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4日星期四

污染致牛羊染“异牙病”牧民抗议 内蒙扎鲁特旗再有三人被抓


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镇牧民集体抗议工厂污染导致牛羊染病身亡,却遭警察上门抓捕。4月13日凌晨,再有三位被指带头的牧民被拘捕。当地政府一面派人进驻各村劝阻牧民放弃抗争,一面以每只3至10元的价格回收死羊。

通辽市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镇中区场村、格日图村及查干朝路村的三位牧民,因抗议当地一家铝厂排放废水污染草场、导致牛羊染病死亡,4月13日凌晨被当地特警登门抓捕。一位蒙古族人当天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特警突击进村,包括邻镇的一位声援者也未能幸免:

“今天凌晨四点多,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苏木三位牧民被抓捕,他们的名字现在确切知道两名,一个是叫金刚(中区场村),另一个叫阿木古楞(格日图村),在家中被抓。他们(公安)开始是断电,凌晨袭击。格日勒朝鲁苏木胡日嘎村的牧民必力戈也被捕,说他声援了阿日昆都楞苏木牧民。传说北京方面环保部门明天要来人,还有媒体也要来,牧民正在打听这方面的消息”。


13日中午一点左右,被抓的格日勒朝鲁苏木胡日嘎村的牧民必力戈获释。牧民说,获释者曾开车把牧民送到工业园区及声援牧民。由于自由亚洲电台和其他海外媒体持续的报道,当地企业污染草原的情况引起了重视。有牧民表示,霍林河铝厂目前正忙于调整内部,很可能与上级有人要来进行检查有关。

阿日昆都楞镇牧民已连续多日抗议霍林河铝厂环境污染,导致牲畜死亡,村民罹患癌症。村民提供的一段视频中,可以见到警察与牧民发生激烈冲突,警民双方互殴和激烈推撞。4月12日凌晨,公安抓走牧民那顺乌力吉,翌日凌晨再抓走三人,以此威胁牧民。

该镇一位要求匿名的牧民13日对记者说,当地已有四位村民被抓:
“来的都是特警,前天是一个(被抓),今天凌晨又抓了三个人,就这样抓走了。有一个是格日图村的,还有一个查干朝路的,也是一个村,前天在萨茹拉嘎查抓的(那顺乌力吉)也是一个村”。

这位牧民还说,旗政府派人进驻当地多个村,以阻止村民再到化工厂抗议,而他家近60头羊受污染致死:“那几个村,今天都有旗里来人,都在(召集村民)开会”。

记者:有没有说要赔偿?

牧民:没有,没有。我们家前几天用车拉回来58只羊。旗里来人不让往外出售,他们收购了。羊一个(收购价)10元钱,羔羊3元钱。收完之后,放在一起烧了。

记者:这个“异牙病”是羊一直长牙还是怎么?

牧民:是啊,一直长牙。前几年还行(没有这么严重),现在是刚下的羊羔都长牙了。今年的羊更厉害了,在肚子就死了,一下子就死羔子、一下子就死羔子。牛也长牙,牛也死了。牛也死得多,有几百头。

这位牧民还对记者披露,除了牛羊不停的长牙外,当地牧民罹患癌症的人数也大量增加:

“我们这里得癌症死的人也不少,胃癌、食道癌等。我们去旗政府找过好几次,旗里没有反应,我们就开始找铝厂”。

记者:这两天,政府官员跟你们怎么说?

