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韩新娜 - 内蒙古政法委“维稳”的实质就是违法

video

新娜视频讲话稿:内蒙古政法委“维稳”的实质就是违法 (全文)

今天是2014,9,20日,近日内蒙古当局对我们一家的迫害又进一步升级了,除了无休止的威胁和刁难外 现在又发展到恐吓律师 停止会见哈达的地步了。——八月底 内蒙古当局派政法委和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俩个官员乘飞机专程到北京去恐吓我们的律师哈斯 说我已犯了新罪 马上要抓我 而他作为律师为我出谋划策也要为此负法律责任 口气极为嚣张。——前几天(9,18日)我儿子威勒斯要求探视父亲哈达时 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总队看押哈达的国保居然剥夺了威勒斯探视父亲的正当权利 其理由更可笑 说是因我在网上发帖领导不高兴!这个关押哈达的黑监狱简直一点王法都没有了,正式监狱的《监狱法》明文规定 家属可以每月探亲俩次,而现在关押哈达的黑监狱 竟然可以毫无正当理由的剥夺我们会见亲人的权利!

其实 近几个月以来 内蒙古当局对我们母子的迫害已经是愈演愈烈了,鉴于他们不断扬言要再次抓我把我收监 我想在被抓前向世人如实反映一下我们母子的生存现状 以及他们粗暴践踏法律的丑恶行径。



自今年春天(3,19日)我给习近平的公开信在网上发表以来,我家被关闭多时的网络和电话突然开通了,我很高兴 开始上网与人聊天写博客 在网上与老友新朋相聚 开阔了眼界。
内蒙古当局在行动上也有所收敛 公开的刁难明显少了 只是暗中搞点小动作 比如 把我们库房的电掐断 让我们整理库房书籍的工作放缓 以及打电话让我们把库房腾出来(因这个库房是内蒙古公安厅在我被关在看守所期间未经我同意强行把书店的货物强行拉到他们找的这个库里的)这些都好说 我们不理睬就是了。
内蒙古当局在政治上也态度大变 也允许哈达写申诉信了 表示在法律框架内随便写 而在以前他们一直不允许我们写什么申诉材料的 ,从此 哈达才开始动笔写申诉材料。

长话短说 6月初我们的律师哈斯和我儿子威勒斯前往关押哈达的黑监狱与他见面并谈了申诉问题,律师仔细的阅读了哈达自己写的29页共22条申诉信后发现 哈达的思维明显混乱 文章抓不住重点还纠缠枝节 故提出帮他重写 哈达最后也同意了。
在申诉问题上 律师和家属的意见是着重谈近四年的非法拘禁问题 而前十五年的冤案因已判刑走法律程序较麻烦 获释后再申诉也可以,而哈达受国保的诱导则重点写了他十五年的冤屈 后四年的非法拘禁只占了很小的篇幅,这是6月8日会见哈达的主要内容。
6月19日 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俩位官员 专门在茶楼约我儿子威勒斯谈话 态度很客气 但在哈达的申诉问题上 却强调说 哈达的申诉信副本不能给我和儿子 理由是怕内容外泄,还说哈达现在正在修改申诉信并将于近日上交。我听后很着急马上给哈达写了封信 再次表达了我们家属的意见,请看信的全文:——哈达 你好!前几天 内蒙古政法委维稳办宝主任找威勒斯谈话,说是你正在写申诉信并将于周内完稿上交 我听后很着急也不解,上次 你不是同意律师代你写申诉状了吗 怎么没过几天又变了呢? 在申诉问题上 我希望你能坚持俩个底线:一,申诉状的副本必须给律师和家人看并征求我们的意见;二,国内国外同时申诉 官方不能违背你及家属的意见设置障碍和干预。如果上述条件得不到保证,我以为有关方面不过是在你依法申诉问题上作秀罢了
再坚持几个月到年底获释后再说如果? 依法申诉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望你能在关键时刻头脑清楚,不要急于一时而遗憾一世,愿你坚持锻炼 静心读书 为获释后的生活打好基础。 收到信后及早回音,我俩还好 勿念! 此致 妻子:新娜 2014,6,22日。
6月24日晚 律师哈斯与我儿子威勒斯要求面见哈达 与他商谈申诉问题 但哈达说不见 让儿子7月10日后再来即可(是否受到威胁不清楚),在电话里律师和威勒斯再次强调了申诉信由律师代写 哈达最后表示不上交自己写的文字律师给代办。
我在这里说明一下 为何在申诉问题上 当局鼓励哈达自己写 而我们家属要让律师代写呢,问题的结症在于:关押哈达的人恰恰是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 所以他们私下里找哈达谈话 让他写十五年的案子 别提这四年的事儿 如果写这四年的非法拘禁就等于是控告他们自己,而我们家属和律师重点要控告这后四年的非法拘禁,因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从这里 也可以看出哈达现在的精神状态来 十九年的关押 他已思维混乱, 当局就是想利用这一点 达到推脱其法律责任的目的!好在 我和儿子还没糊涂。

