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内蒙古7牧民为草场赴京上访 遭截访带回两人被扣留逾日 - RFA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苏龙格图嘎查7名牧民日前为草场被占用等问题赴京上访,被当地截访人员强行带回,其中两名牧民一度遭到拘押。周一下午刚刚获释的牧民向本台表示,信访办拒绝告知拘押理由,也拒绝出示文书。而他们大量的草场被占用十余年,不仅没有补偿,占用者大肆开矿更导致牛羊死亡。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苏龙格图嘎查牧民敖德夫(前右一)
及乌兰其其格(后右一)三月初在内蒙古政府上访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苏龙格图嘎查7名牧民为了被侵占多年的草场,于上周日(3月22日)赴京上访。本周日(3月29日),乌拉特中旗的警方、信访局数十人以蒙骗的方式将牧民们强行带回内蒙古,其中敖都夫及乌兰琪琪格被关押在看守所一天后,至周一下午才获释。

刚刚获得自由的敖都夫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目前正在信访局讨要拘留证,但对方拒绝出示,也没有告诉他们此次扣留的理由是什么。

敖都夫:“我说把我们拘了一天一夜,给我们开拘留证,他说随便问问你们,要什么拘留证。我说从北京接回旗里怎么就把我们拘留,(下午)两点来钟刚出来。他们就这么欺负我们牧民。我们把材料递到北京信访办和中纪委,他们(旗里的人员)说见见你们,有点事跟你们商量。结果我们去了以后,二十来个人把我们两个牧民弄上两个车带回去。现在我问他们要拘留证,他们不给我们拘留证,我们现在在信访办。”

记者:“但是他也没说什么理由,为什么要关你们那么久?”
敖都夫:“他说不出理由,他把我们骗回来,就欺负我们牧民,习惯了。”
另一牧民乌兰琪琪格周一向本台表示,他们的草场自2000年起就开始陆续被占用,目前,仅他们一个嘎查就被占用了十几个草场,但他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而这些草场被占用后,其中部分被用来开采矿产,从而引发污染,令牛羊死亡。乌兰琪琪格说,多年来,为了草场的问题他们前往旗政府、市政府、北京上访多次,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记者:“你们这次上访总共去了多少人?”
乌兰琪琪格:“7个人。他就不让我们上访,让我们回去,我们说不回去,然后咱们当地的公安和信访局的总共去了30来个人把我们抱到车上,四个人抱在车上,也算绑架回来的。”
video

记者:“你们最主要的上访的问题是什么?”
乌兰琪琪格:“主要是干部占用草场,我是嫁出去的姑娘,这个理由不给草场,再就是牧民的草场挖矿、开矿,他们畜牧局私自流转。”
记者:“你们这个草场被占用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大概被占用了多少草场?”
乌兰琪琪格:“2000年左右吧,畜牧局就开始占用。一个嘎查就是十几个(草场),还有别的嘎查呢。”

记者:“他占用你们的草场,一分钱补偿都没有给你们吗?”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派出所
乌兰琪琪格:“是的,草场补贴那些全没给我们。”
记者:“挖矿还排放一些污染物,导致你们的牛羊都死亡,是有这样的情况吗?”
乌兰琪琪格:“有。挖矿排出污染,他放炸药炸山。”
记者:“第几次到北京上访呀?”
乌兰琪琪格:“4、5次吧。”
记者:“是不是每次到北京上访都无功而返?”
乌兰琪琪格:“是的。现在咱们的政策好了,还好一些,以前我们去上访,逮回来拘留半个月,挨打。”
记者:“为什么一次一次都没有效果,这次还要坚持到北京上访呢?”
乌兰琪琪格:“我们没办法呀,当地解决不了,我们坚持去(北京)。”

今年1月,内蒙古四子王旗数十牧民同样因为草场问题前往北京上访,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最后他们被强行带回家乡,其中4人被以“非法集会”为由拘留半个月,而当地牧民的手机、微信都遭到地方政府的监控,牧民们还被警告不得与外界联系。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嘉远)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2-03302015103342.html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