牧民:政府说让我们等几天。我们就等几天。

旅居德国的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就此表示,抗议只是牧民的表达方式,牧民需要政府真正解决问题:

“我们不是为了抗议而提出问题,我们是为了解决问题。牧民也是想解决问题,并不是按中共的说法是在‘闹事’,希望能够尽快解决问题。否则我们也会在外面呼吁牧民去斗争。我们会采取我们能够采取的行动”。

席海明说,内蒙古草原出现了大面积污染情况,危及到蒙古民族的生存,而当局采取拦截牧民的方式,试图压制牧民的呼声。当局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实际上已成空话。

内蒙古扎鲁特旗牧民 因上传牲畜受污染视频被抓

video
4月12日凌晨,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镇牧民那顺乌力吉遭当地十多名特警上门抓走。据牧民表示,公安并未出示法律文书。当天上午,约数十名牧民前往旗政府请愿要求放人。另有消息称,当局要求十天内平息牧民相关环保抗议事件。

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镇牧民连续多日抗议当地一家铝厂排放污水,环境污染,导致牲畜死亡,与警察发生激烈的冲突。该镇牧民那顺乌力吉突遭十多名特警登门抓捕。一位蒙古族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4月12日凌晨四点,公安抓走了那顺乌力吉:“今天凌晨,他们突然将阿日昆都楞镇牧民那顺乌力吉从家里抓走,十几个公安闯进家里带走的,也没有留下拘留证、逮捕证之类的一些法律文件和(公安)身份,也不知道把人带到哪里去了”。

当天上午,闻讯后的牧民再度前往旗政府。但在村口就遭遇公安拦截,牧民最后徒步抵达旗政府。一位蒙古族人说,公安指那顺乌力吉在抗议现场拍摄,又将自己羊群受污染致死的情况对外披露:

“他在现场拍照摄影,因为这个原因被带走了。牧民们现在去政府有关单位要人,这是他们在现场的录像”。

牧民提供的现场视频中,牧民们正在与官员交涉。那顺乌力吉对着视频讲述自己的羊由于长期食用受到污染的牧草而出现“异牙病”,有的已经死亡,有的奄奄一息。该蒙古族人说:

“抓的这个人除了自己家畜死亡,还在网络上发出自己家畜被化工厂的污染致死以外,没有犯过任何错”。

另 一位牧民告诉记者,当局抓走一个牧民,公安也封锁了当地的道路:“阿日昆都楞镇各苏木通往化工厂和旗政府的大路都被封锁。昨天开始,交通警就在路上查车, 凡是有阿日昆都楞苏木驾驶证的人,不让他们通行,如果在班车上发现有阿日昆都楞苏木的人,就让他们下车。怕他们去化工厂,所以昨天下午牧民采取了步行到化 工厂的方法”。

据来自牧民的消息称,维权事件经自由亚洲电台和其他海外媒体曝光后,当局高度紧张,并封锁了牧民的手机信号,不准牧民接受境外记者采访。

10晚间,扎鲁特旗政府官员与霍林郭勒工业园区铝厂管理层开会,官员承诺十天之内平息此事。据说,铝厂警告扎旗政府,如果十天之内平息不了或者事情继续发展,就会上报呼和浩特政府。

4月11日, 一百多位牧民前往旗政府,抗议十多年来,霍林郭勒工业园区多家金属铝冶炼加工厂排放废水、废气污染周边环境,导致牛羊大量生病死亡。尤其是羊群食用受到污 染的牧草后,出现“异牙病”,牙齿无休止的生长,最后因无法张口而死亡。牧民曾就此上书自治区政府和旗政府,但各部门官员均借故推脱不管。

旅 居海外的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对本台表示,当局的政策已经让蒙古族人无法生活:“扎鲁特铝厂的事情,对牧民的生存构成了很大的威胁,牛羊放不成了,因为污 染造成了羊得‘异牙病’,导致无法进行牧业生产,也就是说牧民也活不成了,蒙古人活不成了。牧民的要求很明确,赔偿、进行调查、对牧民的身体进行检查。这 些事情也不难做到。我们注意到近些年来,内地污染严重的企业都向内蒙或边疆地区转移。尤其在内蒙,劳动成本低,用中国的话说,地大物博,客观上对蒙古人的 生存构成严重的危害”。

牧民称,霍林郭勒市政府自2003年起兴建霍林郭勒工业园区。由于该园区内的各大企业均未采取有效的防污染措施,导致包括阿日昆都楞苏木在内的周边地区草原遭到严重破坏,牧民的财产损失惨重。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何平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

评论