二,

7月1日晚 在美国的友人恩和巴图来电话告诉我明天要召开美国国务院中美人权对话筹备会 问我哈达有何最新情况?我马上连夜把律师已写好的申诉信初稿整理润色成文,第二天让儿子威勒斯面见哈达并让他在信上签名,结果又遭到内蒙古当局的刁难 儿子没见到哈达 自然也不能在信上签名了,好在 我们已咨询过律师 家人代写也是可以的,所以我们连夜把信通过网络发走 ,信的题目为: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的控告信。
控告信的原文已于7月2日在网上公开发表 在此不再赘述了,控告信发表后 内蒙古当局的残忍无道再次被曝光 舆论一片谴责,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国保的颜面扫地!正因为我们冲破了当局的重重阻力把控告信成功发出 内蒙古当局极为恼怒,从此 他们又变脸 又开始了新的刁难。
7月10日 威勒斯如约要见父亲 反复找人后 答复下周再说,7月16日几经周折后 威勒斯才见到了哈达,本来威勒斯要把控告信带给哈达 但国保在电话里说不许带 而且搜身时格外严连内裤也要脱下检查 生怕带进文字材料,哈达听说控告信已发出很高兴 还让儿子下次来时拿给他看看 结果这回又不许探视了 哈达至今也没看到这封控告信。
与此同时 7月11日北京的国保突然打电话给哈斯律师 以威胁的口吻说 他去年到美国见了不该见的人 说了不该说的话,哈斯律师反问道:哪些人不该见 哪些话不该说 你拉具体个清单给我,,,北京国保表示 他是执行公务 照章办事 具体也不清楚,显然 背后是内蒙古当局在做手脚。

三.

进入8月以来 内蒙古当局更是肆无忌惮起来 我已于9月中旬在网上以大事记的形式公布了八至九月份 “我的非正常生活实录”在此就不细谈了 捡几件大的过份之事讲讲吧。——
8月11日: 我的俩部手机开始被骚扰 外界电话很难打进来了。
8月15日:网上警察上门恐吓 说我在境外网站发了违法的帖子 特来警告,我要求他们出示证据 回答说以后给我 结果至今也没拿来证据。
8月17日:我家的网络再次被掐断 后来我买了个网卡 不久也被掐断 现在我只能到外面上网了,电话骚扰 掐断网络没有任何理由 连招呼都不打 蛮横之至。
8月21 至26日:中专路司法所又出面威胁 说要给我处分也是因我在网上发违法的帖子了 我要求拿出证据后才作罢,但强调今后要对我严管 并宣布了具体条例:“每周电话汇报 每月至少来所一次 提交书面汇报,请假一周 来司法所办理请假手续 一周以上 一个月以内 来所申请后 到区司法局批”最后还逼我写保证书,我当即写了如下文字:“我的表态:一,对我的判决是不公的,我已通过相关部门反映了我的意见:二,对司法所的工作我可以配合 这是你们的工作我理解:三,内蒙古政法委 公安厅自我获释后一直刁难,现在更是变本加厉 电话骚扰 掐断网络 生活无着,,,我抗议对我们一家的无休止迫害!!!”
其实 电话骚扰 掐断网络也罢, 警察上门恐吓 司法所出面施压也好,不就是因我在网上揭露了内蒙古当局对我们一家人没完没了的迫害吗?他们怕世人了解真相 不择手段的要封我的口而已!
8月28日:内蒙古当局又派政法委和公安厅国保的俩个官员到北京找我们的律师哈斯面谈 其要点如下:一,新娜在网上号召人们团结起来终结一党专制 这就是要打到共产党 已达到了犯罪的程度,这回抓她已不是“判三缓无”的收监 而是因新罪抓她。二,由于你这个律师跟新娜说 发帖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是受法律保护的 所以才导致她上网发帖反对共产党,如果你继续这样 今后将限制你出境 也要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三,哈斯律师反驳说: a, 我所说的话都是依据宪法而言的 如果你们觉得违法先把制定宪法的人抓起来吧,b,新娜也不怕再次被抓了,她丈夫刑满不释放 儿子也被你们诬陷为“非法持有毒品”她曾多次向上反映问题 你们非但不解决问题还对她持续打压 经济上卡她 政治上整她,如果再次抓她 至少她可以在里头免费吃饭 心还能平静些,在外面时 又是电话骚扰 掐断网络,又是警察恐吓 司法所施压,她已没活路了 她现在的惨境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你们对他们一家人的迫害也早晚会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我们的律师哈斯也没有被他们的恐吓吓倒。
前一阶段 儿子威勒斯怕我被抓 一直不敢离开我身边 近日看没啥动静 便于 9月18日要求探视父亲哈达 结果又遭拒绝 不让见,理由更是荒唐 说我在网上发帖 骂当局领导不高兴 所以不让见!我儿子反问道 我母亲在网上发帖 为何株连我不让探视?对方干脆关机。
至此 我已无语 对内蒙古当局以权代法 执法犯法的做派唯有曝光!如果我们对照法律来看内蒙古当局的所作所为 完全可以这样下结论:内蒙古当局以维稳的名义在粗暴地践踏着法律,内蒙古政法委所谓“维稳“的实质就是违法!
注:哈达于1995,12,10日被抓 后以“分裂国家罪“被判15年入狱服刑,2010,12,10日刑满不释放 又由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总队在呼和浩特东郊的一座黑监狱里继续关押至今 现在对哈达的非法拘禁又近四年了 按他们的说法(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到2014,12,10日也该放人了。
哈达现在已被关押了19年了。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