01/140117_inner_mongolia_land_grabbing.shtml

2014年1月15日星期三

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中旗4位牧民因上访被刑警队拘押 - RFA



内蒙古巴彦淖尔巿乌拉特中旗数十位牧民,因草场地被当地官员非法转让及侵占,日前准备到呼和浩特市和北京上访,结果有四人被刑警队抓走,目前还没有释放。

据 总部设在纽约的《南蒙古观察》的消息,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数十位牧民,因草场地被当地官员非法转让和侵占,1月10号到当地有关政府部门上访,并准备前往呼 和浩特及北京上访,结果1月11号,牧民代表加日格特等四人被刑警从家中抓走。乌拉特中旗川井镇牧民布仁吉亚对本台记者说,刑警在逮捕牧民时没有说明任何 理由:
“现在被逮捕的牧民还没有放出来,刑警队说要将他们行政拘留15天。警方这样做就是为了恐吓我们这些试图上访维权的牧民,。现在牧民没有了带头人,大家只能私下里打打电话,我们的电话都受到警方的监听,不敢再抛头露面,我们现在的电话公安也在监听,我们都很害怕。”

布仁吉亚说,当地牧民从2008年就开始上访,他们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不满,第一反对当地的草场被用于军事基地和开矿 :
“第二、我们的草场被当地官员非法转让和出卖,而且没有征得牧民的同意,牧民承包的草场合同在2008年到期,当地官员就用这个机会出卖牧民的草场。第三草场出卖后,牧民没有得到任何经济补偿。”

布仁吉亚说,当地官员通过偷梁换柱的方式侵占牧民草场:

“举个例子说,我本来和国家有一个草场承包合同,我又把草场转租给别人,可是当我和国家的合同在2008年到期后,当地政府官员就偷偷把我承包的草场给出卖,而出卖得到的补偿和每年的红利却给官员独占了,我作为承包草场的主人却没有得到一分钱,这太不合理了!”

布仁吉亚说,当地的村一级官员选举被旗政府黑箱操作,缺乏公开透明,而且,旗政府还对上访的牧民打击报复,官员侵占的土地被卖给矿产商,开矿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

“在白云旷公社,有一个加拿大的金矿,严重破坏了我们的草场,这些草场是政府禁牧的地方,禁止放牧是为了让蒙古族的子孙后代有一个肥沃的草原,可是用于开矿后,水土严重污染,我们给子孙还能留下什么呢!”

乌拉特中旗温更镇牧民孟可也对本台记者说,当地官员恐吓牧民说,谁敢上访就抓谁:

“我们这里牧民的不满和其他地方一样,就是部分干部非法占有牧民草场,并非法转让给企业包括矿业,草场遭到严重破坏。而且牧民的草场被官员出卖后,牧民没有得到经济赔偿。”

孟可说,牧民上访的要求是,官员把占用的草场退出来:

“牧民失去草场无法生活,年轻的牧民只有到处去打工,我们上了年纪的牧民更没有办法,草场的补贴被官员侵吞,牧民上访就被抓。”

牧民孟可说,乌拉特中旗的牧民自2008年开始上访,反映草场被非法转让问题,到现在也没有结果,前年还有一位上访牧民被判劳教一年半。但他表示,当地牧民会继续为保护草场而抗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hc-01142014151345.html#.UtYeXUGymxY.facebook

2014年1月6日星期一

内蒙古牧民“破坏生产经营”罪成获刑 家属决定上诉律师指判决不公 - RFA

内蒙古翁牛特旗6名牧民因土地被国有林业公司侵占上访维权被控“破坏生产经营罪”,一审判决近日下达,6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至有期徒刑两年。家属及律师均认为判决不公,决定上诉。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新苏莫苏木乡白音敖尔嘎查村6名牧民被控“破坏生产经营罪”一案庭审近两月后,法院下达了一审判决。

其中村长图力古日与另一名牧民特古斯白音被判有期徒刑两年,而在判决前几日向当局认罪并缴纳赔偿获得取保候审的孟和白音、那顺达来、乌兰巴日、吉日嘎拉图等四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

图力古日的妻子萨兰高娃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她周五接到看守所的电话指其丈夫被判两年,并于翌日收到了法院的判决书,判决书上的日期是2013年12月31日。

萨兰高娃说,她已决定要上诉:“家属说是不能见,十天之内不能见,昨天我们都问了,上诉也不能见。”

记者:“你们现在决定要上诉是吗?”

萨兰高娃:“上诉,对,决定了。”

记者:“觉得判决不公正还是怎么样呢?”

