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星期日

内蒙异议人士哈达被逼迁 儿子威勒斯被尾随国保殴打- RFA

video


内蒙异议人士哈达不久前被当地公安要求迁出早前提供的一套住房,理由是哈达坚持原有立场,拒绝与政府合作。星期五上午,哈达的儿子威勒斯送母亲新娜前往火车站途中,被尾随其后的国保殴打。新娜担心家人的安全问题,列车启程前决定取消到包头探望母亲。

被内蒙国保24小时监控的蒙族异议人士哈达,不久前被自治区公安厅下令搬离官方提供的住房。

哈达星期五下午对记者说:“他们说这房子是他们借给我的房子,他们现在要求还,让我搬出去,这是政法委领导的指示,我就告诉他们三个条件,给我解决问题,我可以搬出去。”

哈达的妻子新娜当天引述其丈夫手写的一段文字称:“5月20日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人接站,并请哈达的弟弟吃饭时又提出,让我(哈达)放弃思想,送到电梯门口后,看守门口的保安登记了弟弟的身份证号码。进屋后国保的人说:这房子是我们借的,宝音说让你们自己租房子住(宝音就是内蒙古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我说可以,但一、立即解冻银行卡;二、让办护照;三、撤销所有的监控人员。还说让我要求低保等,我拒绝了”。

哈达称,5月21日至今,他的身体状况仍然很差,全家人外出均遭到跟踪,接触他们者会被要求登记身份证,他对当局侵犯人权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星期五上午,哈达的儿子威勒斯送母亲新娜前往火车站途中,在公交车上被跟踪的国保殴打。新娜说。他们登上29路公交车之后。

“下一站上来一个男人,车上人多,我在后面,威勒斯在前面。这个人就靠着威勒斯,挤威勒斯。威勒斯跟他说好几遍,他还是故意挤,另一边地方很大,威勒斯推了他一下,上来就打,威勒斯就还手,打起来了。我听到前面威勒斯的声音,我就过去了,那男子还是揪着又打又骂,后来是公交车司机上来拉,都拉不开。后来那个男的下车了。”

由威勒斯提供一段在公交车上的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在殴打拍摄者,威勒斯和新娜指责打人者。

“你打人啊,你还打,你还打,你还要抢我手机,你骂谁,你国保这样……”。

威勒斯对记者说:“今天是6月12日,早晨送我的母亲回包头的路上,在公交车上,碰到国保跟踪的人,后来动手打了我。”

新娜抵达火车站后告诉记者,她担心家人的安全,决定放弃回家探望母亲,留在呼和浩特。她指责公安无处不在,还动手打人。她说,内蒙古公安厅国保多年来,一直在刁难他们全家,从外出跟踪,发展到找茬打人, 不知当局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方式。威勒斯被打说明他们家的处境更加艰难。

今年4月29日,哈达前往呼和浩特市出入境管理局申请护照,为一下步出国治病作准备,但被当局以“出境后将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或对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为由拒绝。第二天,哈达就此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发出紧急求助。哈达在求助信中称,“本人因反抗殖民当局对原住民的残酷压迫而被陷害关押15年,接着为了逼我放弃思想又法外羁押4年,长期施加酷刑后已得一身病。但殖民当局仍坚持只有放弃思想才给饭吃、才给治病。无奈想出国治病结果又不给护照,我们是公民,我们有权利办护照。”

哈达曾在1989年成立蒙古文化救助会并担任会长;1992年,该会更名为南蒙古民主联盟,哈达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他在狱中受到虐待,导致全身动脉硬化、肝病等,身患近十种疾病。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马平)

1 条评论 :

  1. 唉,哈达出来了,这可怎么办?对于那些靠哈达拿绿卡的,吃了沾着哈达血的馒头的一部分内蒙人这不是巨大的损失吗?他们是已经有了绿卡,是吃到了人血馒头,可是他们不是还有好多七大姑八大叔还要来美国继续用同样的方法拿绿卡吗?可哈达这一出来,这不是他们没有了申请避难的借口吗?人血馒头不是断顿了吗?所以我建议他们赶紧到中国大使馆前抗议,抗议释放哈达的决定,要求把他放回监狱里去。要记住,这次的口号可是“监禁哈达”而不再是“释放哈达”了啊,别喊错了啊。其实谁都知道过去你们喊“释放哈达”时心里想的是和它相反,瞧这搞的弄巧成拙,哈达还真的被放出来了,这样没想到把七大姑八大叔的后路给断了。

    回复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