萨兰高娃:“对,不公正,咱们不服。”

曾于周五前往看守所会见图力古日的辩护律师白军胜周日告诉记者,图力古日的身体不是很好,在拉肚子:“他就说肚子不舒服,就那么说的。家属都不让送东西。”

萨兰高娃表示,她很担心丈夫的健康状况,希望能够尽早见到他。

另一名辩护律师周国华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直指判决不公。

“我们是按无罪辩护的,他按有罪判了,我们当然有看法了。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是民事纠纷,不属于刑事案件,应该按民事程序打,他们这么做我们认为是错误的。我们认为是不公正的。现在这几个被告人家属都表示要上诉。”

周律师又说,由于已对当地法院的司法公正失去信心,二审或会退出。

“我现在考虑二审是否参与的问题,现在(法院)如此判案,我有点失去信心了。我有可能在二审退出来了,不参加了。我对目前现在中国法律的执法者有点看法,我就想二审退出来了。”

判决书指图力古日等六名被告人与双河林场因土地权属发生纠纷,本应通过合法途径进行解决,但是图力古日等六名被告人却故意以阻止种树、抢树苗、平整已开垦土地等过激方式,阻止双河林场植树。造成被害人直接经济损失32682元。

不过,周律师表示,这是当局为诱捕牧民而设下的圈套,所谓的“树苗”只是一些枯树,并且早有预谋将牧民阻止种树的过程摄录下来,作为证据,经济损失也根本达不到官方所说的3万余元。

当地牧民因土地被国有林业公司双河林场侵占,曾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并于中央巡视组前往当地巡视时递交有关材料,但均不了了之,去年6月,牧民上访回乡后,图力古日等六人被当局以“破坏生产经营罪”逮捕,案件于11月13日在翁牛特旗法院开庭审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01052014102027.html

内蒙古六牧民因反对强占草场被判刑 - BBC

周一(1月6日)中国内蒙古的六名被捕的蒙古族牧民的家人和律师透露,这些牧民因试图保护草场不受森林公司强占被判刑。

内蒙古是中国北部资源丰富的省级民族自治区。继新疆和西藏出现民族矛盾问题之后,内蒙古是又一个出现民族关系紧张的地区。

内蒙古的蒙古族牧民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他们传统的牧场因为开矿和砍伐森林受到破坏,他们的草场沙化,而且政府还试图强制安排他们离开草原去定居点居住。

代表其中一个牧民的律师及两位牧民的家人对记者说,这六名蒙古族牧民在去年12月31日以“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罪名在内蒙古瓮牛特旗法院被判处一到两年不等的监禁。

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这六人煽动当地牧民干扰双河林场人员的工作,造成经济损失。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律师说,判决显然不公正,因为这是土地纠纷案件,不是刑事犯罪案件。之所以成为刑事案件,是因为当地政府干涉。

律师说,这些牧民去市政府和北京上访,当地政府因此受到上级批评。他们承受了压力,因此对这些牧民采用了刑事处理手段。法庭官员拒绝对此做任何评论。

六位牧民之一图力古日的妻子说,这些牧民实际上是向干部追讨被私卖的土地。这些牧民在6月同翁牛特旗国营双河农场的工人发生冲突后被捕。(编写:横路 责编:罗玲)


内蒙牧民因反对强占牧场被判刑 - DW

内蒙古6名牧民去年因抗议一家国有林场强占牧场遭到起诉。其律师及家人透露,上述6人因“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判处监禁。律师指出,这起土地纠纷是因为地方政府介入才演变为刑事案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继新疆维族人举行抗议以及西藏的民族矛盾后,中国内蒙古地区也不再平静。蒙古族人长久以来抱怨其牧场因采矿和荒漠化受到破坏,而政府却试图强制他们搬入固定住所。

内蒙古6名牧民因为 反对一家国有林场强制征用牧场而受到起诉 。其中一人的代表律师以及两名被告的家属在电话中对路透社表示,内蒙古翁牛特旗人民法院12月31日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这6人一年至两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该名因担心受到政府报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判决结果显然不公平,这是土地纠纷,不是刑事案件。这起案件会转变为刑事犯罪案件是因为地方政府的介入。"

"村民们曾前往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使地方政府受到上级批评。他们承受了庞大的压力,所以诉诸这种手段。"

被捕的牧民家属此前透露,上述6人去年与国营企业翁牛特旗双河林场的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并于六月被捕。牧民们指责这些工作人员非法抢占牧场。

路透社尚无法联系法院人员或翁牛特旗双河林场公司对此发表评论。

蒙古族人抱怨其牧场因采矿和荒漠化受到破坏

示威抗议
被告律师和家属指出,牧民们多年来呼吁官员正视其土地问题。其中一名牧民图力古日(Tulguur)的妻子表示:"我对判决结果很不满意。我认为他们无罪。"

另一名牧民特古斯白音(Tugusbayar)的妹妹称,12月30日有100余人聚集在政府办公楼外对上述牧民的处境表示抗议。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观察"(SMHRIC)则表示,12月30日和12月31日共有近200名牧民在翁牛特旗和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哈达的政府大楼前举行抗议。

内蒙古自治区占中国总面积的十分之一有余,拥有中国最大的煤矿储量。2011年,一名曾参与环保抗议活动的 蒙古族牧民 遭到卡车碾压致死,引发 大规模示威 。内蒙古自治区人口约2400万人,其中蒙古族不到两成。在1949年之前,蒙古族人数远超过汉族。

来源:路透社 编译:张筠青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